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别的不多,兽皮却是十分的多,所以他这一次又拿出了一些比较高等级的兽皮,为的就是能卖出一个好价钱,这样他手里就有了钱,那以后他在黑木城这里想要做什么,都会十分的方便。

那伙计一看赵海好像不太喜欢说话,马上就把赵海引到了柜台那里,这一次接待赵海的,就不是昨天那个伙计了,赵海直接就把那些兽皮放到了柜台上,那伙计马上就开始验货,越是验化他的两眼就越是放光,等到他把所有的兽皮全都验完之后,他这才对赵海道:“这位爷,你拿来的这些皮子,都是上等的皮子,一共五张,本店愿意以每张十金币的数量来收购,你看如何?”

赵海点了点头,沉声道:“好。”那伙计马上就把皮子收了起来,随后给赵海写了一张纸条,把纸条给了赵海之后,这才开口道:“如果爷你下一次还能得到这样的皮子,拿到本店来,本店一定会给你一个合适的价格。”

赵海点了点头,接着直接就走到了旁边的柜台那里,把纸条给了里面的帐房,那帐房看了一眼纸条,随后把纸条收了起来,接着直接就拿出了一个小布口袋,又拿出了五十个金币,在柜台上摆了五堆,然后请赵海数了一遍,接着这才把金币收到了口袋里,递给了赵海。

赵海接过了那些布袋,直接就转身离开了,看着赵海离开,店里的人忍不住围到了那个验赵海拿来的兽皮的那个伙计身边,都想要看看赵海拿来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兽皮,那伙计也直接就把赵海拿来的兽皮给拿了出来,那些人一看,却都忍不住惊呼了起来,他们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赵海拿来的兽皮竟然会是野猪皮,但是这野猪好像是太大了一点儿,一张兽皮散开,光是长度就足有四米多,宽度就也差不多,这真的是让人十分的吃惊,而且这兽皮看起来还十分的厚实,怪不得那伙计给给赵海那么高的价钱,这兽皮确实是值这个价。

赵海在离开李氏奇兽店之后,就慢慢的向城门那里走去,他知道何三应该是收到了他送给他的另一份礼物,只要他收到了,那么何三一定会还想在见到他,他也感觉到了何三的位置,所以他才会去找何三,为的就是见一见何三,他准备让何三做他的保人,帮着他取得黑木城这里的身份。

就在赵海到了城门那里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到了何三,何三还是站在城门的旁边,他正在打量着来往的人,脸上还带着一丝焦急的神情,一看到他的样子,赵海就知道他在等谁,他也没有过去,而是站在那里沉声道:“何三,你过来一下。”

何三一听有人叫他,他转头一看,发现是赵海,他不由得两眼一亮,随后大喜,马上就跑到了赵海的身边,冲着赵海行了一礼道:“爷,你叫我?”他是真的很开心,因为他终于又见到赵海了。

何三昨天在与赵海分开之后,先是回到了家里,把银币交给了自己的母亲,随后他又回到了城门那里等活,但是一直到天黑,他也没有在等到活,就直接回家了,到了家吃了一些东西,跟母亲说了一会儿话,就直接去休息去了,虽然他得到了赵海一个银币的打赏,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一个银币虽然会让他们家的生活得到一些改善,但是也不会改善太多,所以他该工作还是要工作。

就在何三睡下之后,他突然做了一个梦,一个清晰无比的梦,要这个梦里,他梦见了赵海,而赵海在教他修练,那是一种十分奇物的修练方式,虽然十分的招式不多,但是难度却是不小,何三在梦里修练了一个晚上,今天晚上醒来,他发现那些扫式他想忘也忘不掉了,他就试着照着那些招式进行了一下训练,结果意外的发现,那些招式竟然有用,这让何三不由得大吃了一惊,随后他马上就想到,这一定是赵海做的,这让他更加的激动,他是真的很想见到赵海,很想问问赵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赵海看着何三的样子,微微一笑道:“昨天我送给你的礼物,你收到了没有?看样子你是收到了?”赵海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何三,何三看样子好像睡的并不是很好,这也是十分正常的,毕竟在这里可没有真实幻境,何三在梦里训练的一晚上,今天当然就睡不好了。

何三一听赵海这么说,他的脸上马上就露出了狂喜的神情,他对赵海道:“果然是爷你在帮何三,你对何三的大恩大德,何三没齿难忘。”他真的是太感激赵海了,他学文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在道武界这里,习武才是真正的出路,但是他没有什么天赋,只能学文了,现在赵海给了他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他当然开心了。

赵海看着他的样子,微微一笑道:“不用客气了,你昨天也帮了我不少的忙,所以我就送给你一件礼物,本来我是打算离开黑木城这里的,但是现在我有一些事情,又不想离开了,我想要留在黑木城这里,我想要尽快的得到黑木城这里的身份,所以想请你帮一个忙。”

何三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看着赵海道:“先生你是准备让我来做你的保人?”何三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他从小就接触过这些东西,所以他马上就明白了赵海的意思,同时他也有些警惕了起来,他十分的清楚,给人做保人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如果你给人做了保人,那对方要是真的犯了什么事儿,你是会与他同罪的,所以虽然赵海帮了他,但是他还是十分的小心。

赵海点了点头道:“对,我想请你做保人,同时我还准备在城里买下一个院子,开一家武馆,你看可以合适的地方?”因为这里武风大盛,所以在这里开武馆的人有很多,多是一些有些本事的老人,这些老人因为年纪大了,或是受了伤,不能在出去做武者做的工作了,他们就会在本地开一家武馆,专门的教一些孩子习武,像这样的武馆,一般的情况下,生意都不会太差,因为这些武馆一般的收入都不是很高,而且教的东西也不错,所以很多人会把孩子送到这样的武馆,因为一些收入高一些的家庭,他们家可能没有时间去教导孩子习武,如果他们不想让孩子荒废了习武的时光的话,那送到武馆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而赵海之所以提出要开武馆,其实也是为了让何三安心,因为一个人如果不是想要安定下来,那他是不会想要开武馆的,他想要开武馆,那他就是想要安定下来,像这样的人,那一般也是不会犯什么事儿的,所以才会赵海才会这么说,他这么说,其实就是为了让何三安心,也就等于是变像的告诉何三,我来黑木城这里,并没想干什么犯法的事儿,你可以放心的给我当这个保人,赵海相信何三会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的,只要何三明白,那他应该就会帮自己,毕竟昨天他可是送给何三一份大礼。

第三百五十七章 宅子

果然,何三一听赵海这么说,神情不由得微微一松,随后他看着赵海道:“不知道先生对于院子有什么要求吗?更具体一点儿的要求?”何三本身就是干这一行的,城里有多少处空院子,他不说全都知道吧,也知道个八久不离十,所以他才会如此的问赵海,他想要看看,赵海到底要买一个什么样的院子。

赵海一听何三这么说,不由得微微一笑道:“要大一些的院子,钱什么的到是可以多一些,五十金币左右的,都可以接受。”在黑木城这里,五十个金币绝对算不上是小钱,一个人能舍得拿出五十个金币来买院子,那这个人应该更不会干坏事儿了,而且你在黑木城这里花的钱越是多,想来得到黑木城身份的成功率就更大。

何三一听赵海这么说,心里已经放松了下来,他马上就对赵海道:“爷,这个保人我可以给你当,但是小人也有一个小小的请求,爷如果你真的想要开一家武馆的话,那一定需要一个洒扫做饭的人,小人的母亲做饭的手艺很好,你看能不能请你给她一份工作?”

何三的母亲原本是有工作的,但是后来为了照顾他的父亲,就只能辞了工作,现在他的父亲已经过世了,但是他母亲却没有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现在也只能是在家织织布,做一些浆洗的活计,十分的辛苦,但是如果真的能在赵海的武馆里,某一个活计,那对于他母亲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儿,最起码不用像现在那样辛苦了。

当然,何三某这个活计,还有另一层意思,他也想让自己的母亲看着一点儿赵海,要是赵海真的做什么坏事儿的话,他也可以第一时间知道,也好做一些准备,不然的话,要是等赵海做了坏事儿,连累到他,他这才知道,那得多冤啊。

赵海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微微一笑道:“好啊,不只是你的母亲,你也可以到我的武馆里来帮忙,我可以把你教出来,然后你在帮着我打理武馆,事实上我虽然是一个习武之人,但是最近我得到了一本道术书,我想要多研究一下道术,所以武馆怕是也没有太多的时间打理,之所以要开一家武馆,也是为了让我能有一个固定的收入,这样我就可以安心的研究我的道术了,所以如果你真的找到了合适的地方,而且帮我解决了身份的问题,让我的武馆开起来,那不只是你母亲,你也要到我的武馆里来帮忙,至于说钱的问题,那好商量。”

一听赵海这以说,何三算是完全的放心了,他马上就开口道:“好,那爷你跟我来,我知道一个院子,应该是很适合你,我们必须要先把院子买下来,然后在由我给你做保,你就更容易把身份给办下来了。”

赵海点了点头道:“好,那走吧,现在就去看看。”何三应了一声,领着赵海往城里走去,在城里的街道上转了好一会儿,这才到了一处很大的院子前停了下来,这处院子占地的面积很大,虽然赵海没有进院子,但是光在院子外面看,就知道这个院子不小,不过这个院子看起来有些年头了,院上都已经有了一些风雨的痕迹了,石头砌成的院墙上,都长了一些青苔了,显得很是有岁月的痕迹。

何三一边往前走,一边对赵海道:“这里原本是王家的一处宅子,这王家原本是黑木城里的一个大家族,但是连着几代都没有出现过什么出彩的人物,反到是出现了几个纨绔子弟,家里也就败落了,现在一家族人都住在城里的另一处宅子里,这处宅子就荒废了下来,他们就想把这宅子给卖掉,要不然留在他们手里,只会慢慢的荒废,毕竟想要打量这样的大宅子,每年也是需要不小的开销的,这处宅子的位置虽然并不是最好的,但是也不太差,价格也十分的合理,这么大的宅子,一共也只要四十个金币,现在听说这宅子里,只有他们家原本的一个老仆在照看,如果爷你真的看中了这里,我们应该很容易就能买下来。”

赵海点了点头,这处宅子的位置确实是不错,虽然离城里的主街道有一段距离,但是位置也并不是十分的偏僻,有那么一点儿闹中取静的意思,他到是十分的喜欢,所以他对何三开口道:“这里很是不错,我们进去看看,如果没有什么大问题,那这处宅子就是我们的了。”何三应了一声,领着赵海来到了那宅子的门前。

这从宅子的正门就可以看得出来,这处宅子原来的主人,真的是有些身份,因为这宅子的门楼修的很大,上面挂着一块匾,上面写着流云两个字,当然,现在那牌匾也有些了,两扇镶着门钉的大门,正紧紧的关着,门前的台阶上,还有一些落叶,显得有些荒凉。

何三马上就上了台阶,上前轻轻的拍了拍大门上的门环,拍了几下之后他就停了下来,等到他停下来之后,不一会儿,那大门就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了,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从头里探出头来,看了一眼何三和赵海,随后开口道:“你们有何事?”

何三冲着那老人一抱拳道:“老丈请了,我们是来买房子的,不知道这房子可卖出去了?”何三说话到是十分的客气,这也是他的一种职业习惯,向他们这样身份的人,说话一定要客气,要是他们说的话有一点儿不好听,遇到那些脾气不好的,说不定就会了受伤也说不定,所以这何三说话一直都十分的客气。


8uw7.dzhhyy.com  xaah6.dzhhyy.com  0x3.dzhhyy.com  bia.dzhhyy.com  ky22y.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hyzvi.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