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土那边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国土招拍挂目前还只是土地使用的一个极小的方法,大部分土地都是通过划拨出去的,再加上市场上老板们的习惯性思维,不愿意掏钱,导致了,目前的招拍挂,还处于买方市场。

对于像梁一飞这样有实力,愿意买地的老板,无异于等于给地方财政提供最直接的支持,国土那头比较热情,不少工作直接上门,第二天就让袁欣然送材料过来,跟梁一飞具体讲解政策,进行一些交接。

聊了一整个上午,差不多都说清楚了,梁一飞请袁欣然在岚韵湖小包厢一起吃了个中饭,吃饭的时候,随口问:“袁女士,现在公务员下海热,我看你对土地政策十分的熟悉,有没有下海的想法啊?”

上辈子他和袁欣然有染,所以对她的底细有一定的了解:这位袁女士之所以能以女性的身份,号称白手起家,从一个普通公务员,十几年间变成全省知名大型上市公司董事长,当然不完全是因为她的个人能力。

能力,是有的,而且很强,但是起决定作用的,还是她的家庭背景。

就像那首歌里唱的,爸爸,爸爸,我有一个好爸爸……她家老爷子具体是啥官,当时袁欣然也没过多透露,不过,以梁一飞的猜测,应该是省一级的领导。

这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可利用先知,要是把袁欣然招入麾下,将来自然是有帮助的。

就因为这个情况,梁一飞昨天晚上,还特意查了一下,省市两级的主要领导,结果很意外,没有一个姓袁的。

想了想,抛开家庭背景,袁欣然既然在国土那头上班,对于土地政策的了解、信息的灵通,都是她的优势,搞好关系绝对不是坏事。

“下海?”袁欣然微微一愣。

没想到认识才一天不到,对方居然会这么问。

昨天一开始,对于梁一飞的‘惊愕’,她理解为‘好色’,第一印象其实不太好。

但这不是大问题,男人好色,这就跟狗吃屎一样,是天性,不好色才奇怪,只要能控制住度就可以。

除了第一眼得错愕之外,之后一路上,梁一飞的心思都在土地上,并没有对她有任何过分的言语和举动,这多少扳回了一些印象分。

今天来岚韵湖和梁一飞交接办理,岚韵湖的整体氛围和档次,给袁欣然也留下了很好的感受,年纪轻轻能经营起这么大一摊子,至少说明梁一飞这个人是实实在在干事业的,而且有相当的能力,不像社会上有些企业家,本事没多大,赚钱不多,人却张狂得不得了。

所以,梁一飞忽然问她下海,虽然意外,却并没有太多的反感,反而认真的想了想,说:“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不过将来不一定。将来如果真有这个打算,还邀请梁总多多提携。”

“谈不上提携,都是年轻人,相互帮助,共同进步。”

正说着吴三手敲门进来,先冲袁欣然点头抱歉一笑,然后在梁一飞的耳边说了几句什么。

“梁总,您有事您先忙,我们这边资料差不多了,我下午回去整理一下,明天再跟您联系。”袁欣然见梁一飞得神情有明显变化,于是主动说。

梁一飞起身说:“实在不好意思,的确有点急事,那这样,袁女士你先吃,后面我派车送你。”

“好,多谢。”

梁一飞起身离开,袁欣然在后面送了两步,等梁一飞离开包厢之后,她忽然有些好奇起来,飞快的伸出脑袋,朝走廊梁一飞离开的方向瞄了一眼。

一眼之下,就看走廊尽头,有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十分焦急的再跟梁一飞说些什么。

可是,这个女孩子,外套的袖管里,却空空荡荡的,居然是个重度残疾人。

女人的思维跟男人果然不同,如果是个男同志,大概下意识会觉得这位残疾人找梁一飞有急事。

袁欣然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她想的这个‘急事’却是另外一个路数,这个梁老板不会好色到这个地步吧,连残疾人都不放过?

“这帮王八蛋,连老年人都不放过!”

梁一飞把宁小倩接待回办公室,听完之后,很恼火的一拍桌子。

“梁总,我妈就像走火入魔一样,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来找您的。”宁小倩满脸的为难。

说起来,她跟梁一飞其实没什么关系,无非就是街头溜达时候的几次点头之交,上次梁一飞被绑架,她并不认为对方就欠着自己什么:换成任何一个人,看到有人被坏人抓走了,肯定都会去报警或者找人,这不是应该的嘛。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pj.dzhhyy.com

2goc6.dzhhyy.com  r3ndm.dzhhyy.com  ul8.dzhhyy.com  b0l.dzhhyy.com  s6i.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