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由道:“现在裴三老爷还在孝期,应该不会议亲吧!”

“那当然。”马秀娘笑道,“可等到裴三老爷除了服再请人来提亲,肯定就晚了——顾家和沈家都想把女儿嫁给他,肯定还有像顾、沈这样的人家也在打裴三老爷的主意,他们肯定得早点下手啊!”

郁棠听着不由笑了起来:“瞧你说的,裴三老爷好像块肥肉似的,人人都要抢。”

马秀娘毫不掩饰地道:“裴三老爷何止像块肥肉,我看,像块唐僧肉,就看谁家有这本事把他给抢到手了。说到这儿,我倒想问问你,你的婚事你们家可有什么打算?总不能因为李家的事就耽搁了吧?那个李夫人,真是有病,为了娶你就做出这么多事来。你瞧着好了,等我成了亲,我就把这件事帮她给宣扬出去,看到时候谁家敢和他们家结亲!”

郁棠很是感激地拉了马秀娘的手。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马秀娘对她都是那么地热忱。

她叮嘱道:“这件事很复杂,我阿爹和姆妈都已经插手了,我们暂且先看看长辈们会怎么做好了。你呀,高高兴兴地做你的新嫁娘好了。”

郁棠不想把马秀娘牵扯进来。

她应该有个无忧无虑的婚姻生活,不能为了她的事平添很多的苦恼。何况她并没有把李家要娶她的真正缘由告诉马秀娘。

马秀娘想想,觉得郁棠说的有道理,但她还是对郁棠道:“那你有什么事要我帮忙的就说一声。千万别和我客气。”

郁棠连连点头,道:“我把你当我的胞姐一样,有事自然会请你帮忙的。”

“这还差不多!”马秀娘满意地笑着,抓了福饼给她吃。

&nbs

第七十四章 各一

林氏只要想想承载着自己毕生夙愿的宝贝儿子在给别人披麻戴孝做法事,胸口就像插着把刀似的,谁的话都听不进去了。

她拍着床沿,好像那些被骗了三角碎银子的泼妇似地冲李竣嚷着:“我不喝,你去把你阿兄叫回来!就说我快要病死了,要他回来侍疾!”

裴家做保,李家宗房答应,全临安城里有头有脸的人都盯着,他阿兄怎么能言而无信!

李竣满嘴苦涩,低声哄着母亲:“娘,您先把这药喝了。等您把药喝了,我就去找我阿兄!”

“你现在就去!”林氏已经上过当了,不会再相信李竣,“你先把你阿兄找回来我再喝药。”

两人僵持在了那里。

林氏大骂李竣不孝,要李竣去把李端换回来。

李竣低着头,只当没有听见。

李家正房里,不时传来林氏哭天抢地的声音。

郁棠站在自家书房的大书案前,细细地打量着那幅平摊在书案上的《松溪钓隐图》。

原本,她为了把郁家摘出来,是准备把这幅画送给李家的。

可现在,她不愿意了!

李家杀了卫小山,想就这样毫发无损,那是不可能的。

两世的仇都结到了这一刻。

她要是不能报了这个仇,还做什么人!

李家花了那么多的功夫,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迟迟早早还是要想办法把这幅画拿回去的。她想报复李家,前提却是不能把郁家牵扯进去。最好的办法就是像从前一样,还是把这幅画“送”到李家的手里,但这幅画还是不是原来的内容,那就没有谁会保证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96n.dzhhyy.com  wok8.dzhhyy.com  h88.dzhhyy.com  5tlp6.dzhhyy.com  iw0k.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