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倒是爻森自己没所谓地和邵涵聊起第二轮的比赛来,并且告诉了他和德国队对打需要注意的一些地方,半开玩笑道:“输了也不是没好处,至少第三轮Titans不会和诺亚碰上,现在让我打,我真舍不得。况且明天白悦就回来了,没关系。”

邵涵微微放下心,道:“在赛场上可别和我客气,你要是放水的话我会生气的。”

以前的邵涵可从来不会主动说“我会生气的”这种话,爻森忍不住弯起嘴角笑,心想他家小左真是越来越像是吃可爱多长大的。

晚上进行的第三轮比赛对于目前比分为2-0和0-2的队伍来说都非常关键,这些队伍如果再次连赢或者连输的话就可以直接省去第四轮的比赛。

Titans在第三轮小组赛里战胜了对手获得了2-1的比分,诺亚方舟则惜败了一次,遗憾地与直接免赛第四轮的机会擦肩而过。直接撞了大运分到奥丁队的NL不到二十分钟就输了,比分降到了1-2。

在这三轮比赛当中,眼镜蛇除了第一轮输给了Titans之后便一路保持了胜绩。

伴随着免赛第四轮的八只包括四支3-0和四支0-3的队伍的名单公布,第三轮比赛宣告彻底结束,剩下二十四支队伍参加的第四轮比赛将在明天上午九点准时开始。

Titans回酒店之前打算在外面吃宵夜,诺亚方舟的教练要开短会,邵涵没法和他们一起,爻森便直接把自己房间的房卡给了邵涵,让他结束之后直接去他房间等他回来就行。

开完会之后,邵涵便去了爻森的房间等他,坐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用平板看今天Titans的比赛转播。

爻森他们和德国队那场比赛输得确实非常可惜,可以看出来德国队完全有针对爻森个人的一套战术,爻森整场被控防得很死。

导播时不时地把镜头切到爻森身上,他沉稳地和队友交流,被控防的时候也会微微皱眉。虽然邵涵见到的大多都是平日里的爻森,但他在赛场上的模样,无论什么时候看都有着别样的魅力。

邵涵正盯着屏幕发呆,房门处就传来了敲门声。

爻森:“宝贝我回来啦。”

邵涵走下床给爻森开门,爻森走进屋里的手里提着给邵涵打包的东西。他看见床上放着的平板电脑上正暂停着一段视频,视频画面正好停在爻森的画面上。

邵涵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脸顿时有些红,现在关掉倒显得欲盖弥彰了。爻森从身后把他一抱,调侃道:“这么等不及我回来?”

邵涵窘迫道:“我只是在看你们的比赛。”

爻森心知肚明不说破,也想洗漱完早点上床和他暖烘烘的小左躺进一个被窝里一起看比赛,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

爻森拿出来一看,来电人竟是有好一阵没有联系过的钱浩。

爻森:“你先看,我接个电话。”

为了不打扰邵涵看比赛,爻森走到了阳台接起了电话。钱浩虽然已经退役了,但对电竞的热情还是丝毫没有消退,再加上现在复赛也进行到白热化阶段了,就忍不住打过来和爻森聊起比赛来。

两人以前是同学,又都有职业选手经验,自然是有许多话题可聊,不知不觉就聊了许久。

邵涵看完了一场比赛,爻森居然还没打完电话,邵涵一看时间,他都讲了半个小时了。

邵涵平时不是会在意这些细枝末节的人,但这通电话确实有点太久了,久到邵涵心里忍不住有了几分隐隐的酸味。

邵涵又等了十分钟,爻森那通电话还是没有要讲完的迹象,爻森甚至心情愉悦地笑了好几次。

邵涵悄悄地关了平板,轻轻地走下床来到阳台上的爻森身后,听爻森的回话对方应该是和他在聊这次的比赛,说的内容还挺专业,对方说不定也是个职业选手。

邵涵轻轻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又默默地走了回去。

爻森偶然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邵涵掀开被子往床上躺。他哑然失笑,对电话那头的钱浩道:“钱浩,时间也不早了,咱俩回头再聊吧。”

“哇,都快九点了,我都没注意我们居然说了这么久,行,你早点休息,明天加油!”

爻森挂了电话走回屋里,邵涵回头看着他,忍不住问道:“……你和谁讲电话?”

“钱浩,还记得我以前和你提过吗?”


j0i.dzhhyy.com  7117.dzhhyy.com  u0xb.dzhhyy.com  31ee.dzhhyy.com  ydh.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tguud.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