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锐微微一笑,却没有开口,这一次刘青锐是真的准备大开杀戒了,他要让金灵商行里的人知道,他刘青锐也不是好惹的,所以这一次刘清锐,可是用了不少的手段。

在探海宗里,很多的弟子,多多少少都会学习一些毒术。特别是探海宗的毒术,因为这种毒术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特别是一些等级高的毒。那种毒的威力太大,只一滴,就可以毒死数万人,甚至是数十万人,其可怕的成度,让人不寒而栗。

之前刘青锐的实力不够。只有炼气还神境,很多的毒都不能用,但是现在他不一样了,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炼神返虚境,这要是在以前,在剑灵界那里,已经是可以开宗立派的了,也就是说,他要是在以前的剑灵界,已经可以自己成立一个宗门了。

实力的提高,刘青锐也可以使用更多的毒了,而那些毒的等级更高,威力更大,所以现在刘青锐就算是不用赵海的投影,也足可以自保有余了。

而这一切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探海宗的毒,探海宗的毒,实力之强,绝对超出人们的想像,最主要的是,赵海现在已经把这种毒术与术法结合了起来,毒可以让术法一样的使用,而且还是媒介术法,也就是说,探海宗的毒,已经不单单只毒了,他们把毒当成了一种媒介,通过这种媒介,使用出一种毒术法来,这样术法的威力会更大,让人防不胜防。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现在刘青锐对自己也是十分有信心的,觉得自己是应该秀一下肌肉的时候了,不然的话,总是有人小看他,总是会有人想要来惹他,那会让他感到十分的麻烦,所以他要让那些惹他的人,知道他的厉害。

这么做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以后他的敌人,怕是不会轻惹得的招惹他了,而坏处就是,以后他的敌人要对付他,就一定会用更强的手段来对付他。

不过刘青锐并不怕,他现在也想明白了,对方之所以不敢在商城里对付他,很有可能是因为包会主的影响力还在,对方不准备真的跟包会主翻脸,所以才没有在城里对付,这样一来,他在城里是绝对安全的,他也就不在担心什么了。

火鸟他们一看刘青锐不开口,他们也就不在问了,他们也知道,现在问了也白问,只要等消息就可以了。

虽然现在天色已经很暗了,不过众人却没有一点的睡意,全都在树林里静静的坐着,大家都没有说话,都各自的想着自己的心事,好一会儿,狂牛才叹了口气道:“想想真的是感到有些不值,你们想啊,我们原本不过是散修出身,千辛万苦的进了商行,以为从此以后,就衣食不愁,可以安心的修练了,可是却没有想到,最后还会是这个样子,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众人一听狂牛这么说,全都沉默了下来,就像狂牛说的,他们这些人,全都是散修出身,没有一个是商行里那些家族的自己人出身,商行各家族的人,进入到家商里,是绝对不会加入暗部的,就算是加入暗部,那也是管理层,一般是不会出去做任务的,而他们这些散修出身的人,却必须要出去做任务,不然的话就没有饭吃,想想也真的是很不公平。

但是这个世界,一直以前都不是公平的,他们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只不过现在被商行自己的人算计,他们真的感到有些不值。

好一会儿灵狐才叹了口气,看了狂牛一眼,沉声道:“你说的道理,谁都懂,但是你以为加入其它宗门就没事儿了吗?就算是现在你离开了商城,加入到了其它的宗门,商城也不会放过你,而且其它宗六里的情况,跟商城也差不多,勾心斗角,处处都有。”

几人又叹了口气,刘青锐看了他们一眼,沉声道:“各位,我说你们想的真的是太天真了,加入了商行,你以为离开就行了,看来你们对于商行的事情,还真的不了解啊,知道商行的人,为什么要让我们,一定要带着商行的身份牌吗?而且还绝对不能拿下来?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火鸟他们一听刘青锐这么说,不由得一愣,说实话,他们还真的不知道。所有几人全都看着刘青锐,等着刘青锐接着说下去。

刘青锐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我也是一个散修出身,我是在一处古洞之中,得到的他传承,学会的这一身的本事儿,我不只会用毒,对于诅咒之术,也有一定的了解,只不过一直没有使用罢了,因为我会的诅咒之术,十分的低,用处并不是很大,最多能对付一些实力低下的人,对于实力高一点儿的人,就没有什么用了,所以我一直没有用,但是我却会诅咒之术,也正是因为我会诅咒之术,所以我在加入到商行的时候,发现了商行的一个大秘密。”

说到这里,刘青锐停了一下,他看了众人一眼,接着开口:“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回入商行的,但是我却知道,我在加入商行,正式成为商行的弟子时,商行让我完成了一次任务,一次刺杀任务,而我杀的对相,是一个剑修宗门,金剑宗,金剑宗大家也许都听说过,他是术灵界这里为数不多的剑修宗门,实力也十分的强悍,而我加入商行的考验任务,就是去刺杀几个金剑宗的弟子,我利用毒,把他们杀了,但是在那一次任务之中,却有一个特别的要求,就是我一定要跟金剑宗的弟子说几句话,当时我对这个要求十分的不解,因为我用毒,完全可以无声无息,不知不觉的就把金剑宗的弟子给杀了,根本就不用跟他们说话,但是任务的要求是这样的,我也只能照着做了,所以我在金剑宗的弟子临死之前,露面跟他们说了几句话,随后金剑宗的弟子就中毒身死了。”

刘青锐看了一眼众人,众人都聚精会神的听着他的话,刘青锐这才接着道:“在金剑宗的弟子死了之后,我突然感觉到,我身上中了诅咒之术了,因为我了解诅咒之术,所以我才能发现我中了诅咒之术,这种诅咒之术,应该是金剑宗特有的,金剑宗的弟子,在临死的时候,跟什么人说过话,那这种诅咒之术,就会落到什么人的身上,金剑宗的人,就会找到中了诅咒之术的人,第一时间杀掉他,我当时发现,我就中了这种诅咒之术。”

说到这里刘青锐一脸平静的看着众人,而众人的脸上都露出了震惊的神情,刘青锐心里有了底,他相信这些人也跟他一样,也都有入商行的考验,而且一定也有什么特别的要求,怕是他们的身上也带着诅咒之术。

刘青锐看了他们一眼,接着道:“当时我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商行会让我中诅咒之术,但是等我拿到身份牌之后,我才发现,原来那身份牌,可以挡住诅咒之术,让金剑宗的人发现不了我,这也我就全都明白了。”

第九百五十一章 测试诅咒

不只是刘青锐明白了,火鸟他们也全都明白了,但是这一明白,他们的脸色却是大变,先是一阵的发白,随后却是铁青一片,最后火鸟他们,都定定的看着刘青锐,沉声道:“毒蛇,你说的可是真的?”

刘青锐看了几人一眼,点了点头道:“当然是真的,真的不能在真了,你们可能不相信,但是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我在发现了自己中了诅咒之术后,马上就用方法破了自己中的诅咒,但是我同样也发现,我们身上带着的身份牌,不只是为了挡住诅咒之术外泄的,同样也是一个定位系统,只要我们带着身份牌,那么我们不管走到那里,商行的人,只要想知道我们的位置,就一定会知道,如果我们把身份牌丢掉,那么我们中的诅咒,马上就会被别人知道,到时候那些人,自然就会来对付我们,这就是我最大的发现,也是商行最大的秘密,所以商行不怕有人背叛他们,他们更不怕对方逃跑,因为逃跑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就算他是其它宗门的人也是一样,那人要是不带他们的身份牌,就会被其它宗门的人追杀,要是带了身份牌,就会被商行追杀,反正是好不了。”

火鸟他们的脸色都无比的难看,他们还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火鸟看着刘青锐道:“毒蛇,你能不能看出我们是不是也中了诅咒?”

刘青锐看了火鸟一眼,沉声道:“当然能看出来,如果你真的想要知道,自己是不是中了诅咒,只需要你的一泣血就可以看得出来了。”说完刘青锐拿出了一个玉盘,这个玉盘并不是阵盘,在这个玉盘之上,诅着很多的东西,花草树木,鸟兽鱼虫。世间万物,好像都刻在这个玉盘之上。

刘青锐沉声道:“把自己的一滴血,滴到玉盘之上,要是玉盘之上。有红光闪动,那就说明你没有中诅咒,要是玉盘之上,有黑光闪动的话,就代表着你中了诅咒。”

火鸟他们互望了一眼。都有些犹豫,要知道修士的血,可是不能随便的给人看的,要是真的给人看的话,可能会被人利用,现在刘青锐却说要用到他们的一滴血,这让他们都有些犹豫。

刘青锐看了他们一眼,沉声道:“各位可以放心,你们的血玉了玉盘之后,并不会被玉盘吸收。你们还可以随时的收回自己的血。”

火鸟看了那玉盘一眼,终于下定了决定,他一咬牙,沉声道:“好,那我就试一试。”

刘青锐看着火鸟的样子,往往一笑道:“不必如此,我先给你们演示一下。”说完刘青锐手一动,他的指尖马上不渗出了一滴血,随后那滴血,直接就落到了玉盘之上。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nqemv.dzhhyy.com

d41.dzhhyy.com  pptn0.dzhhyy.com  9nc.dzhhyy.com  c017t.dzhhyy.com  s54h.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