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樨也怕夜长梦多,为了避免那些拐子觉得风声不对就跑了,她立马就布置了下去,先是让几个年纪小一点的亲卫换上了寻常女子的衣服,找人好好打扮了一番,勉强也算是有了一些仪态了。没办法,训练得太频繁,一个个都已经养成习惯了,行事非常干脆利索,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子。好在女孩子本来也不容易训练出什么肌肉出来,穿上衣服也看不出来,至于肤色黑了点也不怕,抹上一些茉莉粉和胭脂也就能勉强遮掩过去了,然后就是寻找那些拐子出没过的地方,让她们装作是单身女子从那里经过就可以了!

这年头,虽说常有女子在外做工的,但是出门回家一般都是结伴而行,少有落单的。而这样落单的,就很有可能成为拐子的目标。绝大多数女性体质天生要比男性要弱,在单对单的情况下,根本没有多少反抗之力。

老实说,这其实是笨办法,这些拐子并不是经常出来的,他们耳目灵通,一旦发现有什么风吹草动,不对劲的地方,立刻就会缩回去。之前的时候,朱樨就通报了京兆尹,京兆尹那边哪怕是为了将朱樨敷衍过去,都是要多派出点人出来的。要是叫这些拐子得了什么风声,龟缩起来,朱樨就算手底下人再多,也没办法。

不过,朱樨运气不错,或者说,京兆尹那里,压根没把朱樨这个宁国公主当回事。尤其,那两个被拐走的孩子,是朱棡亲卫的孩子,作为文官的一员,他自认是太子一党,对于其他的皇子,天然就敬而远之,并不想掺和这回事,甚至有些阴谋论,觉得是不是朱棡自导自演,想要借题发挥。

因此,京兆尹压根没将这事放在心上,他象征性地派了几个人出来探查,而那些衙役可不知道究竟,他们也如同之前一样,漫不经心地在街头巡视,借着打探消息的缘故,给自个捞一点外快。至于真正上心去找什么的,这是不可能的,丢的又不是什么高门大户的孩子,寻常人家的孩子丢了又怎么样呢!尤其听说还是佃户家的孩子,那就更没什么了,说不定丢了之后,反而还有别的什么际遇呢!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些拐子自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照旧出来溜达,查看有没有什么下手的机会。

然后,他们就栽了。

勋贵人家,自有一套寻人的手段,而那几个被选出来的女兵也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她很容易就在路上留下了隐秘的暗记,朱樨直接带着人顺着暗记摸上了门,将附近还包围了起来。

这些人固然非常狡诈,有人望风,还挖了地窖,弄了暗室,院墙后头还有狗洞什么的,但是碰上人手众多的朱樨,直接就被一网打尽,一下子光是孩子就救出了十七八个,还有五个少女,院子里头还挖出了几个孩子的尸骨,朱樨将人一捆,就直接得意洋洋地去找朱元璋显摆去了。

朱元璋听了朱樨的经历,嘴上夸奖了朱樨一番,又叫人赏赐那几个作为诱饵的女兵,心里头,却是杀气直冒,在这等关头,京兆尹尚且尸位素餐,要是平常无事的时候,岂不是整日高卧?还提什么为民做主!百姓有这样的父母官,简直是前世造孽!

朱元璋对于官员一向苛刻,要求极高,对于贪腐什么的,可以说是零容忍了,这几年,被剥皮实草的官员也是有过好些个实例的,偏偏这样的雷霆手段,似乎效果并不怎么显著,如今一听在自个眼皮子底下,京兆尹居然也敢这般敷衍,朱元璋立马觉得自个忍不了了,也不管这个时候不知道多少藩国的使节就在京城,也懒得让人上折自辩什么的,干脆直接找来了锦衣卫,叫他们去处理!

朱樨可不知道自个这么一来,直接将京兆尹给拉下去了,估计跟京兆尹有关系的那些官员也要跟着倒霉,她正得意着呢!

虽说只是一帮拐子,但是对于朱樨来说,却是一场足以带来巨大鼓舞的胜利,朱樨觉得,自个可以接受难度更高一点的考验了,就开始磨着朱元璋,希望朱元璋给她安排一个正经的差事。

朱樨的理由也很简单,朱标早就入朝听政了,朱樉和朱棡乃至朱棣也都陆陆续续开始参政了,没办法,他们将来都是要出去开辟他们自己的藩国的,要是不懂治国之术,光知道马上打天下,马上可治不了天下!尤其,新开拓的地方可比大明的情况复杂多了,所以,现在先看一下大明这边治政的手段是必须的,当然,这种事情也要因地制宜,生搬硬套可不成!将来好不容易将地方打下来了,结果因为治国不利,三天两头要平叛,那可就是笑话了!

朱樨表示,自个的将来可不是如同姐姐临安公主一样,找个差不多的勋贵子弟嫁了,自己将来也是要出去打下自己的一番天地的,所以,她也得有个正经的差事。

朱元璋同样一本正经地给了朱樨一个差事,嗯,现在京城里头来了许多藩国的使节,正好让朱樨在鸿胪寺挂个职,跟这些番邦使节打交道。

在朱元璋看来,朱樨之前从来没有什么类似的经验,所以,跟番邦使节打交道可以说是最安全的事情了!那等跟大明不和的,迟早都要做过一场,所以,就算是朱樨把人得罪了也没关系,还可以正好找个茬,将人揍一顿,让他们知道大明的厉害。至于那些臣服大明的小国,就算朱樨有什么失礼的地方,难道他们还敢跟大明计较不成!

朱元璋虽说不知道有句话叫做弱国无外交,但是他已经无师自通了这个原则,既然大明是周围最强大的国家,那么,哪怕朱樨再无礼,也不会造成什么不可收拾的后果。

朱樨虽说觉得这事跟她的能力有些不对口,不过事无大小,之前抓拐子的事情就是个开胃菜而已,而接待使节这事已经算是正餐了!

朱樨琢磨了一下之后,觉得想要接待那些使节,怎么着都得先了解一下人家的风土人情吧。因此,朱樨直接先去了一趟鸿胪寺,将所有关于这次来访藩国的资料都要了一份,带着自个的那些属官看了起来。

一帮女孩子一开始的时候就是当做奇闻志异看的,要知道,一些藩国的一些风俗还是挺奇怪,挺有意思的!鸿胪寺的资料很多都是来自于宋朝和元朝,这两朝跟周边国家的交流其实是比较频繁的。宋朝的时候是因为商业发达,海贸极为兴盛,而元朝呢,更大程度上是因为元朝的疆域非常大,影响力辐射也比较远,欧洲那边也有人通过丝绸之路过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鸿胪寺这边的卷宗记载的许多风俗习惯就非常丰富了,哪怕朱樨将这些卷宗平均下来分配到了各个属官手里,每个人都需要花不少时间才能看完。看完自己的那一份之后,她们再互相交换一下自个所知道的一些关键信息,也就差不多可以了。

感觉自个准备得差不多了,朱樨就准备履行自个的职责,先去跟各方使节做个初步的交流,看看对方的态度如何。

朱樨虽说目前还没有决定好,将来自个的藩国建在什么地方,但是,她觉得,自个迟早要跟这些国家打交道的,先看看这些地方的气候如何,特产如何,然后再做个决定,岂不是很好?

朱樨一点也没有隐瞒自己的想法,她还直接跟那些属臣交流了一下意见,朱樨的意思很简单,你们既然已经是我的属臣了,那么,将来你们也是可以跟我一块儿出去开疆辟土的,到时候,在我的国家,你们也可以封公封侯,做丞相,做将军,也省得到了成婚的年纪,家里给自己弄个自己不喜欢的丈夫,还不能摆脱!等到到了自个的地盘,男人不讨自己的欢心,直接和离,另外找个合心意的就是了!

别看朱樨这会儿其实还没真的开窍,但是对自个未来的丈夫已经有了一个概念了,朱樨挥舞着自个的胳膊,说道:“我将来呢,是要做女王,直接招夫的,到时候就招个细皮嫩肉的小白脸,他要是敢不听我的话,我直接就能捏死他!”说着,她示威一般攥了攥自个的拳头。

一帮勋贵家的千金几乎个个两眼放光,这话听起来很有道理啊,她们要是嫁的都是差不多人家的子侄,到时候有什么言语不和的时候,只怕非对掐不可,还不如找一个没什么力气的小男人,要是对方不听话,直接锤死换一个好了!

她们从小生活在这个圈子里头,知道的事情其实很多,比如说,之前被追封了国公的冯国用,他当年是朱元璋的亲卫首领,但是还有熬到朱元璋称王建制,就旧疾复发,哪怕发现得比较及时,当时被救了回来,但是后来一直缠绵病榻,没一年就过世了!

冯国用虽说追封了国公,但是儿子冯诚一开始并没有能够继承国公的位置,一直到他之前跟着傅友德征战有功,这才算是继承了国公之位。冯国用除了冯诚这个儿子之外,还有一个女儿,冯国用死了,儿子可以上战场立功,但是女儿只能跟着叔叔冯胜一家子生活。

冯胜对这个侄女并不算坏,眼看着侄女年纪到了,自然要给她安排一桩婚事,千挑万选选了个所谓的青年才俊,嫁妆也准备得极为丰厚。结果呢,所托非人,那家伙看着人模狗样的,实际上就是个白眼狼,吃着冯家的,住着冯家的,居然在外头养外室,还整日里流连青楼画舫,以至于冯氏抑郁成疾,年纪轻轻就过世了。冯氏过世之后,冯胜才知道自个的侄女居然过的是这种日子,这会儿后悔也晚了,就算是要将那个混账碎尸万段,也不能将侄女救回来。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uimp.dzhhyy.com

f32p.dzhhyy.com  n7v.dzhhyy.com  acl.dzhhyy.com  1nmm.dzhhyy.com  vvo4.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