京大到底与圣华不一样。

北面胡同口,一座修缮完好的四合院,江家传了好几代的祖宅。

江家在京都也算是有着老底子的人家了。

往上数好几代,家里出了不少的大师,在文艺届也是占据了响当当的地位。

算得上是京都城里极为清贵的人家了。

连带着上头的人,也高看几分,兼之江家老爷子在年轻的时候,为国为民所做的贡献,可以说,现在的江家只要不自己作死,其他人总不会难为他们的。

虽然身份上比不上那种最顶端的权贵人家,但比之却更为的轻松自在。

江家的老爷子现在还健在,对于下面的子孙们也都是秉承着,让其自由发展的方针去教育的。

只要不涉及原则性的东西,那他还在的一天,儿子孙子们就是轻松自在的。

可是没想到的是,他最心疼,最放心的小孙子却打破了这种平静。

江白沙到的时候,发现老宅的主屋里,八十多岁的老爷子拄着拐装,挺直着腰背坐在红木椅上。

他的身旁分别站着自己的父母。

而在屋子两旁的座位,他那些许久都见不上一面的叔伯婶娘也都在。

江母见到自家儿子,正准备迎上前,但旁边自家丈夫的一声轻咳,她只能讪讪的止住了步伐。

江白沙奇怪的看着自己父母的互动,一团团疑惑在心中盘旋。

性子最急的江白沙的二伯,最先沉不住气,朝上座的老爷子发出疑问道“爸,你一个电话就让我们十万火急的赶回来,这是为什么呀?”

“是啊,爸,我团里还正排演着一处舞台剧呢要是没别的事”

“啪”

一声手掌与红木桌相击打的声音。

江老爷子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大声吼道“要是没事会叫你们都回来?”

“老小,你来说”

身为江老爷子最小的一个儿子的江白沙的父亲,无奈的朝自己儿子递过去一个眼色,心痛疾首的说道“白沙,这次真是你错了”

”原来是白沙你这小子惹出来的麻烦啊,还连累到我们这些叔伯”

江母一听,可不干了,“白沙他二伯,你这叫什么话呀,我们家白沙也不过是交友不慎,又没干什么坏事。”

江老爷子怒哼一声,“幸亏他没参与其中,要真跟安家那小子一样,现在你们恐怕也不会在这里看到他了。”

见提到自己好兄弟的名字,江白沙急切的问道“爷爷,你知道九歌是出了什么事情?”

江父一看旁边自己父亲难看的脸色,赶紧让江白沙打住,“以后一段日子,你就住在这里,跟着你爷爷陶冶下品行情操安九歌那边,你就不要过问了”

江老爷子见到孙子一贯白无血色的脸,毕竟还是疼了多年的,心也软了些。

他语重心长道“我一直都教导你们,不要小瞧了任何一个人有时候你以为是一只蚂蚁,可说不定大象都会被它咬死。”

江白沙还待追问,但江老爷子疲倦的摆了摆手,只将目光扫视到在场的每一个人身上。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5aoos.dzhhyy.com  bgnb.dzhhyy.com  2rqv3.dzhhyy.com  lhml.dzhhyy.com  6ppe.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