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儿看着族长,接着道:“族长以为不进入空间还有别的什么方法来对付神族的九大长老吗?这一次神族的九大长老,根本就不接受投降,不要活口,上来就是灭族,不知道族长可有什么办法应对?”

族长脸色难看的没有说话,飞儿接着道:“族长说在与金牛神族对战的时候,我们三族帮了赵海先生的大忙,我到是想请问一下族长,如果我们三族不帮忙的话,赵海先生能不能消灭金牛神族?”

飞儿一这么说,族长还真的是无言以对,因为他十分的清楚,当初他们三族,之所以那么热心的非得出兵帮着赵海对付神族,就是想要一个与赵海平等对话的权力,如果他们不出兵的话,赵海也完全有可能灭了神族。

飞儿看着族长的脸色,接着道:“族长说帮了赵海先生的大忙,却没有想到,赵海先生也同样的帮我们报了大仇,在说了,赵海先生这一次怎么没有帮我们的忙,他现在还在神族那里,进攻神族的各各大陆,给神族的九大长老施加压力,还给了我们三个令牌,让我们三族可以进入先生的空间里去躲避,这难道不是在帮我们?族长说话要讲良心。

族长脸色更加的难看了,等飞儿说完,他用力的一拍桌子道:“牙尖嘴利,任你说的天花乱坠,我也不会进入空间的,你们雷族人本身人口就少, 不能敌得过神族的九大长老,那也是不奇怪,我翼马族现在兵强马壮,我誓要与神族决一死战。”

飞儿三人都用一种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翼马族的族长,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族长竟然会这么说,这不是往翼马族往死路上领吗?

是,雷族的人口是三族之中最少的,但是雷族的雷系术法,也是三族之中最强的,就逄是蛮族和翼马族的人口比雷族多,真的要是打起来的话,翼马族和蛮族也不一定能打得过雷族,现在族长这么说,这实在是太强词夺理。

飞儿看了族长一眼,没有在说什么,他只是对着族长一躬身道:“族长这么说,那我们就不好说什么了,贵族的事情,我们也不好插手,飞儿能说的都已经说了,能劝的也都劝,族长不听,飞儿也没有办法,在下告辞了。”

族长一听飞儿这么说,到是一愣,他没有想到,飞儿这么轻松就走了,突的他想起了一件事情,飞儿在雷族那里就是跟族长闹翻了,然后出去之后,就造他们族长的反,最后让雷族军心不稳,这才没有对付得了神族的九大长老,现在他们要走,莫不是想在来一次造反?

一想到这里,族长的脸色不由得一变,马上大声道:“怎么?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今天你们来了,就别想走了,来人,把他们三人给我拿下。”

飞儿他们三个人不由得愣,他们万没有想到族长会这么做,飞儿还真的想要出去之后,劝展跃造族长的反,却没有想到,族长比了他们先下手了。

飞儿看着族长的样子,发现族长一脸的狰狞之色,两色血红,看起来已经完全的疯狂了,而这时,门外也传来了脚步声,外面的翼马族军队也马上就要冲进来了。

飞儿转头看了展跃和蛮定山一眼道:“走。”说完他马上就启动了自己的那块令牌,一道空间裂缝出现,三人一闪身进入到了空间里,接着空间裂缝关闭,一切好像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但是族长却呆呆的坐在那里,脸色灰败,他知道这下麻烦了,展跃在他们族的年轻人之中的声望很高,要是展跃出去把这件事情往外一说,那他的麻烦就大了。

一想到这里,族长马上对那些刚刚冲进来的手下道:“快,马上传令下去,展跃带雷族的飞儿,蛮族的蛮定山,欲刺杀我,马上下令全力的抓捕他们。”

他的那些手下微微一愣,说实话族长说的这话,他们是万万不能相信的,展跃在翼马族里的地位本就很高,而且蛮定山和飞儿那也是他们族里的精英,他们三个人会来刺杀族长?这不可能吧?

族长一看他们没有动,马上怒吼道:“愣着干什么,还不马上去传令。”

那些翼马族的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没敢违背族长的命令,转身走了,而这个时候展跃他们三人又从空间里出来了,他们这一次去的地方,正是翼马族的议长,展方那里。

展跃也知道,现在他已经与族长完全的闹翻脸了,那也就不用在说别的了,直接按自己想的干吧。

展跃他们也都是聪明人,他们知道族长没能杀了他们,一定会有后招的,所以他们从空间里出来之后,马上就去了展方那里。

展方这些天也十分的为难,说实话,他是想让翼马族的人进入到空间里的,毕竟他与赵海接触过,赵海是如何对待魔族的他都看在了眼中,他相信进入到空间,赵海也不会亏待他们的。

全是族长却是死活不同意,这让他十分的为难,虽然在翼马族中,议长的权力很大,但是他的权力在大,也不可能太得过族长去,在加上他这个族长之所以有权力,完全是因为议会里的那些议员。

只有那些议员支持他,他才有能力与族长对抗,但是翼马族的这位族长可是一个聪明人,而且他对权力的热衷,比雷族的族长还要强烈,所以他早就开始拉拢那些议员了,上一次他之所以派展方去见赵海,跟赵海一起对付神族,就是想借这个机会,让展方战死,就算是展方没有死,因为展方不在,他也有更多的时间来拉拢那些议员了。

所以等展方回到族里的时候,他发现议会里的很多议员,都开始听放长的了,而不在听他这个议长的了,这让展方十分的被动,也让他的实力大减,在族里说话越来越没有份量,翼马族慢慢的进入到了独裁的时代。

这一次赵海一给他们传来消息,展跃马上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他和族长了,本来以他的意思,马上就组织族里的人进入空间里去,但是族长却死活不同意,议会为了这件事情,也是商量了几次,打了几次的会,最后却都是因为那些亲族长的议员从中做梗,会议也是不欢而散。

展方现在为了这件事情,已经愁的头发都快要白了,但是到现在却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来。

正在这时,突然人仆人来报,说展跃,飞儿和蛮定山有急事求见,展方一听连忙道:“快请。”那个仆人马上就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展跃三人就走了进来。

展方一看三人来了,马上道:“展跃,飞儿,定山,你们三个今天怎么来了?”

展跃看着展方,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他哽咽的着道:“方叔,你要给我们做主啊,刚刚我们去见族长……”展跃接着把他见族长的过程跟展方说了一遍。

展方一听展跃这么说,脸色大变,用力的一拍桌子,怒声道:“岂有此理,族长他疯了不成?他这是要把族里的人给逼上绝路啊。”


pcd7n.dzhhyy.com  2n3.dzhhyy.com  fjsoc.dzhhyy.com  pyw.dzhhyy.com  ry8in.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9uv.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