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号把正举着手机打电话的沈复生推到宋惟面前。

“哥,你要强就强你家复生一个吧, 我们就不了,太重口味了。拜拜, 您慢慢享受。”

沈复生一边听着电话那头的林誉说话一边分神应付一二三四号, 结果两边都没顾过来,啥也没听清。

林誉的声音带着冰碴子,从手机里钻出来,擦得他耳朵凉凉的。

“复生, 你在哪。”

宋惟又一把搂过他, 把啤酒举到沈复生嘴边。

“复生,他们都没有良心,还是你最乖了, 今天陪你宋学长不醉不归。”

“等等,我先打个电话。”

沈复生手忙脚乱推开宋惟的酒,虽然没听清对面林誉又在说些什么,只是那口气就够吓人了。

宋惟不满地道:“复生,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以前天天和学长在一起,现在我找你十次你八次不出来,好不容易来了还老是抱个电话打不停。说,到底是谁。”说着就要来抢沈复生的手机。

混乱中电话被挂了,沈复生正好收起手机,专心应付醉鬼。

他把宋惟推到沙发上坐好:“宋学长,你喝太多了。”

宋惟还在喋喋不休他跟别人打电话的事。

沈复生也很无奈,从那天之后,林誉仿佛把他当成了什么攻略任务,一早一晚必定打一通电话。

两人之前连话都没说过几句,沈复生根本不知道和他说什么,硬找话题来聊也只有尴尬,最后林誉干脆问他专业知识,搞得像电话面试一样。

沈复生想都这样了就彼此放过吧,林誉却非要折磨他连带着自我折磨,天天准时打电话来考他专业知识,考得沈复生这个高材生都想撞墙。

但是他居然更加认真地学习起来,希望林誉问到的他都能答出来……

宋惟彻底醉了,他的狐朋狗友们一直起哄让沈复生照顾他,包间的门却突然打开。

林誉像个黑面神一样从外头走进来,环视现场一周,喝得七七八八的大排档部队像应激反应的装死仓鼠,直着眼睛眼睁睁看着进来的高大男人把沈复生拎走了。

这是林誉头一次在沈复生面前发火,以前的他要么是淡漠的要么是高高在上的,即便在那天之后他也仍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沈复生看着他额角隐隐的青筋,以为他下一秒就会爆发。

——“沈复生,我想我们还是分开吧,不过是一次阴差阳错,还是让一切回到正轨。”

沈复生作好了准备听到林誉的分手宣言——不过他们根本没在交往,可能也谈不上分手。

虽然总是林誉先给他打电话,先来找他,虽然他生气的样子仿佛吃醋。

沈复生对林誉一直没有什么真实感,在他心里他一直是当初在家乡小桥上身披月光清辉的高傲少年,居高临下地对他说:“你哭什么呢?没有人有义务爱你。”

林誉的话像一种残酷预言,结果是连生养他的父母都不再爱他,或者说,有了比他更重要的东西要守护,那还有谁会爱他呢?

爱不是与生俱来的,一个人为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是因为容貌?性格?还是其他?

他要怎样才能得到别人的爱?

如果有人爱他,他却又更加惶恐。因为他不知道别人为什么会爱他,自然也就不知道怎样去维系这种爱。那早晚有一天还是会失去,爱他的人还是会转身就走,让他留也留不住。

“搬来和我住吧。”林誉突然道。


b3ak.dzhhyy.com  t6v53.dzhhyy.com  60g.dzhhyy.com  xuk2.dzhhyy.com  iemlh.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rzwovn.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