珑儿正在房间里写写画画,丝毫不知道玄世璟已经带着高峻到了玄武搂。

皇宫之中,自打李二陛下收到玄世璟托李泰递上去的折子之后,便一直忧思不断。

贞观三年,假传圣旨,这事儿自己竟然一点风声都没有听到,关于折子上说的燕来楼的秦冰月,李二陛下已经暗中派人去查探了,连同秦冰月的老家梁州,也已经派人过去了。

贞观三年长安城燕来楼接受一批官家女眷,这事儿竟然也没有传开,着实令人疑惑的紧啊。

“陛下,您今儿个这是怎么了。”德义跟在李二陛下身后,见李二陛下思绪不佳,不禁出口问道。

“朕有些想不通啊,德义,朕收到璟儿的一份折子,贞观三年,梁州刺史被诬陷而死,说这是一桩天大的冤案。”

“陛下是因为此事如此烦恼?既然玄侯将折子递上来,陛下派人去查探一番便是了,若真是冤案,陛下也可平了这桩案子不是?”德义小心翼翼的说道。

“若如此简单,朕也就不必烦忧了,梁州刺史是被一道圣旨赐死的。”李二陛下捻须说道:“朕可不曾记得有发过这种旨意,而且,梁州刺史头上顶着的,是谋反的罪名,而圣旨赐死,则是赐自缢。”

“哟,那这事儿可就奇了怪了,就算是中书省,也不会发出这种旨意,况且,谋反的大案,一向是由陛下您做定夺的啊。”

“没错,璟儿奏折里说过这事儿,他上面写的,说是有人假传圣旨。”李二陛下拿起玄世璟的奏折,再次翻看了一遍。

“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假传圣旨!”德义惊讶道。

“假传圣旨?不不不,依朕看来,这圣旨倒不像是假的。”李二陛下面色严峻。

“陛下您这意思是?”德义不解的看向李二陛下,圣旨不是假的,陛下也没发过这样的旨意,三省也没有记载在册,那这是怎么一会事儿?

“圣旨是真的,堂堂一个梁州刺史,不至于连真假圣旨都分不清,更何况是一份要他命的圣旨。”

第一百三十六章:认真的孩子伤不起

德义听了李二陛下的话,心中突然闪过一道年头:“陛下,这......难不成......”当然,后面的话他自然不能说出来,这是忌讳。

“朕也想到了,圣旨是真的,只是区别在发圣旨的这个人而已。”李二陛下自嘲的笑了笑。

贞观三年四月初,太上皇李渊搬出了太极宫住进了大安宫,后来李二陛下下旨修建大明宫,修建完毕之后,李渊才住进了含元殿。

梁州刺史死在三月,现在想想,这份圣旨,李二陛下没发过,三省没有备案,而下旨赐死的方式又是赐缢,这倒不像是要让梁州刺史死,倒是有点像赌气的意味。

李二陛下笑了笑,将手中的折子放下,那个时候,自家父皇还是没有断了那重登帝位的年头啊。

梁州刺史是平阳公主的娘子军旧部,大唐平定之后,平阳手中的军权便悉数交给了李渊,这也是除却羽林军之外,唯一一支掌握在李渊手中的部队,其余的兵马,大部分则是在李世民和息太子建成还有齐王元吉的手中。如此说来,这梁州刺史也有一半算是李渊的旧部了。

李渊要夺位,自然是要联络这些旧部,当年的梁州刺史是军队出身,又曾追随平阳公主在军队中担任要职,对于李渊来说,是不可多得的领兵人才,毕竟当年军队里多数优秀的将领都是天策府出身,已经活跃在贞观朝堂上,可用之人不多,李渊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人才。

到最后,自然是梁州刺史没有答应李渊跟着他去谋反,结果等到的是一旨赐死。

想想都是画面感超强,圣旨赐一名刺史自缢,李渊完全就是在赌气,想要吓唬吓唬那梁州刺史。

娘子军里出来的人重气节,尤其是常年跟在平阳公主身边的将领,所以,便将李渊的圣旨挡了真,认真了起来。

要么怎么说认真的孩子伤不起,当时派过去传旨的官员也是个混蛋,见梁州刺史死了,干脆也就一不做二不休,按照谋反罪名的流程一套走了下来,男丁发配,女眷充伎。

便是这样,秦冰月辗转到了长安,被带进了燕来楼。

燕来楼当时是李元景的产业,这种事情自然要尽着自家人来,所以也就照例假公济私,将姿色不错的女眷都充到了名下的青楼楚馆之中,秦冰月当时因为年龄小,模样看上去也不错,准备带到长安城好好教养一番,将来也好有更大的用处。

结果没想到,不但没捞到好处,结果还赔进去燕来楼这样一个会生金蛋的母鸡。

当然这其中的这些细节李二陛下现在是不知道的,现在,他要想的是如何给玄世璟说清楚这件事情。


3mlgs.dzhhyy.com  hg1xr.dzhhyy.com  wj0v9.dzhhyy.com  2ojy.dzhhyy.com  2irpg.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nyxwz.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