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子白停下的位置离车子已经不远,等在车旁的保镖已经发现了异常,动作迅速的赶了过来,挡在苏子白身前,周围气氛顿时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小伍给他配的两名保镖身高都过了一米九,人高马大,完全把苏子白挡在了后面。

其中一位看着眼前的几人,冷声道,“让开。”

张家保镖没有接到主人命令,依然纹丝不动站着。何况他们有五个人,对面却只有两人,动起手来也不会吃亏。

苏子白一手插兜,微微侧身,确定停车场的监控拍不到自己正面后拍拍前面人的肩膀,示意两人让开一点。

保镖会意让开后,苏子白才淡淡开口道,“请问各位拦下我,是有什么事吗?”

徐玲玉一身旗袍雍容华贵,头发挽成髻梳得一丝不苟,平日保养得当,七十多岁的年纪看起来跟六十差不多。

贵妇气质却在开口的瞬间消失殆尽。

“怎么,没事就不能拦着你了?好歹当年张家也养了你几年,现在飞黄腾达攀上墨家了就翻脸不认人,野种就是野种,这么没教养。”

苏子白提着保温盒的手指骤然收紧,目光如炬般看向徐玲玉,“说完了就让开,没时间跟泼妇吵架。”

徐玲玉怒目瞪他,“你说谁是泼妇?”

苏子白:“谁应说谁。”

徐玲玉颤抖着手指着苏子白,脸色被气得一阵轻一阵白,“你……”

李美拉住她安抚道,“妈,别跟他一般计较。有娘生没娘养的野种,犯不着。”

“对。”徐玲玉冷静下来,冷笑看向苏子白,“从苏思佩那个贱人肚子里爬出来的野种,生出来的孩子也是野种。你那奶奶就是个狐狸精破坏别人的家庭,还舔着脸把你送回张家。你想不想知道苏思佩那个贱人在张家门前跪了多久张云才同意你进门的?呵……跪了两天呢,中间还下了雨来着,你说何苦呢?一起死了不更好。”

李美在一边附和道,“更重要的是,如果不是苏思佩把你送去张家,我们也没机会发泄怒火不是。说起来,你那几年受的罪还真是苏思佩造成的。这就是当狐狸精的后果,亲手将孙子送入虎口,啧啧,真是死不瞑目啊!也不知道这些年她在地底下是不是过得安稳,说不定悔得肠子都青了。”

徐玲玉跟李美一起笑了起来。

苏子白只觉得阵阵凉意一直从心脏蔓延至全身,对奶奶苏思佩他心中是有恨的,那恨意并不比对张家的少。

他当时在车祸中受到惊吓,一直浑浑噩噩的没有印象,等他缓过来之后就被送到了张家,所以那个月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一无所知。

如果不是她一意孤行把他送去张家,他也不用去承受了整整五年的噩梦生活。

他一次次的从张家逃出去却又一次次的被抓回去。

他一直在想为什么,直到三年前他才知道真相,不久于人世的奶奶也是别无他法,不过是想他在自己去世之后有所依靠,却并不知道就因为自己这有心之举,让他在张家受尽折磨。

可是不管出发点是什么,她都是造成他这一生痛苦的始作俑者。

明明知道徐玲玉对她恨之入骨,明明知道张云冷血无情,铁石心肠,为了徐家的支持绝对不会出手相助她还是把他送到了张家,羊入虎口四个字说的还真是贴切。

“怎么,没话说了?也是,我们说的都是事实。你也不过是攀上了墨家的一条狗,玩物罢了。想想当年狐狸精落得什么下场,离你也不远了。”徐玲玉见他不说话有些不依不饶的讽刺着,在沈家寿宴时的事情她听李美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通,更是心疼张峰被苏子白仗势欺人。

苏子白突然勾唇一笑,温润如玉的眸子摄人心魄,李美和徐玲玉皆是一愣。

“等着我的是什么下场我不知道,但是你们会是什么下场我倒是很清楚。”

说着晃晃刚刚拿出来的手机,“张家两位夫人,目中无人口出恶语,张口闭口都不离狐狸精野种,你说要是爆到网上会怎么样?如果我没记错,前不久刚刚发出去的采访还历历在目,贵妇中的典范,温柔娴淑,高贵优雅,夫妻恩爱,现在的网友最喜欢看的不就是这种反转大戏吗?”

徐玲玉这下是不仅被气到还被吓到,尖叫道,“你敢。”

苏子白举着手机反问,“我有什么不敢的。”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q2q.dzhhyy.com  fiv3.dzhhyy.com  y5m7i.dzhhyy.com  0f7.dzhhyy.com  lep1a.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