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陟在后厨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眼前完全就是刚才看到的面孔。尤其那双眼睛……没了化妆品的掩盖,现出本身美丽又英气的模样,简直跟兰猗以前一模一样。

萧陟深吸一口气,把事先切好的葱姜丝、辣椒丝在蒸好的鲈鱼上码好,泼上热油,顿时香味扑鼻。兰猗口淡,他便只加了些热酱油,然后从自己的系统里调出今天刚买的调料,在清蒸鲈鱼上点了一滴,顿时鲜味更浓,颜色也更鲜亮诱人。

这是萧陟第一次用积分在系统商店买东西,连系统都惊讶了,说:“真没想到萧先生第一次消耗积分是用来买调料。”

萧陟当时笑着说:“兰猗对吃食比较挑剔。”

他摘了围裙和帽子,裹着一身的油烟味和菜香,端着清蒸鲈鱼出去了。

屋外两人已经坐到桌边,正说着话,见他出来,双双扭过头来,没了厨师帽和围裙的遮挡,他的新形象一览无余,两人脸上同时现出惊讶的神态。

贺彩玲当然也看出肖久这么一捯饬变得更帅了,而且他买东西花的都是自己钱,她没什么可抱怨的,只是她不想跟肖久说好话,扭头过去假装没看见。

萧陟看向贺子行,隐隐盼着他能说句“姐夫真帅”之类的话,结果贺子行只是瞟了他一眼便垂下眼帘,看向桌上丰富的饭菜,虽不是昨晚表现出的那种胆小,但也是格外寡言的样子。

察觉到萧陟坚持不懈的视线,贺子行不得已又抬起头,萧陟立即朝他露出个笑容:“看看这些菜都爱吃吗?”

贺子行礼貌地点点头,道:“姐夫辛苦了。”

萧陟笑得更灿烂,“不用客气,就当这儿是自己家。”

贺彩玲在旁边奇怪地看着他,又没看出什么门道,暗自翻了个白眼。

开动以后,贺彩玲吃得格外欢快,平时她跟肖久就吃自家卖剩下的面和卤,早就要吃吐了,今天算是真正开了斋。

贺子行一直两手捧着小碗喝排骨汤,没动别的菜。萧陟看他这样,似曾相识的画面闪过,心口剧烈一疼,忙低下头假装吃菜。

“系统,兰猗在这个世界的身体状况会受前世伤病的影响吗?”他前世肺部受过伤,留下咳嗽的毛病,却没有带到试用世界。而贺子行此时分明是……

“理论上讲是不会的,但不排除有例外。”

贺彩玲也发现了贺子行吃得格外拘谨,他的气质太沉静了,连一向大嗓门的贺彩玲同他说话时都变得极温柔:“子行,吃菜,别老捧着汤。”

贺子行不好意思地放下碗:“彩玲姐,我车祸以后这两个大拇指就不太能使劲儿,拿筷子容易掉,不礼貌。”

萧陟“噌”一下站起来,动作太过突兀把对面两人吓了一跳。他匆匆扭过脸藏住难看的脸色,丢下一句:“我给你拿勺子。”然后一头扎进厨房。

外面传来贺彩玲的声音:“哎你呀,一家子吃饭有什么礼貌不礼貌的?筷子掉了有什么要紧,换双新的不就行啦!”

萧陟躲在厨房里攥着拳头用力捶了两下胸口,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可胸中的郁气还是消散不去。

萧陟拿了把勺子出来:“子行,给你。”

贺子行有些意外地接过来,“谢谢姐夫。”

萧陟冲他扯出一个难看的笑。

贺子行拿着勺子,终于开始动别的菜。

萧陟飞快地挑出一块没刺的鱼肉,夹到贺子行的勺子上。贺子行吃饭的动作一顿,显然很不适应这种亲近,但也没显出什么,道声谢后用勺子送进嘴里。

萧陟看着他把鱼肉咽下肚,心里才终于舒畅了些,轻声道:“我用的公共筷子。”

贺子行忙又向他道谢,话音未落,勺子里又多了块被挑完刺的鱼肉,无奈,只得再往嘴里放。不过不得不说,这清蒸鱼做得真挺好吃的,他一直爱吃鱼,尝到了美味,对萧陟这种亲密的行为就没那么排斥了。

单看贺子行拿勺子的动作,乍一下察觉不出什么,反而还会被莹白修长的手指吸引住目光,觉得很好看。只有仔细观察才能发现,他的大拇指是虚虚地搭在勺柄上,确实是不太能使劲儿的样子。

贺彩玲很是意外,关心道:“去医院拍片子了吗?还能养好吗?”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j7a.dzhhyy.com

16d7.dzhhyy.com  dk7ol.dzhhyy.com  whfyb.dzhhyy.com  1ru4.dzhhyy.com  x4vo.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