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气带着杀意,封魔族长手中的魔轮一挥,旋即,尉迟真金的脑袋上瞬间一片利刃所化的魔轮出现,将尉迟真金的脑袋全都包裹了。

“哈哈哈……”,看着自己的攻击成功奏效了,封魔族长笑声充满了欢喜,道:“魔轮乃是我封魔一族的圣物,一旦被魔轮所罩住了,终身难解,哈哈哈”。

“尉迟!”,看着尉迟真金被魔轮所笼罩,只要封魔族的族长愿意,随时都能将尉迟真金的脑袋绞碎的模样,狄仁杰神色骇然。

至于那些金吾卫和大理寺的人,自然是更加吓了一跳了。

“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只是,虽然尉迟真金的脑袋完全被魔轮所包裹了,似乎只要封魔族长愿意的话,随时都能把自己的脑袋绞碎,可是,尉迟真金的语气却依旧平静,似乎根本就不慌。

“嘿嘿嘿,死到临头了,你还在嘴硬吗?那我就看看你脑袋都没有了,还是否能够嘴硬……”,对于尉迟真金的话语,封魔族长自然是不以为意,嘴里嘿嘿一笑的说道。

说话间魔轮一挥,操控着尉迟真金脑袋上的魔轮,想要将他的脑袋直接绞碎。

只是,连挥了好几次,尉迟真金脑袋上的魔轮,却完全没有变化,似乎根本不受他的操控一般。

这让封魔族长愣了愣,难以置信的神色,怎么可能?这封魔族的圣物,怎么会没有作用呢?

“所以我说啊,你对我的能力似乎误会了什么……”,尉迟真金的话语,依旧平静。

随着他的话语,原本将他的脑袋完全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魔轮,居然慢慢的松开了,直到最后,完全消失不见。

同时,尉迟真金的脸上还带着一抹嗤笑的神色:“用金属物质的魔轮来对付我?这可真是异想天开啊”。

“你,你……”,看着尉迟真金居然自行解开了魔轮是掌控,封魔族长难以置信的看着尉迟真金,心中同时也一阵的绝望。

封魔族引以为傲的能力,在他的面前,似乎完全没有作用,被死死的克制住了似的。

莫非,真的是天要亡封魔族不成,若是他的能力大肆宣扬出去,这天底下还有封魔族的立足之地吗?

对于封魔族长的绝望,尉迟真金自然是不知道的,对于封魔族长,尉迟真金也完全没有丝毫手软的意思,高举的双手,往下狠狠的一压。

旋即,数以百计的武器,仿佛雨点似的朝着封魔族长射了过去。

手持魔轮,封魔族长不闪不避,任由这些武器朝着自己射过来,心中绝望之下,他甚至连闪躲这些攻击的意愿都没有了。

“族长!”,看着这一幕,旁边的那些封魔族人岂会看不出来族长已经心存死志了?心中大悲的呼喊道。

可是,面对这万磁王的能力,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去阻拦,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武器,仿佛暴雨似的朝着他们的族长射了过去。

“唉……”,看到这一幕,狄仁杰的心中也暗自的叹了一口气。

从私人的角度上来看,狄仁杰觉得封魔族很可怜,很值得同情的,只是,自己身为大理寺卿,在自己的位置上就有自己的职责。

所以,尽管心中觉得很同情,但是狄仁杰却说不出话来,更别说去阻止尉迟真金了。

然而,万众瞩目之下,眼看着封魔族长就要在这数以百计的武器下化作肉泥,突然,这些武器像是凭空射中了什么看不见的物质似的,居然迅速的停了下来。

远远的看去,密密麻麻的武器完全将封魔族长包围了起来,却难以寸进。

“怎么回事?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尉迟真金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觉得难以置信。

万磁王的能力全力运转起来,想要控制这些武器全部都压下去,只是,无论他如何的法力,这些武器都难以寸进,操控不了了。

“哎,俗话说得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就在所有人都觉得愕然的时候,一声叹息响起,旋即,武岩的身形从虚空之中走了出来。

其实,这封魔族的人隐居在城郊处的小庄子里,武岩和小萌隐居的地方也在城郊处,虽然相隔有些距离,但是却也不算多远。

寻常的打打杀杀,武岩自然是关注不到,可是这边幻术化作天王神像,然后又是百剑齐飞一般的景象,以武岩的精神力,想不关注都不难。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qyn9k.dzhhyy.com  25cnm.dzhhyy.com  2n4.dzhhyy.com  7h5vt.dzhhyy.com  cvtqm.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