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藤从笔袋里挑了两支下墨顺滑的笔,等着发卷。

后面的祁正踢了一脚秦凡的桌子,“借支笔。”

秦凡:“我借你多少支了?你书包里装点上学用的东西能死?”

祁正:“你笔多,你会写?”

“操。祁正,我跟你绝交。”

周围的女生都抖着肩膀笑,夏藤斜前方的女生边笑边转过身来,“我借你吧。”

说着就要把手里的笔抛过来,女生在目测距离,做了好几下抛笔的动作,夏藤刚要躲开,凳子被后面的人踢了一下,“你接。”

夏藤脊背一僵。

为什么要我接?

为什么只是借支笔,所有人都这么大动干戈?

夏藤没管那个女生,把自己准备好的笔放在他桌子上,然后抬眼,问他:

“现在能安静了么?”

祁正定定看她,眼睛很黑,眼神越来越凉。

两天没见,他都快忘了她那些让他来火的举动了。

这女的总有本事在他快觉得没意思的时候,再冷不丁刺他一下。

“那边那个靠窗户的女生,转过来,发卷子了,不准交头接耳。”

英语老师敲了敲讲台警告,夏藤把自己的脸从他眼底抽回来,调整呼吸,看题。

不出意料,卷子不难。

受教育环境和程度不一样,她三年级开始就被陈非晚塞到教育机构上英语班,噩梦一样的经历,但效果是有的。

她在原本的学校成绩算不错,何况是这里。

夏藤进入状态,手感很好,时间便过得飞快,但对于后两排的其他人来说,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一节课很快过去,下课铃打响,祁正被吵醒了两秒,秦凡马上给祁正使眼色,压低声音说:“抄夏藤的,我观察她一节课了,笔没停过,她肯定会写。”

祁正人还困着,五官都皱在一起,听完秦凡的话下意识往前面看了一眼。

夏藤趴在桌子上答题,头发顺在一边,露出来一截纤细的后脖。

窗外阳光落上去,白的像在发光。

祁正渐渐醒了。

任秦凡怎么催,他都稳稳坐着不动。眼看离交卷时间越来越近,秦凡只好舍弃夏藤的试卷,凑合着抄隔壁几桌东拼西凑来的答案。

秦凡飞速抄完,离交卷时间还有十分钟,他扭头看了一眼祁正,那人的卷子还是大面积空白,他正拿着笔写班级姓名,模样还挺认真。

英语考试,这人练字呢?

“要不要?还有十分钟,再不抄来不及了。”秦凡把自己的卷子往他那边挪了点,挑了挑眉。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bo2fk.dzhhyy.com  93m1y.dzhhyy.com  sgn.dzhhyy.com  tpd.dzhhyy.com  g0cd.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