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萧门很热闹。因为今天是萧门一年一度的年轻一辈比试之日!比试地点,便是萧门正中的广场之上。广场中心,一波波弟子激烈的比试着,两侧摆着数排座椅,门主萧云海,大长老萧离、二长老萧博、三长老萧泽、四长老萧成都赫然在列。

当大门被一脚踹开时,所有的目光顿时一寒,瞬间集中向了大门方向。

“大胆!是什么人,竟敢挑衅我萧门!”大长老萧离一下子站了起来,怒声吼道。

云澈目光一扫,他倒是没有想到,自己归来之时,这些人居然到的如此之齐,倒像是专门聚起来迎接他的一样,他缓步走进,面带冷笑,低沉的说道:“萧门老狗们,才三年不见,就这么快忘记小爷了吗!”

萧云海、萧离、萧博、萧泽、萧成这些人都在视线之中,一个不少!当年,他们常年合力欺压在门里实力最高的萧烈,三年前,是他们为了讨好萧狂云,为了让萧狂云带走萧泠汐而连同起来卑鄙陷害!甚至在云澈将这场陷害赤裸裸的撕开之后,他们依旧厚颜无耻的强加之罪

该还的债,谁都别想逃掉!

“萧澈?”萧离微微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我还当是什么人这么猖狂,原来竟是你这个三年前被赶出去的野种!啧啧,我还本以为你这个废物离了萧门之后,要么变成讨饭的乞丐,要么被人三手两脚的打死,没想到,居然还人模人样的活着回来了居然还长了胆子来挑衅!”

萧门之中,玄力最高也只有灵玄境,单单是玄力等级,云澈便已全面碾压整个萧门,没有一个人能感知到云澈身上的玄力气息他们当然不可能认为是这个当年他们不屑一顾的废物有了越他们的玄力,只会当成玄脉的残废的他根本没有什么玄力气息。

“萧澈,我三年前就说过,你已被赶出萧门,终生不得再入萧门一步!”萧云海站了起来,被一个废物骂做“老狗”,他心情当然不会太爽:“你现在不但擅闯我萧门,还辱骂我萧门中人你是在外面走投无路,回来找死的吗?”

“不!”云澈咧嘴冷笑:“我是来找你们这些老狗讨债的!萧老狗,你那瞎眼耳聋口哑身废又被太监的儿子萧玉龙这几年活的咋样哦不不不,我应该问,你那三年前变成一坨烂肉的儿子现在还活着么?”

云澈的话如一根毒刺扎在萧云海最痛苦的那根神经上,他全身一抖,勃然大怒道:“萧阳,把他给我拿下打断四肢!!”

“是,门主!”

萧阳如今玄力刚刚突破至入玄境四级,在今天的比试中也取得了前三十位的成绩,正值得意洋洋之时,对付一个玄脉残废,连点玄力气息都没有的废物,简直就跟玩一样。

“嘿嘿”萧阳冷笑着走近云澈,还漫不经心的转着手腕:“萧澈,我忽然有些佩服你了,你一个废物只身之外面三年,居然还能活着,活着也就罢了,胆儿居然也变肥了,竟敢回我们萧门挑衅,今天就让爷爷我,来好好的教育教育你!上次,你是走出萧门,这次,我要让你像可怜的王八一样爬着出去!”

萧阳说完,右手很是随意的抓向云澈的喉咙,掌心之中泛起一个不大不小的玄力气旋。

第326章 讨债

入玄境,对三年前的云澈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及,只能眼睁睁羡慕的境界。但在此刻的云澈眼中,却和小孩的杂耍没有任何区别。面对萧阳那让他厌恶的嘴脸,云澈冷然一笑,上身不动,右脚一脚踢出。

云澈此时所能释放出的度,又岂是一个区区萧阳所能有所反应的,眼看着自己的手掌就要抓到云澈的喉咙,然后像提小鸡一样把他提起来,但蓦地,他感觉自己的小腹部位仿佛被一座高山狠狠的撞击。

“呜哇!!”

萧阳一声惨叫,整个如皮球一般飞了出去,在空中连续翻滚了十几周,落地时满脸是血,毫无声息,不知死活。

“阳阳儿!”萧博大惊失色,高吼着窜出,一试萧阳的脉象,他的脸瞬间变成了猪肝色。萧阳伤势倒不如足以致命,但他的玄脉,却是整个的粉碎!就算是有传说中的大罗金丹也不可能修复也就意味着,萧阳今后,将完全沦为一个彻头彻底的废人。

“你你”萧博颤抖着起身,在震惊和愤怒中,一张老脸已是血红一片:“萧澈野种你对阳儿做了什么!我我亲手杀了你这个野种!”

萧博暴怒起身,如一头失去理智的饿狼般扑向了云澈,极怒下抡起的手臂灌输着他十成的力量。面对萧博的攻击,云澈似乎是被吓傻了,也或者根本没有能力去躲避,没有任何的动作,便被萧博一拳狠狠重击在云澈的心口上。

萧门众人本以为这一击之下,云澈将直接胸口碎裂,轻则濒死,重则当场毙命。但,萧博的拳头落在云澈心口上时,却是没有带起丝毫的撞击声,仿佛这凝聚着萧博全力的一拳不是砸在一个人的身上,而是砸在一团松软到极点的棉花之上,云澈不要说被砸飞出去,整个身体连动都没动,颤都没颤一下。

笑话,楚月璃这等人物急怒之下的一掌,也才能将没有防备的云澈打退几步,萧博那只有灵玄境八级的玄力,对云澈来说,根本和一只蚊子撞击在胸口上没什么区别。

结结实实的一拳砸在云澈心口,萧博还没来得及露出快意的冷笑,整个人就懵了过去,看着自己如同被吸在云澈胸口的右拳,他的两只瞳孔放大到了极致映照出云澈此时犹若恶魔般的冷笑。

不屑的冷笑之中,云澈的胸口轻描淡写的一挺。

一声凄惨无比的叫声瞬间传遍了整个萧门,萧博洒着猩红的鲜血倒飞了出去,整个右拳完全碎成了一滩烂肉,几十道血流争先恐后的从他右手臂上涌出他的整只右臂,在一股恐怖巨力的冲击下,从外到内,从皮到骨,几乎碎成了马蜂窝。他瘫在地上,甩着已经完全失去知觉的右臂,痛苦无比的哭吼着,凄厉的如同恶鬼的嚎哭。

整个萧门除了萧博的惨叫声,只剩一片死寂,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一片惊恐,和强烈到极点的不可置信。

萧阳忽然间倒飞昏迷,他们震惊,但还不至于惊骇。但萧博是什么实力?灵玄境八级,是整个流云城实力最上层的强者,他的攻击,对他竟像是挠痒痒一样,而对方只用了一个轻到不能再轻的动作,就瞬间将他的整只右臂震的粉碎!那一瞬间的恐怖气场,让他们所有人如同陷入冰窟,心脏骤停。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jxj.dzhhyy.com  xkxjw.dzhhyy.com  03e36.dzhhyy.com  coqyi.dzhhyy.com  ls28.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