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没关系,后面会慢慢习惯的!

然后存想,这个其实没有那么简单,看你感觉怎么样比较有画面感,可以睁眼也可以闭眼。

还有就是修炼之前,先去查一下人体经脉图,搞清楚各个穴位的位置~

另外一点就是,避戊的问题,这篇我不确定需不需要避戊,保险起见还是避戊吧!

明天就是暗戊日,建议想要修炼的小公主从后天开始,(づ ̄ 3 ̄)づ

第118章 千秋中学(11)

韩碧凉:“我报了仇,也不知道该干什么,这世间已经没有什么我留恋的东西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去阴间,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我的泰迪熊,就回到了学校,附身在了泰迪熊身上。我看到凯莉她们为了我的事情担心,也看到她们发现了泰迪熊的异样,她们很害怕。”

“我不想吓到她们,也不想她们为了我的事情烦心,我已经没有遗憾了。所以我决定回去看看我自己的尸体,看看有没有被人发现,然后了结这桩案子,让大家的生活都回到正轨。结果回到老家的房子,我才发现我的尸体不见了,不是被警察发现了,是被另外几个人带走了。”

“我寻着尸体找过去,才发现那些人居然就藏在学校实验楼里。他们不是好人,我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但我能感觉到,他们很危险。其中一个人,他对我的尸体做了很过分的事情,还说自己是在做什么研究,反正感觉就是个变态。他们一共有三个人,有一个比较弱,还有一个很危险。”

“我想抢回自己的尸体,也担心他们在学校做什么坏事伤害到老师和同学。我能感觉到,他们虽然很危险,可并不是术士一类的人物。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似乎能够看到我。”

“或许是有阴阳眼吧,我当时不是很在意。结果,那个变态手上突然就发出了一道光束。那道光束非常可怕,我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快要燃烧起来了,我不敢久留就跑了,回到了泰迪熊里。”

“光束?”曹秋澜重复了这个词,但还是想没出个所以然来,感觉是科技侧的武器。难道是科幻小说或者电影里的那种激光武器吗?至于那几个人能够看到韩碧凉他倒是不意外,那三个人不出意外应该就是剩下的任务者了,看来他们果然躲藏在了实验楼里。

虽然韩碧凉的评价可能带了一点主观的情绪,但那三个人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这个结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正常人会把一具尸体悄悄地从别的城市带到学校里来吗?

曹秋澜把韩碧凉说的事情,主要是前半段她们一家的死因都跟胡凯莉他们说了,至于学校里有危险分子这种事情,就不需要让她们知道了。省得不小心传了出去,引起恐慌,引发混乱。学校里人本来就多,而且现在还在办活动,真要引发混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胡凯莉他们听完,不由抱在一起哭了起来,为她们室友的遭遇感到悲伤和惋惜。

等胡凯莉他们哭完,曹秋澜看着韩碧凉问道:“有个问题,贫道十分好奇,不知道韩善信是否愿意为贫道解惑?为什么你杀了韩礼之后,却放过了他的魂魄没有吞噬呢?”某些时候,鬼吞噬别的灵魂是一种本能,一种想要变得更强的本能,面对仇敌的时候这种本能就更加难以控制了。

韩碧凉淡淡一笑,说道:“当时我还真产生了想要一口吞掉他的冲动,但我想既然鬼是真的存在的,那想必阴曹地府也是真的存在的。他这么坏,直接吞了他不是太便宜他了吗?我要他在地狱里,为他对我妈妈做过的事情受到应有的惩罚,我要他为了自己的过错追悔莫及。”

曹秋澜也笑了笑,这小姑娘还挺理智的。不过他也认同韩碧凉的想法,韩礼这种人,彻底的死亡真是太便宜他了,就该让他在地狱里为自己的罪恶忏悔。他又问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你的魂体受到了重创,若是不能修复恐怕会慢慢消散在天地之间,想要转世也不能了。”

韩碧凉惨然一笑,“最后的日子,我希望能够呆在凯莉她们身边。”虽然已经经历过一次死亡,但再次面对死亡,她依然无法淡然处之,如果可以,她自然是希望能够活下去的。

曹秋澜说道:“你若愿意,可以在我观中修行,温养魂体,直到伤势恢复,贫道再超度你入地府。”韩碧凉自然是愿意的,她又不想死,连忙起身向曹秋澜行礼道谢。

之后,曹秋澜将韩碧凉的魂体转移到了玉器之中温养,至于韩碧凉原先附身的那个泰迪熊,则被韩碧凉送给了胡凯莉。另外,她也给罗宝莲和李明明送了礼物,都是自己心爱的东西。

胡凯莉她们伤心于即将和好朋友分别,也许还将会是永别,但想到好朋友避免了最坏的结局,她们又觉得有点开心,一时之间倒是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

她们记下了玄枢观的地址,小心翼翼地把写着地址的便签纸收了起来,郑重地说道:“碧凉你放心,等我们以后有机会了,一定会去淮城看你的。你好好的,早点养好伤。”

韩碧凉伸出双手虚虚地和她们拥抱了一下,笑容灿烂,仿佛还是那个天真浪漫的少女。

上完今天的古琴课之后,曹秋澜带着黑猫和张鸣礼,在韩碧凉的指引下前往千秋中学实验楼,他要会一会那三个任务者。和学校其他地方的喧闹比起来,实验楼这边安静地有些渗人。

有韩碧凉引路,曹秋澜他们很轻易地就找到了王浩然他们所在的生物实验室。曹秋澜并没有掩饰自己的行踪,脚步声显然引起了王浩然他们的警觉,看着三人戒备的样子,他笑了笑。

曹秋澜手中的长剑处于随时可以出鞘的状态,脸上的表情却很轻松,看着王浩然,说道:“就是你伤了韩碧凉的魂体,贫道有些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他仿佛看不见彼此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语调轻松,好像是正在跟王浩然闲话家常,而不是在说这样敏感的话题。

王浩然微微一笑,似乎也挺轻松的样子,反问道:“您就是曹道长吧?您知道超新星吗?”他的语调带着一点漫不经心,似乎一点没把曹秋澜放在眼里。虽然实际上,此时他正在浏览着自己任务栏里几张威力甚大的道具卡,早已经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曹秋澜略一挑眉,“电磁辐射?”曹秋澜大学学的是文学,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对天文学一无所知。道教原本就对星象感兴趣,现代科技的天文学前沿领域他也会稍微了解一下。

王浩然露出了有些诧异的表情,他这回是真有些诧异,大概在他看来道士都是落后愚昧、封建迷信的代名词吧。他也不隐瞒,直接说道:“准确地说是电磁辐射中的伽马射线。”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1prk.dzhhyy.com  s78.dzhhyy.com  v10w2.dzhhyy.com  i13.dzhhyy.com  uaj.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