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出去当然是不可能把他赶出去的,外面正下着雨呢,只要来的不是坏人,玄灵观都不至于做这样的事情。那小道长纠结了一下,继续问道:“那善信您认识曹道长的弟子张鸣礼道长吗?”嘤嘤嘤,曹道长威力太大,还让江师伯变身喷火龙,大家还是能别提就别提吧。

徐夷的表情更迟疑了,他犹豫地点了点头,“认识,有什么问题吗?”他不由看了看天上的雨水,颇有越下越大的趋势,而这个位置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附近也没有人家,想要下山还要走很久,雨天也不安全。如果被赶出去,他还无所谓,摄影师也能坚持,化妆师就……

谁知道听他这样说,那小道长反倒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露出了一个笑容,说道:“既然善信是张师兄的朋友,那我带你们去见叶正天师兄吧,叶师兄和张师兄关系很好呢。”

徐夷有些不懂这变化是怎么发生的,愣愣的点点头,带着摄影师和化妆师跟着那小道长往道观里走。一边走,那小道长还说道:“善信,有一件事情贫道想要拜托您。在观里,能请您千万不要提及曹道长吗?您就说您是张师兄的朋友就好,千万拜托了!”小道长说着对他抱拳一礼。

徐夷依然是不明所以,但听到人家这样说,还是点了点头,“好……好的……”他其实很想问曹道长和玄灵观到底有什么恩怨,这既然人家请他千万不要提及曹道长,现在自然也就不好问了。一行人走了几分钟,便找打了叶正天,听说他们是张鸣礼的朋友,叶正天还愣了一下。

那小道长俯身在叶正天耳边悄声说了几句话,叶正天便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还拍了拍小道长的肩膀说道:“你做的很好,这几位善信就交给我了,你继续忙你的去吧。”

一直到那位小道长离开,徐夷也没机会把自己的疑问问出来。叶正天道长对他们的态度也很亲切热情,笑着说道:“来,大家里面坐,一路爬上来挺累的吧,拍照不着急,先休息一下。徐善信是张师兄的朋友?我有段日子没见到他了,听说他们最近在忙一件事情,他现在还好吗?”

徐夷现在对玄枢观和玄灵观的关系还一头雾水、云里雾里,闻言十分谨慎地说道:“我也就是之前和张道长见了一面,说了几句话。看他状态似乎还不错,具体就不太清楚了。”

叶正天看出了这一点,笑着调侃道:“哈哈哈,那该是很不错的,张师兄最近爱情美满,又有宋师兄一直陪伴在册,也不很不好啊。”一句玩笑似的话,点明了自己和张鸣礼确实关系亲近。

徐夷顿时也感觉和这位叶道长亲近了很多,脸上也少了忐忑和顾忌。叶正天给三人泡了热茶,让他们去去寒气,也不再提玄枢观的事情,只是说道:“你们放心,既然是张师兄的朋友,我肯定要帮他照顾你们的。观里哪里适合拍照我都清楚,等休息够了,我就带你们过去。”

徐夷连忙道了声谢,犹豫了一下,又说道:“叶道长,我们还想要拍摄一些在水中的照片,您知道这山里有哪里适合拍照的吗?等天气转好了,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够请观中的道长给我们引路,向导费我们按照市场价给。”说着,徐夷看了看天色,感觉有些愁,也不知道雨什么时候停。

叶正天也不拒绝,答道:“这我还真知道一些,等雨过天晴就可以带你们过去。向导费就不必了,你是张师兄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不过,现在的天气在水里拍照,恐怕有些冷。”

见叶正天说的真诚,徐夷也不跟他纠结向导费的事情,连忙道谢,又道:“叶道长有所不知,我是习武之人,虽没到寒暑不侵的境界,但冬天下水对我也没什么影响。”

叶正天看他也不像是那种缺乏锻炼的普通现代人类,听他这样说,便也不再劝解,只是点头说道:“既然如此,到时候贫道带你们过去便是。”左右也不是多麻烦的事情,而且叶正天自己偶尔也需要进山巡查一番,带上徐夷等人,就当是顺利了,也是给曹秋澜和张鸣礼一个面子。

虽然是秋冬季节,但这雨也没有下多久,来的快,去的也快。徐夷他们在道观里拍了一组雨景的照片之后,雨就差不多完全停了。只是地上还十分潮湿,依然不适合进山。

叶正天看时间也不早,今天估计是无法进山了,便对徐夷三人说道:“现在进山天黑之前是肯定回不来的。而且现在地上还很潮湿,进山也比较危险,不过在观里休息一晚,明天再去。”

徐夷看了眼天色,也觉得这个安排不错,他问了问摄影师和化妆师的意见,三人达成一致之后便在叶正天的安排下住到了客房里。这个时节玄枢观留宿的香客不多,他们一人占了一间房。

这也是叶正天考虑到他们三个人的性别都不一样,一个男性摄影师,一个女性化妆师,而徐夷自己则是特殊性别,谁和谁分到一个房间都不适合。多亏玄灵观够大,如果是在玄枢观,还真没有这么多房间可以安置他们。不过如果是在玄枢观,他们也完全可以在旁边的酒店住宿。

昨晚不是在男朋友家里过夜的吗?完全没睡着……

然后一大早,就发现他弟弟早上才回来,回来之后就一直在吐,从早上六点多吐到九点多……

我猜测他可能是喝多了,后来听他自己说,果然如此……

下面是今天份的叨叨~

今天说说黑白无常吧!

大家都知道黑白无常,他们是地府最有名的鬼差,在鬼差之中地位原本仅此于判官、牛头马面和枷爷、锁爷,现在是仅次于判官和枷爷、锁爷了,因为牛头马面被贬谪了的缘故。

白无常名叫谢必安,属阳。他时常笑容满面,身材高瘦,面色惨白,口吐长舌,头上戴着的官帽写着“一见生财”四个字,给感谢并且恭敬神明的人好处,所以被尊称为“活无常”“白爷”。

黑无常名叫范无救,属阴。他面容凶悍,身宽体胖,个小面黑,头上戴着的官帽写着“天下太平”,对违抗法令、身负罪过这一概无赦,所以被称为“矮爷”“黑爷”。

想必大家也听说过,他们还被称为七爷、八爷,这个又是怎么来的呢?

其实就是前面说过的,他们在鬼差里的地位仅次于文武判官、牛头马面和枷爷锁爷,排在第七第八位。

明天我们来聊一聊梦!

第312章 早课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qyxulk.dzhhyy.com

8xtl.dzhhyy.com  ad36.dzhhyy.com  vra6w.dzhhyy.com  1mvm.dzhhyy.com  yhy.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