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朕问问你,你有什么办法,能够短时间内,凑到一笔不菲的钱财。”李二陛下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钱堆心里是有答案的,在路上,自家小侯爷大概就跟自己说过,若是陛下想要凑钱,那就学学太子殿下的做法,直接弄点东西出来卖了就是。

玄世璟这话算是糙的很了,而且也非常的不顾及皇家的面子,还没听说过哪朝哪代皇帝穷的要搜刮宫里的东西拿去出卖的呢。

第七十九章:玄世璟的尴尬

先在此厚颜求一下收藏和推荐,umr是第一次写网文,想必很多书友们也是从文字推荐那里点进来的,还有一直在看这本书的老朋友们,那些曾经不嫌弃umr一天一更的孩子们....

钱堆皱了皱眉头,若是不按照自家侯爷的这种说法,陛下所问的这个问题自己还真没办法回答,一没成本,二没时间,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弄到这么多钱,就算是去做山贼拦路抢劫,没个一年半载,也凑不齐赈济整个江陵的钱财。

钱堆抱拳躬身对着李二陛下行了一礼:“回陛下的话,草民认为,现在宫内若是想短时间聚集大量的钱财以用来赈灾,倒不如,将国库里所存的那些珍稀玩意儿拿出来......嗯......变卖。”

“什么?”也不知李二陛下是没挺清楚钱堆所说的话,还是对他所说的话感到震惊。

跪坐在一边的李承乾一愣,从国库里往外拿东西卖?变卖东西的做派......这不是前两天自己和青雀想为母后建造暖阁想出来主意的吗?现在竟然用到父皇身上了,而且这个钱堆,也真有些胆量,这种主意也敢给父皇出。

不过想想也能知道,这肯定是玄世璟告诉钱堆的,现在倒好了,钱堆将这主意用到自己父皇身上了。

“你说让朕从国库里拿出那些东西,拿到外面去变卖?”李二瞪着眼睛看向钱堆。

钱堆点头:“是。”

“简直荒唐。”李二陛下袍袖一甩,转过身去:“这算什么主意,皇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再者说了,国库也不是朕一人的,里面的东西也不能妄动,虽说国库里面珍稀的物件多,但是国库却是归户部掌管,就算是朕能够认同你的想法,朝臣们也不会同意的。”

“可是陛下的内务府却是掌管在您自己手里啊。”玄世璟适时的补上一句。

“可是变卖东西这种事情......”李二陛下还是有些犹豫:“一个国家,赈灾所用的钱粮竟要逼得内务府变卖珍宝......”

“陛下。”玄世璟开口,他看到李二陛下负手长叹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好受,这样的局面根本就怪不到李二身上,试想一下,从武德年间到贞观三年,无论是大规模的用兵,还是大唐境内各种灾祸,这段时间总体上来说百姓的日子都不好过,大唐建立之后,光是赋税就一降再降,整个大唐的国库都是入不敷出,太子东宫的日子过的如何,玄世璟是知道的,长孙皇后的日子过的如何,玄世璟也是知道的,李二登基之后,自己吃饭的碗都要弄出个缺口,用来时时警醒自己。

李二陛下走到案前,坐下,看向李承乾。

“承乾,你自己可曾想到了什么法子。”

李承乾摇了摇头,面带愧色:“回禀父皇,江陵赈灾一事所用钱粮数额巨大,除此之外,儿臣并咩有想到什么好主意,儿臣愚昧,不知父皇......”

“承乾想必也考虑到,江陵乃是萧铣旧地一事。”李二陛下问道。

“无论是朕,还是承乾你,还有朝堂上那些朝臣们,都考虑到了,萧铣蛰伏在江陵的那些旧部会不会趁此机会将江陵的时局搅乱。”李二陛下说到这里,浑身上下散发出无比的自信:“既然他们敢出来,朕就能让他们有来无回,承乾,还有璟儿,今天,朕就教给你们,什么叫做以战养战。”

玄世璟一愣,以战养战,李二陛下这是打算在江陵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啊,只不过倒霉是萧铣的那些旧部而已,玄世璟就搞不明白了,现在整个大唐都天下太平了,萧铣的那些部下还闹腾的什么劲。

“可是,陛下,打完之后,重点不还是在江陵的旱灾上面吗?就算将萧铣的旧部都一网打尽,抄出来的钱粮是多是少也没有定数啊。”玄世璟开口说道。

“璟儿你未曾经历过隋末的乱世,自然是不知道,萧铣这些曾经霸占一方的反王,聚集的财富是有多么的惊人,那时候整个天下的反王明打着反隋的旗号,行的却是烧杀劫掠的勾当,当年萧铣被朕平定之后,他所搜刮的那些财宝都不知所踪,他的旧部若是不知道这批财宝的下落,怎么会有底气在江陵闹腾,他们拿什么收买人心。”李二陛下耐心的解释给玄世璟听:“而且朕还敢断言,他们一定会趁着这次江陵的旱灾,暗中聚拢流民闹事,因为他们已经等不及了,李靖和李绩在北方大破突厥,大军至今还驻扎在丰州,若是等大军回撤腾出手来,他们恐怕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玄世璟瞬间觉得自己犯傻了,李二怎么可能会因为缺钱的事儿来找自己,这次明明就是他在考验李承乾,自己因为李承乾的一封信,傻乎乎的带着钱堆进了宫,想到这里,玄世璟抬起头来,怒视李承乾,还好之前给钱堆说的变卖国库资产不是什么正经主意。

李承乾看到玄世璟的目光,也有些不好意思,一张脸,憋得通红。

“小璟儿,不过你这府上的掌柜的倒是挺有意思,竟然能想出变卖国库珍宝的主意来。”李二陛下戏谑的看向玄世璟:“今天朕也算是给你和承乾讲了一堂课了,你们要记住,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说到此处,李二陛下看了一眼李承乾:“尤其是承乾,你是大唐的太子,处理任何事情的时候,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周全,目光放长远一些,有些事情有了七成的把握,便可以放手一搏。”

“是,父皇。”李承乾躬身受教。

玄世璟现在别提有多尴尬,一张小脸通红,气愤的指着李承乾说道:“这都是太子殿下教我的。”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的就将李承乾卖了。

“父皇......我......”没想到玄世璟会将这事儿招供出来,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rdg.dzhhyy.com  by94.dzhhyy.com  3lx.dzhhyy.com  bqd.dzhhyy.com  q6kus.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