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幽在知晓了牧尘先前的所作所为后,也是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她有些庆幸的道:“多亏了你将他们破碎的骨骸凝聚,这才留住了他们最后一丝意志,先前他们应该是感应到了邪气,这才激活了那最后的意志,然后联手将他身体上的邪气驱逐。”

牧尘苦笑了一声,他显然同样没想到,这一时间的随意所为,竟然会留下这般因果,这一次如果不是借助着这些陨落强者的意志,恐怕他与九幽,还真是只能负伤逃遁了。

“他现在怎么样?还算活人吗?”牧尘目光转向了那道灰袍人影,忍不住的问道,后者如果真的是远古天宫的人,那么想必他会知道不少关于远古天宫的准确信息。

“呵呵,我万千载之前就已陨落,邪气入体,封印了我的意志,虽说也借此保存下了肉身,但这仅仅只是表面想象而已,如今邪气消散,我这肉身,应该也会很快化为灰烬了。”一道略显沙哑的声音,突然在此时轻轻的响起,那声音深处,似是拥有着解脱般的如释重负。

牧尘与九幽都是微惊,他们这才发现,那灰袍人影双目之中已是再度有着神采凝聚,只不过任谁都是看的出来,那仅仅只是回光返照罢了。

灰袍人影此时的神智显然是有所恢复,他望向两人,旋即躬身深深拜了一拜,道:“多谢两位助我解脱这邪气入侵之苦。”

牧尘与九幽连忙回礼:“前辈客气了,前辈乃是因为守护大千世界而陨落,我等后辈之人,算是受之余荫,这些事情,都是义不容辞。”

那灰袍人影柔和的笑了笑,他望向两人,道:“眼下我这肉身已是坚持不久,两位的大恩,我应该无力报答,若是你们想知道什么的话,可以尽管相问,我会尽数告之。”

他显然也是看了出来,牧尘二人似乎是对于他远古天宫的身份极感兴趣。

牧尘闻言则是面色微喜,抱拳道:“前辈可是远古天宫之人?”

“我乃远古天宫第四殿主座下首席弟子,萧青云。”灰袍人影微微一笑,在他说出远古天宫时,他那干枯的面庞上,掠过了深深的自豪,显然这是他引以为傲的身份。

“第四殿主?”牧尘与九幽则是面面相觑,显然是对此感到极为的陌生。

“当年我远古天宫,共有七殿,七殿各有一主,而在七位殿主之上,便是天宫之主。”

萧青云见到两人脸庞上的迷惑,眉头轻轻的皱了皱,眼中掠过一抹忧愁,他犹豫着轻声道:“不知道如今在这大千世界,我们远古天宫……”

牧尘苦笑一声,道:“前辈,如今的大千世界,已经没有远古天宫了。”

萧青云的神色顿了顿,他沉默了好半晌,整个人的精气神仿佛都是消散了下去,他喃喃自语:“竟然连我远古天宫都没能熬过那场天地大劫吗……”

“前辈,据说如今的远古天宫,隐匿在天罗大陆的空间深处,常人根本无法寻得,不过那远古天宫内有着我所需要之物,所以我想要进入其中,不知道前辈能否帮我?”牧尘小心翼翼的道,那眼中满是期盼的望向萧青云。

萧青云闻言,则是愣了愣,最终苦笑道:“抱歉,能够将远古天宫隐藏起来,那必然是宫主所为,他神通通天彻地,他若是有心隐藏,我恐怕也并不知道如何找寻远古天宫。”

牧尘听到这话,心顿时变得拔凉拔凉起来,他原本以为萧青云能够给他一些准确的情报,但哪里料到,他知道的东西似乎比他还少。

萧青云见到牧尘的面庞,似也是有点尴尬,他干咳了一声,道:“不过你也不用着急,我虽然不知道远古天宫的所在,但我想我的老师,第四殿主应该知晓。”

“第四殿主?”牧尘一阵头疼,这种远古的人物,现在恐怕早就是陨落了,让他去找寻的话,还不如直接满天罗大陆找远古天宫更来得实在。

“殿主也陨落在了这片战场上,以他的能力,就算是陨落了,应该也会有着意志残留,如果你们能够找到的话,应该可以获得远古天宫的信息。”萧青云轻叹道。

牧尘一怔,与九幽对视了一眼,那位远古天宫的第四殿主,恐怕应该也是处于地至尊的实力,这样说来的话,他的意志应该会留在一座地至尊秘藏中,可想要在这陨落战场中找到被这天地间的大阵隐匿的地至尊秘藏,就算是曼荼罗都没绝对的把握,他们这点实力,又怎么可能办得到。

萧青云冲着两人笑了笑,伸手在怀中一阵摸索,然后取出了一个幽黑色的罗盘,罗盘之上,仿佛是有着一道道奇异的光纹若隐若现着。

“虽然行尸走肉了无数年,不过对于这片战场的变化,我却还是知晓的,这件灵罗盘是我远古天宫之物,能够探寻这战场之中的那种奇特力量,因为这灵罗盘原本是殿主之物,里面拥有着他所留下的一丝印记,所以当你们接近了殿主陨落之地时,它会给予你们一些指引。”

牧尘眼睛微亮的接过这道黑色罗盘,心跳却是忍不住的加剧了一些,因为他很明白萧青云嘴中所说的这片战场中的奇特力量是什么,那真是他们现在最需要的陨落源气!

那也就是说,只要拥有了这道罗盘,他们就能够知晓那些遗迹的所在方向,这对于他们抢夺陨落源气,提炼陨落源丹,简直是给予了天大的帮助。

更何况,这罗盘竟然还会指引他们找到那位远古天宫,第四殿主的陨落之地,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地至尊秘藏,如果找到,必然能够让得他们大罗天域抢占先机!

牧尘与九幽对视,眼中都是有着一抹掩饰不住的惊喜,这萧青云,还真是给予了他们一份真正的大礼!

“这也是我所能够给你们的最后一点帮助了。”萧青云冲着两人笑了笑,他的身体,在此时逐渐的散发着光芒,整个肉身都是在逐渐的崩溃,显然他已经是坚持到了极限。


uwhn.dzhhyy.com  8t8w.dzhhyy.com  i716.dzhhyy.com  yy6q.dzhhyy.com  0jh.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sxpbna.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