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到鱼汤烧开,乔郁将鱼骨鱼头和一部分鱼汤捞出来换了个粗瓷瓦罐装着,又添了些水放到火盆上去小火慢慢熬。

把腌好的鱼片滑进烧好的鱼汤里,小火烫熟又捞起来装盆,酸菜丝则放进了鱼汤里大火煮开,酸菜的鲜香混合鲜美的鱼汤一起倒进鱼片,撒上几根葱丝几节辣椒,烧滚油一浇,热油刺啦一声将辣椒煎的香气扑鼻,一盆酸菜鱼热气腾腾的就上了桌。

这酸菜跟传统酸菜鱼里的酸菜并不一样,不过味道倒是别无二致的好吃。

做完了酸菜鱼,乔郁去给陆锦呈手里的烤鱼刷了点油,开始炒最后一道菜。

等到乔郁的野菜鸡蛋炒好,陆锦呈手里的烤鱼也熟的差不多了,乔郁解开在街上买的那包料粉,和着辣椒粉一起洒在烤鱼上,又将鱼翻面烤了一会儿,宣布烤鱼完成。

陈匆眼明手快的给他家王爷递了杯水,却不知他家王爷早已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一回生二回熟,已经相当熟练了。

瓷罐里的米饭已经焖好了,秋凤婶子时不时给它转个面,保证每一面都受热均匀,乔郁将最小的那条烤鱼包了起来留给乔岭回来吃,又给他留了点酸菜鱼,就招呼大家吃饭了。

酸菜鱼的鱼片用淀粉腌过,又是小火烫熟,因此十分滑嫩,酸菜的酸香和鱼汤融合,鲜的掉舌头,焯过水的野菜和鸡蛋一起,炒的一点酸涩味也没有了。

秋凤婶子刚才还在说让乔郁以后别买这种野菜了,这会儿尝过之后,才知道这菜之所以不好吃原来是因为她一直不会做,给文生吃了几口他也十分喜欢,暗道自己回去也试着做做看。

陈匆头一次见乔郁,也是头一次吃他做的饭,只尝了两口,就惊了一跳,这手艺怕是王府的厨娘都比不上的,怪不得三七还说他家王爷最近对一品楼的菜没什么兴趣了。

为了招待彦公子,乔郁今日这顿饭吃的格外早,因此饭一吃完,就得收拾着去摆摊,秋凤婶子让他只管去,家里没有收拾的东西都交给她来收拾。

乔郁一看时间也只能如此,就跟秋凤婶子打好招呼,带着陈匆一起出了门。

陆锦呈自然不会留在家里等着,跟乔郁一起出了门后,就分道告辞了。

陈匆还是头一次见乔郁这四不像的小餐车,在院子里就已经看过一遍了,现在再看还是觉得十分惊奇,听乔郁说这是他画出来的模子做的,心里对乔郁就又是高看了几分,起先还觉得他家王爷喜欢乔公子喜欢的有些莫名,现在却觉得他家王爷的眼光可真是万里挑一,能从石头堆里一眼就看出了乔公子这颗璞玉。

璞玉本人并不知道有人在心里夸他,将车子推到街上后,就开始做起了生意。

陈匆毕竟是做惯了活儿的,手脚比乔岭要麻利的多,配合乔郁速度又快了不少,没多久就把准备的东西卖完了,两人将车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就推着车子准备回家。

刚走了没几步,陈匆突然叫了乔郁一声,指着对面一条巷口,说道:“公子你看,那边有个跟你一样的车子。”

乔郁扭头一看,还真是跟他车子完全相同,车后站了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正朝四周吆喝叫卖。

沈老说过袖珍馆卖出去了一辆那车子,乔郁初一看还以为是沈老说的那一辆,然而又细看了一眼后,发现并不是。

那图纸拿给沈老的时候,他改动了一下外面几个细节,而他对面这个,是跟他自己这个一模一样的。

乔郁眯了眯眼睛,一瞬间想明白怎么回事了。

第52章 当街教训

他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陈匆却没有, 看了看乔郁又看了看对面那男人, 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等他说话,乔郁眼中闪过一丝冷色, 跟陈匆说道:“你先在这等我一下, 我去问他几件事情。”

陈匆一听, 立即说道:“公子, 我跟你一起去吧。”

虽然不知道乔郁到底所谓何事, 但对面那男人五大三粗看着就一副不好惹的样子,乔郁这会儿也面色不善,陈匆顾不得追究事情来龙去脉,当即决定跟乔郁一起去, 总之无论如何也不能看着乔郁在他面前吃亏。

刘巧手贪得无厌言而无信,不过这买家应当是不知道内情的,所以乔郁虽然心中有火, 也往下压了几分, 只打算问他几句话, 弄明白了再去找刘巧手。

他也不是准备去掀人家摊子的,两个人都去未免有些气势汹汹, 因此冲陈匆摆了摆手:“我自己去吧, 你在这等我一下,我问完了马上就过来。”

陈匆已经从心里将他当成了半个主子,主子说话他哪有不从的道理,他虽然放心不下, 却也只能点了点头,然后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乔郁,打算有一点风吹草动,就立刻赶过去帮忙。

陈匆眼看着乔郁已经走到了那人跟前,态度温和的冲那人问了一句,并不像是要去找人麻烦的样子,在心底暗暗松了一口气,然而没等他那口气吐出来,对面那男人就跟被踩了尾巴似得,猛地一下怒目圆瞪,伸手就要去抓乔郁的领子。


m1r8.dzhhyy.com  oqm3.dzhhyy.com  5io6c.dzhhyy.com  e79.dzhhyy.com  iyepr.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81.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