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小川“嗯”了一声,道:“我听说我表姐马上要和你大堂兄议亲了?”

“是的。”郁棠见他小脸上没有一丝笑意,不禁有些小心翼翼地道,“你不喜欢吗?”

“没有!”卫小川道,“我表姐挺好的,你们家也不错,她嫁到你们家来应该不会被你们家讨厌的。”

卫小川已道:“李家有一个小田庄和我外祖父家的田庄隔得不远。中秋节的时候我去给我外祖父家送节礼,我向表哥打听李家的事。他说,李家那个小田庄里雇的人全是从外地逃荒来的流民,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旁边的人家都不敢惹。他还说,李家从前跟别人家争田基的时候,那些人就跑了过去……”

第五十五章 打草

郁棠听着,心跳如鼓,道:“你要说什么?”

卫小川道:“他们家收留流民,我们能不能告他们?”

朝廷有规定,不允许随意收留流民。

因为这些流民没有户籍,没有土地,为了温饱,很容易铤而走险做些危害他人的事。通常遇到这样的事,要么由衙门出面遣返回原籍,要么就地附籍,奖励他们开荒落户。

如果卫小川所言属实,像李家这样收留流民就有些不对头了。

前世,她好像听说过李家有这么一个田庄,但当时她没有注意。而且,她之所以对这个田庄有印象,是因为后来李家觉得那些流民都不好管束,要把那些流民赶出田庄去,有人不愿意走,曾经闹过事,死了人,李家报了官,后来官衙出面才把这件事平息下去。

林氏为此好几天都心情不好,还为此在家里发脾气,说做人就是不能太仁慈,李家做好事还变成了坏事,以后再也不收留这些流民了。

她当时也觉得那些流民不知道感恩……可如今看来,恐怕情况并不像她前世了解的那样。

说不定卫小川歪打正着,无意间还真的发现了重要的线索。

郁棠道:“从你们家回来之后,我想了很久,觉得要是李家做了坏事,他们是从哪里找来的人呢?毕竟是一条人命,拿到证据告到官府去,他们家也要吃官司的。若想没有后患,或是自家的心腹管事下的手,或是在外面雇的人。李家的管事,我已经去查过了,都好生生的在城里,当天晚上也没有谁不在。外面雇的,敢做这事的,必须是帮闲。我也去问过了,临安城里有名的帮闲这些日子都在临安城,没谁跑路……”

卫小川听着眼睛一亮,道:“所以,害死我二哥的凶手,有可能就是那个田庄的流民?”

郁棠轻轻地“嗯”了一声。

卫小川忙道:“那我请个假,明天就去那个田庄看看。”

“不行!”郁棠道,“你要是被人怀疑了,凭你那小身板,跑都跑不了。我们现在可不能意气用事。”

“好吧!”卫小川丧气地道,“我听我表哥说,那庄子里的人都穿的挺好吃的挺好却不怎么下田做事。这里面肯定有蹊跷。你也小心,别被人发现了杀人灭口。你不是说,我们不能意气用事吗?”

李家雇了小混混来掳她,坏她的名声,和杀人灭口有什么区别?

郁棠道:“你不用担心,我不自己去,我请人帮忙。”

卫小川想想觉得可以,他道:“那我先走了。第一天到县学,老师们要点名的。我不能迟到,你有什么消息,记得让人给我送个信。”

郁棠不好留他,忙道:“你坐我的轿子过去吧!我来付账。”

卫小川拒绝了,道:“我从小路过去,很快的。你不要管我。可惜我们家田庄里的人没有看清楚那两个陌生人的长相,不然我就可以带着人去认人了。”

郁棠舒了口气,道:“还好你们田庄的人没看清楚那两个人长什么模样,像你这样直接带人过去,就算是把人认出来了,他们也有办法推诿。这件事不能这样简单直接,得智取。你快去上学吧,这件事我会办妥的。”

卫小川只是想抱怨两句,闻言垂着头走了。

郁棠回到家一整晚就在想这件事,等到快天亮的时候,她终于拿定了主意,去找郁文。

郁文正在和陈氏把家里清点好的东西都整理出来,准备送到郁博家里,先把郁远的婚事漂漂亮亮地给办了。

郁棠和父母闲聊了几句,朝着父亲使了个眼色。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recvt.dzhhyy.com

pfxwu.dzhhyy.com  4fyp.dzhhyy.com  5mxo.dzhhyy.com  r01m.dzhhyy.com  5gm.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