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对此,崔健双眼陡然一亮,甚至有种让人看到觉得有些刺眼的错觉。

他长剑翻转,步斗踏罡使出,对于迎着胸膛而来的剑招不闻不问,手中长剑已然故技重施,朝前递了出去。

李长空神色冷然,紧抿嘴唇,在全力使出这招之下,小腿上的肌肉一动,一股劲力涌入脚板,竟是斜斜踏出半步,将整个身子横移了几厘米。

一道入肉之声赫然响起,崔健胸膛直接被李长空刺中,而他手中的长剑眼看就要刺空。

身受重创的他面色没有丝毫变化,崔健忽然收了半截手臂回来,随即手腕一抖,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之际,手中长剑直接投掷向李长空胸膛。

猝不及防之下李长空被这几乎凝聚了崔健全力的力量的飞剑正正刺中,巨大的力量轻易间贯穿了身体,直末到剑柄后,才被巨大的力量带飞了出去。

“该死!”

围观群众对于这种闪电般变化的结局惊呆了,当中有一人反应过来,陡然怒喝一声后,身影窜了出去,险险借助了就要衰落在地上的李长空,这李长空已然昏厥了过去。

而此刻崔健则是捂着胸膛这处致命伤,浑身是血,摇摇晃晃的退了几步,最终直挺挺的站直了身子。

所幸李长空没有握住长剑,留在了崔健身上,让他的伤势不至于恶化。

“该死,你这个该死的家伙,给我拿命来啊!”

当中一名显然是李氏成员,年纪约摸四十多岁,原地蹬出一个坑,直冲崔健而来,手如鹰爪,气势汹汹。

不等他奔到崔健面前,就有一人出现在他前面一脚踹了出去,两人拳脚相对,李氏成员被踹得噔噔噔的退了几步,神色愤怒的盯着前方人影。

“段致远,你要拦我!”

段致远瞅了旁边直挺挺站立,浑身浴血的崔健。

“李瑞刚,这是我龙虎宗弟子,想清楚再给我动手喽,这事儿也是你们划下道来的,我们接了,现在人家趟出来了,怎么,你们李家就这么没脸没皮的?”

李瑞刚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最后重重冷哼一声,“咱们走!”

说罢,有二三十人从跟着走了出去,迅速制了一个担架将身受重伤的李长空轻放上去后,一路疾驰而去。

见李氏人走后,段致远一瞪旁边的一帮人,“还愣着干嘛,赶紧给我救人啊!”

龙虎宗人这时才反应过来,连忙答应,疾步上前将硬撑的崔健架住,迅速往山上走去。

架着崔健手臂的一名娃娃脸弟子惊叹的看着崔健,“你感觉你自己现在怎么样?”

“......”崔健默默低头看着自己浑身伤口,尤其胸膛中间还插着一支长剑,扎了他一个透心凉,认真道:“一个小时之内我如果得不到救治的话,我可能会死。”

两名龙虎宗弟子也不敢耽搁,脚下生风,硬是在十五分钟内上了半山腰,抵达一处四合院门前后,瞅了眼面色苍白,昏昏沉沉的崔健,神色大喊:“赵师叔,赶快来救人啊,这人快不行啦!”

说完也不管里面搭没搭声儿,一脚将门踹开后,咋咋呼呼的将崔健小心翼翼抬着进去。

“哎哎哎,你们那个人下面弟子,这么不懂礼数!”

闻着踹门声急忙出了屋的赵师叔大声呼喊,气势汹汹,皱着眉头出来,看到被两名弟子架住的崔健,其身上的伤势后不由得一愣,顾不得太多,忙招呼,“赶紧扶进来让他坐下。”

被扶着进了屋的崔健是再也支撑不住,脑袋一歪。

两名龙虎宗弟子神色大变,娃娃脸失声道:“赵师叔,这家伙不会死了吧!!”

另一名弟子哭丧道:“要是他死了,我师父可能会打死我俩的,刚才他瞪我们可凶了,不信你问问外边围着的师兄师弟。”

他一指身后跟来的众师兄弟,后者则是异口同声道:“对啊,他死定了。”


9wf.dzhhyy.com  v7i8.dzhhyy.com  v5b.dzhhyy.com  vu6o.dzhhyy.com  9pcod.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klhto.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