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你以为我说着玩的?”

“英雄~”崔健一脸悲壮,“您大人有大量,像您这么风华绝代,倾国倾城,婀娜多姿,义薄云天,宰相肚里能撑船的,您就高抬贵手,饶了小的一命吧!!”

看着崔健那副可怜兮兮,阿谀谄媚的模样,刘萌嘴角微不可查的勾勒出一丝笑意,拔出了半截的长剑回鞘,一脸没好气,“行行行,瞅你这幅贱样,你说我怎么就认识你这么个人呢,出去了别说我认识你啊,我嫌丢脸!”

崔健松了口气,看样子刘萌是说的玩笑话,他捂着胸膛,毫不自觉的上前拍了拍刘萌的肩膀,“唉,你看你,把我小心肝吓得,扑通扑通地.......呃,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迎着刘萌欲要杀人的眼神,崔健闪电般收回手,生怕慢了一步被她给剁了。

刘萌面色淡然的弹了弹肩膀,似乎崔健手上有许多灰尘般,看崔健是一脸微微抽搐。

我就有这么招人嫌嘛。

刘萌绷着小脸,“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这你都能猜到?”崔健惊了,这家伙慧眼如炬哪!

刘萌嘁了一声,“像你这种人,没事会敢靠近我?”

“瞧您说的,您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古代暴龙。”崔健嬉皮笑脸,看到刘萌脸色微沉后,赶忙正色道:“其实我是来跟你道谢的!”

迎着崔健认真无比的目光,刘萌罕见的感到了一丝手足无措,并不是说她心里对崔健有什么奇异的想法和感觉,对于这点,刘萌是极力否认的,“道什么谢,干嘛道谢?”

崔健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认真道:“这几天如果不是你照看我,还有把我从酒吧里抬出来,我这都没命了!”

刘萌故作云淡风轻,“这点事情还需要谢?我都说了举手之劳而已,再说了,这只是为了还你之前打拳赛后,为我获取了牟取了足够的利润,咱们两不相欠而已。”

“一码归一码,那种事情对我来说完全没什么问题,毕竟仅仅只是一场拳赛而已。这件事情就不一样了,你救了我的命,所以不管怎么说,都是我欠你的。”

崔健挠挠头,“提钱什么的,对你来说应该没什么大用,所以,我想说的是,如果你今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就是了,我要是皱一下眉头,我就不信崔!”

刘萌看着正色无比的崔健,良久,最终展颜一笑,宛如百花盛开,看得崔健微微有些失神。

刘萌携着长剑来回走了两次,转过头来问向崔健,“你想不想学功夫?”

崔健一愣,“我倒是没什么想不想的话,能够接触功夫的话,我觉得挺好的。不过你你刚才不是说偷师什么的,师门家族传承被人看了,很严重吗。”

“没关系,又不是让你学这些。”刘萌招招手,“我教你练剑怎么样?”

“哈?为什么?”

刘萌娥眉一扬,“我得了本剑谱,里面有很多东西我看得不太明白,所以想找个人来试试。”

崔健一惊,“不会是那种辟邪剑之类的吧,要是这样,你还不如杀了我算了!”

“想哪去了,就算有,像那种精妙的剑法给你你看得懂吗?”刘萌一脸没好气。

崔健讪讪,心里暗自吐槽,我这人看不懂对你来说还真是抱歉了。

想了又想,崔健狐疑道:“不会是那种练着练着,就练得走火入魔了的东西吧?”

刘萌以看待白痴的目光看向崔健,“拜托,你是不是武侠小说看多了,现在这个时代你想要走火入魔还真有困难,这个时代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内力真气让你走火入魔的,顶多就是把自己肌肉拉伤而已,或者身体练坏,或者体内磁场紊乱,不过这点你倒是放心,有我在的话绝对不会出现问题的,我只是想要一名试剑的,来看看这剑谱上面的东西靠不靠谱。”

崔健还想开口,对于这种不靠谱的事情他的接受能力很弱,毕竟自己的小命还是很爱惜的。

此刻,他脑海中蓦然传来了系统那闲得蛋疼的威严声音。

“选择吧,那刘萌终于发现了宿主的雄才大略,拜服到宿主的绝世天资之下,心生崇拜准备将自己一身所学倾囊相授,这是伟大的一步,让宿主为了征服刘萌迈出坚实的基础,你决定。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ka7sf.dzhhyy.com  2palo.dzhhyy.com  tmdh.dzhhyy.com  793po.dzhhyy.com  4lhvu.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