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关系之前都不能如实说出来的话,在确定关系后只能更是烂在肚子里,其实明白,她开始患得患失近情情怯了。

末了,她说,“其实也没有什么,一场误会。”

陆东深笑了,可眼睛里似乎没有笑的温度,他收回手,“是吗?只是误会就好。”

蒋璃看着他,有种想亲近他抱着他的冲动,可这冲动就像是被什么力量压着似的,也许是他看上去平静的面色,实际上她总是有着隐隐的慌。

他周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场,压抑、威严,让人想要靠近却又不敢轻易放肆。

倒是陆东深朝着她一伸手,“过来。”

蒋璃就凑到他身边,他轻轻一搂,她就顺势枕着他的腿侧躺了下来。西装裤下的腿很结实,就似乎是每一线的肌理都蕴藏着力量,让蒋璃觉得安全心安。

他掐了烟,大手轻抚她的肩膀,“累吗?”

累。

商川太过坚决的态度让她心慌,还有视频里的身影,其实是像极了左时的。

不,不但是像。

在饶尊送她回来的这一路上她都在脑子里反反复复过滤那个视频,视频里的项羽在挥下楚戟的瞬间手臂是微微抬高的。

这是左时惯用的动作。

曾经师父不知有多少次纠正他手拿楚戟的姿势,但左时似乎总忘,也或许是真不是唱戏的材料,所以想这种习惯就一直保留下来。

也就是这个动作让蒋璃迟疑,如果有人模仿,怎么会连那么细枝末节的习惯都能一并模仿了去?如果是左时……又怎么可能呢?

脑子里万马奔腾,但不似在车上那么彷徨无助了,蒋璃说,“这么靠着你就不累了。”

头顶上是男人的沉默,他的大手却一下下轻抚着她,从他袖口中散发着的是她一手调配的烟草味。她觉得很放松,紧绷的神经也像是渐渐回收的皮筋,眼皮有点沉昏昏欲睡。

但她还是睁了眼,微微侧头看着他。她感受不到他的情绪,或喜或怒,这种感觉就像是在沧陵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深不可测。

“怎么了?”陆东深开了口,语气虽沉,但嘴角有笑。

见他笑了,蒋璃起身面向他,想了想敛下眼眸开口,“其实……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说吧。”

“那个,关于沧陵天际酒店的监控录像……”

“在我这。”陆东深语气轻淡。

蒋璃抬眼看他,没料到他会这么开门见山。

“那能不能——”

“不行。”

陆东深朝后一靠,刚刚唇角唯一的笑已经消之殆尽,“我可以纵着你平日里的乖张放肆,但你借着我的名义来查过往的事,不行。”

“我是不得已才打着你的名号,对于这点我很抱歉,但是,这件事对我来说很重要。”

陆东深平静地看着她,“很重要?”一伸手掐了她的下巴,“我来告诉你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忘掉过去和好好爱我,就这么简单。”蒋璃没避开他的手,但他的强势让她略感不舒服了,“我知道为了能让我平安离开沧陵你牺牲了很多,可一个人的过去怎么可能说忘就忘?再说了,我有直觉,站在江山图前面的那个人绝对不简单,江山图现在还完好无缺吗?”

“江山图前的那个人的确不简单,江山图也的确出了点状况,这件事我正在查,你不用插手了。”


mya.dzhhyy.com  34adi.dzhhyy.com  pfjco.dzhhyy.com  5x4ed.dzhhyy.com  drhw.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hwtxo.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