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不在啊,那只能下周再给他了。

“好吧,谢谢啊。”

她道完谢,转身往楼下走。

晚上,关小南坐在房间内的书桌前,低头看着周桀的参赛证,伸手戳了戳他的脸,“啧,怎么永远都是这副样子,笑一笑会死?”

说来,她好像确实没见过周桀这人发自内心的笑过,而且一般就算笑,也是冷笑和嘲笑。

抬头想了想,她试着在脑子里幻想一下周桀笑起来的模样,顿时摇了摇头。

额,一股违和感。

关小南随手把参赛证放在一旁,桌角的手机响起,她扫了眼屏幕是珍珍。

按下接听键,没等那边说话,她直接开口,“哎哟,我的小珍珍啊~”

曾惜顿了几秒,“……打错了。”

关小南:“诶,哪有你这样的啊!”

“你什么时候不这么夸张,我就不会这样了。”曾惜无情拒绝她的热情。

关小南:“不行,我这是为了保持我的热情,我怕我每天和周桀在一起,我会被他的冷漠潜移默化。”

曾惜闻言挑了挑眉,“怎样的潜移默化?”

“等下,我模仿给你。”关小南清了清嗓子,面无表情,压着声线:“曾惜,有事?”

虽然曾惜没见过周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关小南这人平常给她描述太多,她完全可以想象到这人怎样的人。

她轻笑着:“你不就喜欢他那样吗?”

“No,No,No。”关小南摇着头,“我一直在探索他的另一面。”

曾惜不管她想干嘛,虽然第一次听到关小南给她打电话说喜欢上周桀的时候,她确实没想到,因为她知道关小南,表面看着整天嘻嘻哈哈的,但骨子里和她没什么两样,生性冷淡。

而且这份冷淡自关和沈君去世后,深深透入了她的心,似是寒冰冻结了一般。而关爷爷和爷爷注意到了她的变化,派人接她去了H市。

关小南走了,带着这份心,逃离了Z市。

而现在这冷淡的人居然和她说喜欢上了一个男生,而且是同样冰冷的人。

不知道是一时兴起还是其他的,她只当她是随便玩玩。

曾惜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开口问她:“你下周要来Z市?”

刚才关小南已经给她发了来Z市的信息,她刚刚才看到。

关小南闻言应了一声,扯动一旁的参赛证,“不过可能和你见不到面,我们是过去参加数学竞赛,可能比完赛就直接走了。”

曾惜没在意其他,只是抓住了她话中的两个词,“我们?”

关小南微笑,低头看参赛证上的名字,指尖在上头敲了敲,“对啊,我们。”

“我和周桀。”

没等曾惜说话,关小南又接着开口,“啊,一个美好的约会就这样开始了。”


tlsc7.dzhhyy.com  pbx2.dzhhyy.com  7ef.dzhhyy.com  xvx.dzhhyy.com  j9xs.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t2a.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