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王望着她。

她颔首抬步,往前走了。

……晏衡被靖王妃抓了壮丁,搬了几筐药材在太阳底下晾晒,一面跟庑廊下坐着碾药的靖王妃唠磕:“您最近不跟官眷们吃茶串门了?”

靖王妃道:“英国公家里老太太重病了,忙着呢。荣国公夫人早两日才来过咱们家。东乡伯夫人势利样儿,没什么可聊的。

“其余相熟的官眷都是隔三差五往我这儿来,我都是抽着空才能忙乎点自己的事情,哪里闲了?”

晏衡道:“那李南风她娘可比您忙得多。”

“那还用说?他们一大家子的事呢。”

晏衡撸袖刨着簸箕里的当归,拍拍手要回屋,头一抬就看到靖王进院门了。扭头看了眼还埋头碾药的靖王妃,他清了下嗓子,高声道:“父亲来了?”

第158章 毛没长齐

靖王边走边瞅他:“好好干活!”

靖王妃手里辗杖顿了顿,看着沿庑廊走过来的他,随后又低头继续起来。

“怎么自己碾上了?”靖王道,扭头看见晏衡:“你牛高马大的,怎么让你娘干这粗活!”

晏衡摊手:“我不在晒药么!回头晒着了母亲,您又该怪我不帮她了。”

靖王妃的药材向来只她自己一个管着,不让下人碰,毕竟药不是寻常之物。

靖王收回目光,撸袖子来夺辗杖:“我来。”

靖王妃不让。

靖王还夺她还不让,他便一笑,一把扯开她,坐下来熟练地碾起来:“你傻呀,你男人什么不多,就力气多。这种粗活你不让我干,那不是便宜了我。”

靖王妃听他这么说,索性丢给他了。

晏衡把晒过的一簸箕药端回来,瞅着靖王道:“沈家老太爷进京了,父亲怎没陪着老丈人用过饭才回来?”

靖王抡起碾杖往他抽去,晏衡脚尖一点,踩着柱子跑屋檐上去了。

“有胆你别下来!”

靖王指着他骂完,坐回来又看向翘腿坐在旁侧的靖王妃:“用什么饭?我又不是去探亲的。这熊孩子真不会说话!”

靖王妃拨弄着篓子里的药,没搭理。

晏衡蹲在梁上说:“那沈侧妃他们过去了,沈家老太爷没说什么?”

“说了。”靖王左手扶着碾杖,右手往碾槽里添了点药材,正经起来:“人是我着人接过来的,他沈栖云打了我晏家的人,自然得对我有个交代。

“明日沈栖云辞官,我会再请上许淮生一道去往沈家,把沈芙出阁那日的事让沈栖云夫妇当面说清楚。”

他接着又说了几句,话虽简短,但该交代的都交代清楚了。以至于晏衡觉得他压根就是说给靖王妃听的。

靖王妃坐着没走,听到此处神色渐渐缓和了些。

沈家人具体怎么样她不甚清楚,但沈栖云这一房的立足不正是明摆着的,他辞官归乡后,晏家是断不会让他再任职,至于沈亭,且放个外任,有家族压着他,态度摆正了也还是有前途的。

沈侧妃肯定也不止受了沈栖云夫妇的委屈,但到底也仗着娘家平安过了那么多年,那些此后不再看不清楚的,就且不理会呗。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tfcvsi.dzhhyy.com

2gr.dzhhyy.com  b0r.dzhhyy.com  9qh1.dzhhyy.com  rj3j.dzhhyy.com  wnkw.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