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小姐和五小姐都迭声夸赞,还问起了那天去苦庵寺时郁棠送给她们的吃食:“当时也说是伯母做的,伯母的手可真巧啊!”

郁棠就推了推她们面前的九攒梅盒,笑道:“那等你们回去的时候,我让双桃给你们装一点。”

两人没有客气,笑盈盈地道了谢。

郁棠就陪着她们说了会儿闲话,郁棠这才知道,顾曦和裴彤的婚事一波三折,这几天又出了点事。

“也不知道大伯母是怎么想的?”五小姐低声道,“非要把大堂兄送去顾家读书,为这件事,不仅找了我姆妈,还找到了毅老安人和勇老安人,还好两位老安人都没有答应去做这个中间人,帮着她到三叔父那里去说项,不然岂不是个笑话。”

三小姐却若有所思,道:“可杨家也是这样的说法。好像大堂兄在我们家读书读不出来似的。我瞧着,大伯母不像是急着给大堂兄找岳家,而像是在急着给大堂兄找读书的师傅。”

前世,老太爷去世之后,裴家的人都在临安守孝,后来杨家借口杨老太爷病危,裴彤去侍疾,裴彤这才留在了杨家,之后参加了乡试和会试。

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她并不清楚。

难道这才是大太太选了顾曦做儿媳妇的缘由?

郁棠思忖着,五小姐已转移了话题,道:“反正我是不知道大伯母要做什么的。我姆妈也说了,遇到大伯母的事让我避着点,等祖父除了服,我爹就该出仕了。等到三叔父娶了婶婶,我姆妈就会带着我和阿弟跟着阿爹去任上了。”说到这里,她有些依依不舍,道,“可我不想跟着阿爹去任上,可我也不想跟我姆妈和我阿弟分开。”

三小姐好像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她惊讶地道:“那你,岂不是很快就要离开临安了?”

“我也不知道。”五小姐迟疑道,然后“哎呀”一声,对三小姐道,“我们别把正事忘了!”说完,还朝着三小姐使了个眼色。

三小姐立刻正襟危坐,还咳了两声,这才正色地:“郁姐姐,我们来找你,是为了苦庵寺的事。”

郁棠很是意外,和她们开着玩笑:“我还以为是你们放假,想我了,来找我玩的呢!”

五小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我们是想来找你玩的,可功课有些紧,这些日子都没有长假,原本得等到过端午节的时候才能来找姐姐的。”

三小姐也在旁边点头,急急地道:“是真的,郁姐姐。你要是不相信,遇到二姐姐和四姐姐的时候可以问她们。”

“我是和你们开玩笑的。”郁棠哈哈地笑,道,“你们是为了苦庵寺的事来找我的,是苦庵寺那边出了什么事吗?”

五小姐和三小姐就交换了一个眼神,五小姐才道:“从苦庵寺回来,我们把苦庵寺的事禀了祖母。结果祖母说,这件事让我们姐妹几个自己拿主意,以后不管是我姆妈还是叔祖母她们,都不会再插手苦庵寺的事。香方是全都给苦庵寺的人还是只给一部分,浴佛节献不献香,都由我们自己决定。”她说着,愁容全都浮现在了脸上,“郁姐姐,我们虽然都跟着家里的长辈学习主持中馈,可这样的事却从来没有经历过,心里没底,想请郁姐姐和我们一起……”说完,她睁大了眼睛,哀求般地望向郁棠。

郁棠被她看得心里发软,恨不得上前捏捏五小姐还带着几分婴儿肥的圆脸。但她还是忍住了,道:“你是想让我和你们一起帮衬苦庵寺吗?”

“是的,是的。”五小姐忙道。

三小姐觉得五小姐的话不足以打动郁棠,忙补充道:“郁姐姐,我和五妹妹都觉得你说的有道理。佛香的配方对我们来说可能没什么,可对有些人来说却是发家的秘方。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原本苦庵寺虽然清苦,却平安清泰,如果因为我们的缘故给苦庵寺惹出什么麻烦来了,那岂不是我们的罪过!我和五妹妹都觉得不能这样随随便便就做决定。”

郁棠莞尔,觉得自己很幸运,认识了裴家的几位小姐。她道:“那三小姐和五小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呢?”

这就是答应的意思了。

三小姐和五小姐都笑了起来。

五小姐道:“我们想,昭明寺的香会是个好机会,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抓住这次机会,让苦庵寺的佛香扬名香会。这几天我们派在苦庵寺的人回来告诉我们,苦庵寺的师傅们做不出三叔父说的那种线香和盘香来,我们已经请胡总管帮忙,去找制香的师傅了。可香方的事,却有些为难。”

三小姐道:“我们和二姐姐、四妹妹也讨论了半天,不知道交给谁好——二姐姐最迟明年就要出阁了,我,我这边也要议亲了。四妹妹和五妹妹年纪还小……”说完,她看了五小姐一眼,“我刚刚才知道,五妹妹在家也呆不了多长的时间了。”

五小姐道:“我们都知道这件事很麻烦,可除了郁姐姐,我们想不出其他人可托了。”

三小姐道:“郁姐姐,我们想请您掌管这香方,反正这香方原本就是您拿出来的。”

两人说着,站了起来,给郁棠行礼:“郁姐姐,还请你帮帮我们。”

郁棠忙把两人拽了起来,道:“有话好好说,你们这样,岂不是让我非得答应不可?”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ynbcz.dzhhyy.com

qaq.dzhhyy.com  3ah.dzhhyy.com  6obsd.dzhhyy.com  5465.dzhhyy.com  8yqg.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