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棠口干舌燥,觉得自己好像无意间打开了一个密室,徐小姐说的话分开她都听得懂,前后呼应她却一句也听不懂。

徐小姐见郁棠好像受了惊吓似的,咯咯咯地笑了起来,还小声道:“你也不相信吧?外面都传什么黎家瞧不上裴家,那是裴家给黎家台阶下。要真是裴家对不起黎家,裴家还能有现在这么好?我看你什么也不知道,我就实话告诉你吧,杨三太太,就是我表兄的三婶娘,是黎老夫人的娘家侄女,也就是华阴殷家的姑娘,现在的淮安知府,是三太太的胞兄。前些日子,裴家就是通过殷家把彭家的船给扣了,要不然彭家怎么会想和裴家结亲呢?”

郁棠发现自己的脑子完全不够用。

她抚额,道:“你等等,我觉得我要学学世家谱。”

徐小姐笑得更欢快了。

她狡黠地道:“好妹妹,你带我去看看裴三老爷长什么样,我就给你画张世家谱,让你知道谁家和谁家是什么关系!”

郁棠不过是这么一说,她觉得她和世家谱估计扯不上什么关系,更用不上。

她索性逗徐小姐:“二太太的娘家肯定也很厉害吧?我觉得我去请教二太太,二太太肯定也会告诉我的。”

徐小姐不以为然地笑,道:“她肯定没有我讲的有趣啊!我还可以告诉你很多有意思的事啊!”

郁棠道:“反正我什么也不知道,也不知道你讲的对不对?”

徐小姐也挺沉得住气的,道:“要不,你等几天,看看有谁比我知道的(多),我们再说?”

非常地自信。

郁棠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徐小姐突然拉了拉她的衣袖,做了一个让她噤音的手势。

郁棠下意识地就朝院子望去。

只见二太太由计大娘和陈大娘簇拥着,正送几位珠环翠绕的贵妇人出门。

徐小姐凑到郁棠的耳边,小声道:“看见那个穿大红遍地金褙子的妇人没有,那就是彭家的大太太,不过,她没什么头脑,做事只知道一味强硬,反而没有彭家的三太太,就是她旁边那个穿宝蓝遍地金褙子的妇人厉害,被她自己的弟媳架空了还不知道。那个白白胖胖圆脸的是宋家大太太,她挺好说话的。但他们宋家是四太太当家,就是在和二太太说话的那位,看着文文弱弱的,我娘说,她可厉害,可精明了。当年宋家四老爷上位,就有她的一半功劳,宋家的太太、少奶奶们,没有一个人敢惹她的。还有那个穿粉红色净面杭绸,戴着点翠步摇的年轻妇人,嘿嘿嘿,是我族姐,她嫁到了彭家,是彭家二少奶奶,其她的,我就不认识了。”

郁棠看着她没有吭声。

徐小姐就朝着她眨了眨眼睛,好像在说“你看,我懂得很多吧,你还不快向我请教”似的。

郁棠嫣然。

这个徐小姐,真的很有意思。

她道:“你们徐家是什么来头?”

第二百一十章 错综

听郁棠这么问,徐小姐得意地挑高了眉,却佯作出副漫不经心的模样挥了挥手,道:“哎哟,我们也就是普通的官宦人家。高祖、曾祖的时候出过几位能吏,现在嘛,也就是有几个叔伯在朝中混日子罢了。”

这可不像混日子的样子!

郁棠抿了嘴笑,寻思着她要再深入地问下去,不知道徐小姐会不会觉得冒犯,不免就犹豫了片刻,两人之间也就有了个短暂的沉默。

徐小姐毕竟年轻,还不怎么能沉得住气,也担心裴老安人马上就会见她们,她没有机会再和郁棠这样地说话,就急了起来,道:“我们老家在南直隶,说起来,和裴府的二太太还是同乡。不过,我们家在我曾祖父那一辈就搬到了京城,和裴府的二太太虽然认识,来往却不多。”

她以为她这么一说,郁棠肯定能想到他们家是谁。

因为这个时候,就算你在外面做再大的官,致仕后都得回原籍,除非立下了大功,被赐住在京城。

而符合这样条件,当朝立国以来,姓徐的,只有他们一家。


df64.dzhhyy.com  bqwm.dzhhyy.com  9go0.dzhhyy.com  yxur.dzhhyy.com  5t5.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iocfg.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