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重要的事,原本上吊自杀的何小雪,除了脖子处有青紫的勒痕之外,胸口竟还插着一根桃木剑,剑身部插入何小雪的胸口,只剩下剑把插在胸口。

这他娘的,实在是太吓人了!

我咽了咽口水,不管不顾的转身开始攀爬,企图上去,可刘艺潇却站在我的前面,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展颜一笑道:“去,把尸体搬上来。”

“我能拒绝吗?”我试图抵抗。

“你觉得呢?”抵抗失败。

眼看着刘艺潇露出一副不能商量的神色,我便明白,如果我不把何小雪弄上去,我也上不去。

做了一番心理斗争之后,我认命的走到何小雪的尸体旁边,伸手想把何小雪伸出来的手掰直,可不知道是尸僵了还是怎的,那只手怎么都摆不下来。

我用手抱住何小雪的腋下,将她拖着推上坑。

终于,我这才从坑里爬了出来。

只要一想到刚刚手中那种冰冷僵硬的触感,我就忍不住觉得恶心,左右拍了拍身上的土,强忍着恶心,看着刘艺潇神色如常的走到何小雪的尸体边蹲下,神色认真的细细端详着。

“你来这就是为了这个?!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忍不住问出口。

第二十四章:茅山道法

“对啊,就是为了这个。”刘艺潇一副理所当然的神色,视线紧盯着何小雪的尸体,点头应道。

我难以理解的质问道:“这是为什么?!”

“你知不知道何小雪是怎么死的?”刘艺潇却答非所问。

我心里有些不满,语气呛人:“吊死的!”

“哎呀,别生气了嘛,难道你要让我自己一个人来这里,挖尸体吗?”刘艺潇终于把视线从何小雪的尸体上抽回,看着我面带笑容道:“难道你要我一个女的搬尸体?”

居然还笑的出来!还使美人计?!

把我张九流当什么人了!

别以为这么一点小恩小惠就能收买我!

我心里忿忿不平,想起刚刚几次被推下坑的经历,心里顿时一阵气结,非要让刘艺潇好好的求求我,诚心的道歉,我再原谅她。

“九流你过来看嘛。”刘艺潇招手道。

“好嘞。”我撩起裤子蹲在刘艺潇的旁边,笑看着她的侧脸,听着她的一顿分析。

刘艺潇神色认真的看着何小雪的尸体,脸上的笑意顿减,语气幽幽道:“你听我说完,你就明白我为什么要带你来这了。”

我似懂非懂的点头。

“你也说了,何小雪是上吊死的,但你看她的四肢,完扭曲成另一个角度,还有这胸口的桃木剑……”说着,刘艺潇便动手将尽没在何小雪胸口的桃木剑拔出:“这是一种极其阴险的茅山道法——压尸术。”

刘艺潇话音刚落,周围的光线突然暗淡下来,周围阴风大作,枯树上的树枝沙沙作响。

一阵阴风吹过,我眼看着一个黑影,从村子的方向跑来,几个呼吸之间,便到了我和刘艺潇的面前,正当我以为死定了的时候,那黑影却似乎看不见我们一般,直直的撞向躺在地上的何小雪。

黑影消失,何小雪的尸体突然扭动挣扎,一阵骨头作响的声音,她恢复成人形,站在地上,扬天长啸。

嘤!


gu3.dzhhyy.com  gnbx.dzhhyy.com  h1j7i.dzhhyy.com  k3jb.dzhhyy.com  il1f.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qngaz.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