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虽然小,也知道今天家里要搬家,新家他上次也去看了,又大又宽敞,还高高的。

感觉比这里好。

说完便蹦蹦哒哒往外跑。

陈玉娇听到旁边说话声,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床头边的俞锡臣,还愣了愣,随即从床上坐起身。

“又睡着了。”

打了个哈欠,一手揉了揉肚子,跟俞锡臣抱怨,“这孩子比安安闹腾多了,以前怀安安的时候,吃得香,睡得饱,哪像现在,一到晚上肚子里就跟打仗似的。”

说完还挺了挺肚子给他看,“你瞧瞧她,现在没什么反应,肯定是睡觉去了。”

“今晚又不知道要怎么闹。”

俞锡臣听了笑,也顺手摸了摸她肚子,“确实能折腾人。”

就跟她差不多。

都能想象,以后生下来,恐怕也是各种娇气。

一家三口吃完饭,俞锡臣就把家里又重新检查了一番。

东西有点多,装了两大蛇皮袋外加一个藤条箱子。

被子,锅碗瓢盆,零食……连煤炉子和煤球也不落下。

巷子前面传来汽车的鸣笛声,没过一会儿,展红星就来了,二话不说就帮俞锡臣扛起一个蛇皮袋。

陈玉娇跟在他们后面,手里牵着儿子,小家伙身上还有个小书袋,里面装着两本书。

这是陈玉娇用做布袋剩下的料子给他缝的,俞锡臣现在已经上班了,平时都要带东西,为了方便,特意给他做了个布袋。

出了院子,往常能说得上话的几个婶子还跑过来送人,后面孙家婶子笑道:“住了这么久,居然说走就走了,还真有点舍不得,以后可得记得过来看我们呀。”

“是啊,听到你们要走,心里还怪难受的。”

“放心,我们又不走远,都在省城呢,有空就过来,阿臣现在工作了,这边离他单位有点远,来回跑太累。”

陈玉娇笑着解释。

一抬头还看到对面方家小媳妇靠在门口,一脸复杂的看着她。

视线在扫到她挺着的大肚子时,脸上闪过一丝阴郁。

随即身子一扭,砰的一声,将院子门给用力关上。

前面吴家婶子看了撇嘴,“别管她,现在她看谁都不顺眼呢。”

丈夫婆婆不待见她就算了,女儿也不跟她亲,那孩子只信方家婆子的话,一口一个奶奶,嘴里却从没听见叫过妈。

.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婆婆重男轻女就算了,她以后都生不出来孩子,还也跟着重男轻女,对唯一的女儿处处看不顺眼。

把日子过成这样也是不容易。

旁边孙家婶子还跟着翻了个白眼,“不聊她,看着他们一家子就烦人。”

转而又对着旁边安安道:“安安,记得要想奶奶啊。”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uxo30.dzhhyy.com  o0k.dzhhyy.com  7sgli.dzhhyy.com  1rl.dzhhyy.com  gnfa.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