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赵海离开之后,青峰子这才转头对青阳道:“青阳啊,你觉得青影能不能处理好虎贲堂的事情?这虎贲堂不但对我们青峰一脉很重要,对于宗门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了,绝对不能出任何的差错。”

青阳沉声道:“师父,我相信青影的能力,他的能力是很强的,而且其它人也全都知道青影的身份,绝对不敢造次,请师父放心好了。”青阳必须要为赵海打保票,因为赵海是他的弟子,赵海做的好,他的脸上也有光,所以他必须要支持赵海,不然的话,让人一说起赵海,就会说,连自己的师父都不支持,就更不要说别人了,那对赵海将会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打击,所以青阳必须要支持赵海。

而赵海这个时候却是已经回到了玄符洞那里,他先是见了乐文真,等到乐文真到了赵海的院子之后,赵海就请乐文真到客厅里坐了下来,乐文真在那里坐了下来,有些复杂的看着赵海,他真的是没有想到,当初自己的一个死士,竟然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就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他,现在赵海在青扬宗里已经是一个实权人物了,而不过还是玄符一脉的一个外门弟子,什么都算不上,这让他的心里,真的是感到十分的沮丧。

赵海看着乐文真的样子,微微一笑,沉声道:“师兄,这一次我成为虎贲堂的堂主,师父已经准我在玄符一脉这里选人,带入到虎贲堂里去了,本来我是准备带师兄你去的,但是后来师祖的话,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

乐文真听说赵海要带他到虎贲堂,他本来是十分的兴奋的,但是一听赵海这么说,他的神情不由得一黯,不管怎么说,他都没有机会进入到虎贲堂,这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打击,他真的想要加入虎贲堂。

赵海看着他的样子,笑着道:“师兄,我之所以没有选你进入到虎贲堂,是因为师祖让师父,在我玄符一脉之中,多培养几个真传弟子,也就是说,你是有可能成为师父的真传弟子的,而且有很大的可能,所以我没有让你加入虎贲堂,加入虎贲堂虽然风光,但是虎贲堂的待遇,是不可能比真传弟子相比的,所以我没有让你加入虎贲堂,就是希望师兄你能明白,成为真传弟子,才是你更好的出路。”

乐文真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却是两眼一亮,他十分的清楚赵海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要是赵海说的是真的,青阳真的要在收真传弟子了,那他们这些外门弟子,是最有机会的人,所以在这个进候,让他加入虎贲堂,确实是有些浪费了。

一想到这里,乐文真马上就冲着赵海行了一礼道:“多谢师弟了。”他在谢赵海告诉他这个消息,而并不是在谢赵海,没有选他加入虎贲堂,虎贲堂其实也是一个好去处,但是与真传弟子相比,却还是在差上一些的。

赵海点了点头,随后对乐文真道:“好,师兄知道就好,不要告诉别人,师兄请回吧,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了,马上就要去虎贲堂那里了,以后我们有时间在绪不迟。”

乐文真点了点头,冲着赵海行了一礼,接着转身离开了,在乐文真离开之后不长时间,王星就来到了赵海的院子,到了客厅之后,也给赵海行了一礼,赵海请他坐下之后,就摆了摆手,让仆从退下去了,等到仆从退下去之后,赵海这才对王星道:“王师兄,师父要收真传弟子了,我希望你能努力一些,成为师父的真传弟子,这对于你,对于门里,都有好处,至于说拖里门里的事情,我希望你把这件事情忘了吧,你可能做到?”

王星这些天一直都是战战兢兢的,他当初想拉着赵海一起离开地狱门,甚至可以说是背叛地狱门,但是赵海没有同意,这让王星一直都是十分的不安,他担心自己会出事儿,担心赵海会告发他,那样的话,他绝对没有活路,但是这些天,赵海一直没有针对他,这让他更加的不安,现在一听赵海这么说,王星马上就站了起来,冲着赵海行了一礼道:“是,请师弟放心,从今天开始,我一定忠心为门里办事儿,绝对不会在有不该有的心思。”

赵海看着王星的样子,点了点头道:“好,记住你说的话,要忠心的为门里办事儿,也要忠心的为我办事儿,好了,你可以走了。”王星应了一声,接着转身离开了,他一边往回走着,一边在想着赵海的话,什么叫不只是要忠心的为门里办事,还要忠心的为他办事儿?这话是什么意思?突的王星脑中灵光一闪,他终于明白赵海这话是什么意思了。

第二百五十一章 虎贲堂

赵海站在阳符山上,两眼微闭,在赵海的身后,站着一百人了,这一百人,正是之前跟着他一起在巴玉国那里做战的那一百人,他们全都是玄符一脉的人,他只是把这一百人带了出来,并没有带其它的人。

赵海现在所控制的虎贲堂,人员的组成,其实是十分的有意思的,其中有三百人是记名弟子,还有五百人是名门弟子,剩下的两百人是外围弟子,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人员组成,就是因为他们是战武堂的预备队,同时其实也是为了培养自己的人才梯队,当然,也是为了各种各样的行动方便。

在没有发生这一场大战之前,其实各宗门之间也并不太平,大家明争暗头的次数可是不少,发生了这一次的事情之后,虽然各宗可能会老实一段时间,但是争斗绝对不会少的,因为经过这一次的事情之后,各宗之间的仇已经结下了,要说他们能放下仇恨,从此之后在没有了争斗,那是没有人会相信的。

而各宗门这间的争斗,绝对不只发生在那些高等级的修士身上,也不会只发生在低等级的修士身上,各种各样的争斗,绝对不会少,而在各宗门之中,几乎是有一个约定,那就是,我派出外围弟子等级的人攻击你们,你们也必须要派出外围弟子等级的人反击我,不能派更高等级的人动手,除非是发生了宗门之间的大战,不然的话,这个约定各宗门之间都会尊守,最少是明面上的尊守。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各宗门其实都需要一个实力强悍,又包括各种等级修士的战队,所以虎贲军也是一样,记名弟子的等级,一般都是在星宿级到天罡级左右,而外门弟子的等级,一般是在九宫级到士级之间,外围弟子的等级一般都是三才级到九宫级,在低等的就几乎没有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虎贲军的组成才会如此的奇怪,各种等级的人全都有,但是除了赵海之外,最高的等级也就是天罡级了,要是真的有达到地煞级的话,马上就会被战武堂给选走。

而现在赵海他们是第一次到阳符山这里来集合,赵海先到了,但是其它的弟子却还没有到,所以赵海就站在阳符山顶上等着其它虎贲堂的弟子到来,他身后的玄符一脉弟子,都知道赵海的脾气,在这个时候,最好是不要说话,不要乱动,所有人都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所以他们一个个全都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一个出声的,乱动的都没有。

一直到辰时末,这才有人陆陆续续的到达,那些到了的人,发现赵海他们都站在那里,没有人开口,他们一时之间还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有一些聪明的,马上就找了一个地方,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而那些笨一点的,却还在那里低声的说着话,讨论着。

赵海一直等到所有人都到了之后,这才睁开了眼睛,而一些聪明一些的弟子,这个时候也发现了问题,之前宗门里说过了,虎贲堂只有一千人,但是现在在阳符山这里的人,最起码有两千人了,这让他们都有些不解,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赵海这个时候,也睁开了眼睛,他看了下面的众人一眼,下面的众人一看到赵海好像是睁开了眼睛,有话要说的样子,他们也不在开口了,一些之前还在说话的人,也全都闭上了嘴,全都看着赵海,一个个站的笔直。

赵海看着众人的样子,沉声道:“从今天开始,虎贲堂就成立了,从天开始,阳符山就改名叫虎贲山了,这是宗门对我们的期望,我也希望大家不要辜负了宗门对大家的期望,大家可能也注意到,在虎贲山这里,有两千人,而并不是宗门所说的一千人,为什么会这么呢?我现在就可以告诉大家,因为你们之中的一半人,会被直接就淘汰掉。”

一听赵海这么说,下面的人不由得一阵的骚动,他们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在他们接到通知的时候,还是十分开心的,他们以为自己就是虎贲堂的人了,却没有想到,竟然还会有一半的人会被淘汰掉,这太让人感到意外了。

赵海看着他们的样子,随后开口道:“宗主当初在找我谈虎贲堂的事情时,我就跟宗主说了,虎贲堂最一开始只需要一千人,但是却必须有两千人,或是两千人以上,前来这里报道,然后我会淘汰掉多余的人,剩下的人,才会成为虎贲堂的人,我虎贲堂,只有精英,不要饭桶,明白了吗?”

众人齐声道:“明白。”同时他们的眼中也全都燃起了斗志,他们都是修士,一个个全都是心高气傲,没有人想要被淘汰,没有人想当饭桶,所以他们身上的斗志,全都有被赵海的话给点燃了。

赵海看着他们的样子,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道:“你们不要以为,你们两千人,就只有一千人会被淘汰掉,不要忘了,我身后还有一百人呢,而他们是不会被淘汰掉的,甚至可以说,他们将会是你们的半个教官,所以他们不会被淘汰掉,也就是说,你们两千人争的,其实只有九百个名额,所以打起精神来吧,要是你们真的被淘汰了,那就只能是从那里来,回到那里去,到时候丢人的,可就是你们自己了。”

一听赵海这么说,那些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不服气的神情,看着赵海身后那些人的目光,一个个都显得十分的不善,不过赵海身后的那些人,却是一点儿也不惧,一个个站的笔直,两眼狠狠的盯着那些人,气势上是一点儿也不输给他们。

赵海看着他们的样子,微微一笑道:“很好,气势很足,我很喜欢,下面,就是我给你们的第一个任务,自己在阳符山这里,给自己建一个洞府,面积不需要太大,可以住一个人就可以了,洞府想要建在那里,随你们喜欢,但是如果你喜欢的位置被别人给占了,那么你们就需要自己抢回来,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好了,去准备吧。”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sfq44.dzhhyy.com  kh6rb.dzhhyy.com  ew8br.dzhhyy.com  uv7.dzhhyy.com  49ch.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