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面面相觑,彼此都觉得对方不可理喻。

林善舞有些困倦地打了个哈欠,同他道:“回去吧!夜深了。”

傅家宝又矮下身开始翻那堆秽物,“我不回去,我要先找到草鞋。”

林善舞看着背对着她、撅着屁股在那儿翻垃圾的傅家宝,真心想打他一顿。但是她又想起两人要好好过日子的约定,于是耐下性子劝道:“夫君,夜深了,先回去吧!明日我再给你编一双新的。”

傅家宝头也不回地拒绝了,“我不要,再编一双也不是一样的了!”

怎么就不一样了?不也是她亲手编的?林善舞盯着那个在她面前晃来晃去的屁股,又道:“你有那么多好鞋子,那双草鞋你又不穿。”

傅家宝还是没回头,一边翻找一边道:“不穿我可以收起来好好放着。”

林善舞眉头皱了一下,尝试给他灌心灵鸡汤,“每一双鞋子,都应该有一个需要它的主人,你不必找了,兴许它已经被有需要的人穿上了,你有那么多鞋子,但捡走那草鞋之人或许出身贫苦,这一双你用不着的鞋子,却能陪着他走完不少路。”林善舞说的也没错,倾脚头做的这些活儿虽然又脏又累,但往往能淘到一些有用的东西,因此也多的是人愿意干。

然而傅家宝听了这话,却半点不高兴。他转过身道:“那是我的鞋子,凭什么给别人穿!”

林善舞道:“你就当做了件善事成不成?”

傅家宝拧着眉头,很不高兴道:“不成。”他觉得他的草鞋一定没有别人捡走,它一定还被埋在这堆秽物里等着他找回去!

而林善舞,看着又扭身扎进那堆秽物里的傅家宝,觉得自己的耐心已经快要告罄了,她实在不能容忍自己的丈夫脏兮兮臭烘烘的!于是她抽出了挂在腰上的擀面杖,冷冷问道:“你回不回去?还是想让我打你?”

听到林善舞要打他,傅家宝的脊背僵了一下,却仍倔强道:“我不回去!我要找鞋!”

好!好!林善舞握紧拳头,觉得自己的耐心终于告罄了,她抬起手,一下子狠狠抽在了面前的屁股上。

傅家宝嗷的一声一蹦三尺高!他捂着屁股回身瞪着林善舞,“你……你竟然真的打我!”

林善舞呵呵一笑,不再跟他废话,抬起擀面杖又是一棒子打过去,她这几日照顾傅家宝,清楚他身上有哪些伤口,每一下都是避开他的伤口来,却每一下都令傅家宝痛得怀疑人生。

她一边打一边道:“说,回不回去!”

傅家宝:“不回去……嗷!”

林善舞又是一棒子,“回不回去?”

傅家宝:“不回去……啊!”

这堆放秽物的院子十分大,林善舞提着擀面杖,硬是把傅家宝从东头一直打到了西头,打得傅家宝泪眼汪汪可怜巴巴地抬起手求饶,“别打了,我……我回去。”

这才乖嘛!林善舞收起擀面杖,瞬间换了副温柔表情,说道:“那好,夫君这就跟我回去吧!”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街道司,月光将二人的影子拉得老长。

傅家宝一边往前走一边还忍不住去看街道司,林善舞踩着他的影子,左手的擀面杖一下又一下敲击着右手手心,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傅家宝只能苦着脸,不甘不愿地回到家中。

东院的这事儿显然惊动了正院那边,两人回去时,费嬷嬷正站在门口不停张望,见到他们二人的身影,才松了口气。

林善舞将满身臭烘烘的傅家宝赶进屋洗澡,才对着费嬷嬷道:“这么晚了,有劳嬷嬷费心了。”

费嬷嬷笑道:“这都是老身本分,少奶奶不必放在心上。”顿了顿,她又道:“听说今夜大少爷是为了找一双草鞋才跑出去的,那双鞋子有何特殊之处?”

她上山救人时戴着幂篱,除了傅家宝没人知道那是她。而一双草鞋又不能看出什么东西,她大可以说是傅家宝离家出走前她给编的。因此林善舞也没瞒着,说道:“是我随手给他编的,不过一双寻常的鞋子,没想到他这样在意,我费了好大力气才将他请回来。”

费嬷嬷想起大少爷回来时满腹怨气却不敢明说的模样,再看少奶奶面上满是不解,笑道:“老身也是过来人,看得清楚,大少爷在意不是那双鞋,而是少奶奶的心意,可见大少爷珍视的是少奶奶这个人。少奶奶能否听老身一句劝,待会儿大少爷出来,少奶奶好好和他聊聊,这夫妻之间过日子,少有不磕磕绊绊的,说开了也便好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bejik.dzhhyy.com

49vai.dzhhyy.com  mhxo.dzhhyy.com  t0w.dzhhyy.com  xc2.dzhhyy.com  5jl.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