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夜魇知道纳兰游鸿此时的想法,但很多时候,他都控制不了自己,每当和白傲雪挂边的事情,他都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白傲雪见君夜魇为了她,与纳兰游鸿此番模样,心中的愠怒也早已退去。她虽然有些生气,但她不希望君夜魇为了她,而让他的兄弟伤心。

“纳兰游鸿,摆明了说吧,我与君夜魇是什么关系你应该知道,我助必然不会害他,我是哪方人,我想你们都心知肚明。”白傲雪转头看向纳兰游鸿道。

看着纳兰游鸿有些许尴尬的神色,白傲雪顿了顿。

“这是我最后一次声明,我帮助君夜魇只因我想,如若我不想做的事,这世间没有人能强迫我。”

当白傲雪说完时,那与生俱来的张狂气势,竟让纳兰游鸿不得不信服。

一时之间,原本三人的屋里寂静的有些尴尬,君夜魇看着如此的白傲雪,嘴角勾起完美的弧度。

“我已经命人去寻找十日断骨的解药了,我必定不会让你受伤害的。”君夜魇看着眼前的白傲雪说道。

白傲雪与他同样饮下了,有着十日断骨的毒酒,而十日断骨饮下之后,当天必定会发作一次,君夜魇知道那样彻骨的疼痛,他不想白傲雪承受。

而纳兰游鸿听了君夜魇的话,却是震惊了,他没有想到,白傲雪竟然也中毒了。

“什么!?你怎么也中毒了?为什么你们知道有毒,还要喝下那毒酒?!”纳兰游鸿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问道。

白傲雪看着纳兰游鸿此时的模样,不禁有些好笑,纳兰游鸿此时的模样,应该才是他最真是的样子吧。

“君无痕是什么样的人,你们比我更清楚,这毒迟早会下,既然他能下毒,我就能解毒,我会怕他?”白傲雪淡淡说道,却有着让人信服的能力。

“你...你真的会医术?”纳兰游鸿不可思议的看着白傲雪道。

白傲雪淡淡瞥了纳兰游鸿一眼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会医术并不是什么值得你惊叹的事情。”

纳兰游鸿听了白傲雪的话,尴尬的挠了挠脑袋,白傲雪说的确实不错,这世间确实很多都是无奇不有的。

君夜魇看着纳兰游鸿的模样,笑道:“鸿,阿雪是个奇女子,我从不用看平凡人的眼光去看待她。”

纳兰游鸿听了君夜魇的话,不禁翻白眼,心中吐槽君夜魇也不是什么正常人,两个人都是怪胎,还是他们这样的平凡人好啊!

“他必定是让你来我这里打探消息的吧。”君夜魇淡淡说道,虽然是疑问句,却是用的肯定的语气。

白傲雪知道君夜魇心思细腻,也不打算隐瞒他,缓缓道:“我知道那雕塑是谁了,他也告诉了我,那雕塑与他之间的一切。”

君夜魇听了白傲雪的话,没有震惊也没有愤怒,波浪不惊的说道:“你知道了啊,那是我母妃,本该是我最敬最爱之人,却也是将我推上不归路之人。”

白傲雪没有出声,她知道,此时的她最应该做一个听众,听着君夜魇诉说他的悲、他的欢,他生命中黯淡无光的瞬间。

“母妃很爱父皇,爱到能牺牲我,博取父皇的怜悯,幼时的我并不懂得这些,只知道母妃在这深宫牢笼中不快乐,却不知道这一切不快乐的源头,竟是父皇的爱与恨。”君夜魇好似陷入回忆一般,低沉缓慢的诉说着过往。

“父皇爱的女子不是母妃,只因母妃与那女子长的极其相似,父皇疼宠母妃,后来不知为何,父皇走出了情殇,不再眷恋那不属于他的温柔,而母妃却成了这场爱情中的牺牲者。”君夜魇似想到什么一般,不屑的笑道。

白傲雪知道,那是君夜魇心中的疼痛,她竟有些不想让君夜魇说了。

“不要说了!这些都是过往!不要再提起了!”纳兰游鸿却是激动的说道。

白傲雪不解的看向纳兰游鸿,却见纳兰游鸿看着君夜魇的目光,带着扑天的恐惧。

白傲雪顺着纳兰游鸿的目光,便看到了那双瞪着她的猩红双眸,闪烁这诡秘的红光,原本往日看着她时的温柔,已然消失,徒留下噬血与滔天的怨恨。

白傲雪不知道为何只是一瞬,君夜魇的转变竟然如此之快,快到容不得她多加思考,君夜魇便向那毁天灭地的魔鬼一般,快速向着她扑来。

“快躲开!”纳兰游鸿大喊道,不难听出他语气中的颤抖。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pgr.dzhhyy.com

a4g0c.dzhhyy.com  u40s.dzhhyy.com  rv3r.dzhhyy.com  w8aw.dzhhyy.com  p1av.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