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儿,余秋和蔺玉书都看到了左鹿,但奇怪的是,他旁边还跟着一个男孩,那男孩头发长长的,盖住了眼睛,蔺玉书觉得这孩子给人的第一眼印象就不太好,这种阴沉不该是从一个仅仅十一岁的孩子身上散发出来的,虽然距离很远,但他们也能看得出来,左鹿是不愿意的。

蔺玉书也看到了余秋握着的拳头,然后跟了上去,他也跟在余秋的身后。

快到了余秋家了,那人还跟着左鹿一起,仗着周围没什么人就动手动脚的,走得近些了,还能听到他们的对话,“小鹿。”

“奚函同学,我说过我跟你不熟吧?你能不能别整天跟着我,也别叫我小鹿?”

“今天你哥来了。”奚函答非所问。

左鹿皱了皱眉,“嗯。”

奚函突然拉住他的手,“小鹿,你跟我走吧,我家要比你家好多了,你不是没有爸爸妈妈吗?你跟我走吧,我保证会对你很好,我爸爸妈妈也不在,我们可以作伴!”

左鹿立刻厌恶的甩开他,“谁跟你说我家不好的?我姐姐我哥哥,他们都对我很好,你如果再烦我,我真的会告诉我哥哥的。”说完他就头都不会的跑上楼去了。

只留下恶狠狠的盯着楼道看的奚函。

见左鹿终于上楼了,余秋也不再躲着了,他走到奚函面前,“奚函是吧?”

奚函显得一点也不惊讶,“哟,小鹿的哥哥?”

“你不配这么叫他。”还是一如当初一样,余秋一拳打上对方的脸,只是这次,下手更狠。

而对方一点也没想还手,只是一边挨打一边大笑着说:“哈哈哈哈哈哈,所有在阳光下的人都该下地狱。”

“你他吗就是个变态!”余秋手下一点也没留情,奚函很快就出了血,但这一点也不影响他说出一些恶心的话。

“你知道小鹿为什么从一开始就会被人排挤吗?原来其他人是这么容易相信我说的话啊。”

“我只不过说他没爸没妈,其他人就像躲怪物一样的躲着他,只有我愿意陪他玩,他为什么不愿意陪我玩啊?”

“凭什么!凭什么他就能有哥哥护着他,我就没有!”

“我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

余秋被彻底的激怒了,手下一点都没留情,要不是蔺玉书出来拦住了他,奚函估计就被他打死了。

☆、对话

“余秋!这可是你们家楼下!”再闹下去邻居都得出来围观,到时候就是他想瞒着也瞒不住了。

余秋停了下来,看着倒在血泊里的奚函,他没有一丝同情。

当年,奚函没多久就出了事退学了,听说被关进疯人院里了,他家有钱有势,他爸就不是个东西,听说当着年纪小小的他的面,就跟不是他妈的女人做那种事,所以才能养出来这么一个小变态。

当年他的确是看上了左鹿,奈何余秋护着,他没办法下手,所以最后他另选了目标,中间发生了什么余秋不知道,知道也是在新闻上,本着对未成年的保护,他的照片和名字都做了处理,余秋本身也没关注,要不是当年新闻太火,他可能一点都不知情。

最后的结局是,他在一处住所里,残忍的杀了对方。具体多残忍余秋不记得了,只是现在联想起来,如果蔺玉书今天没发现,是不是他再知道左鹿的消息,也只会在新闻上了?

他一点也不后悔,甚至后怕,如果不是他发现了,他该怎么办?

这么想着,忽然就心慌了起来,他经历过那种无助的感觉,现在那种恐惧一下子全部重现,就是余秋也忍不住的蹲在地上抱着头。

蔺玉书虽说也打过架,但从未经历过现在这种事,以为余秋是怕了,忙安慰他,“你别怕,我给我爸打电话,让他来解决,没事的。”

他虽然这么安慰着余秋,但心里也没底。

正说着呢,左鹿跑了下来,因为刚刚蔺玉书声音挺大的,他在楼上隐约听到有人喊了余秋的名字,他个子矮从阳台看不到,就下来看看,结果就看到蹲在奚函旁边的余秋,“哥哥…怎么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p41.dzhhyy.com  651.dzhhyy.com  q84b.dzhhyy.com  xj6kr.dzhhyy.com  5bqx1.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