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风寒感冒患者,还有感冒伴有咽喉炎的也不适合喝菊花茶。

4、老人、儿童、孕妇,这三类人脾胃比较虚弱,和菊花茶容易引起肠胃疾病。

明天给大家叨叨一下中医上泡菊花茶的几种方法和功效~

第184章 黄鸟小区(12)

夏诗雨脸上露出了一丝慌乱之色,她不是个好人,却也绝对不是一个蠢人。曾经她也傻过,但那不是中二期吗?她这辈子虽然短暂,但却足够多姿多彩。在做了几乎毁掉自己生活的蠢事,被父母带回幽州市放在身边教养之后,夏诗雨才明白自己那时候有多蠢。

之后她一切重新开始,远离了过去的种种,生活也步入了正规。夏诗雨明白,她这些年之所以能够过得这么如意,靠的一是她父亲的钱财,而是她自己的美貌,当然他父亲的钱财还是主要的。所以她自己怎么作死,却是绝对不愿意连累父亲的,不是什么父女情深,纯粹出于利益的考量。

夏诗雨眼神在在场所有人的脸上逡巡,所有人全都在看着她,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她想要从他们的脸上看出张鸣礼的威胁是真是假,那是不可能的了,毕竟他们不是特殊部门的精英人才,就是身经百战的任务者,就连赵清音都是几十年的厉鬼了,哪里会被一个小姑娘看出自己的心思?

就算夏诗雨不是一般的小姑娘,而是个心机深沉的女孩也没用,她经历的事情最多也不过是同学之间的勾心斗角罢了,到底还是太嫩了。夏诗雨攥着毛毯,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

张鸣礼也不催促,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夏诗雨终于抵不过这么多目光的压力,她竭力镇定地看着张鸣礼,小声地说道:“事情和我爸爸没有关系,我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们,你们别找他。”真是感人的父女之情,假如夏诗雨这么说,不是考虑到只有她父亲没事才有可能保住她的话。

张鸣礼不置可否地说道:“这取决于夏小姐你的配合度了。如果你确实对我们有所帮助,而令尊也确实没有做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的话,我们可能也不会为难一个合法商人。”

夏诗雨瞪大眼睛看着张鸣礼,有些拿不准他话里的意思,这到底是威胁还是承诺?

要不怎么说语言实在是一门艺术呢?张鸣礼的话,可以理解成如果夏诗雨不配合,他们就会去为难她父亲,无论她父亲有没有违法犯罪。实际上,如果公权力想要去为难一个人一家公司,是很轻松的,甚至在程序上也完全可以做到合理合法。偏偏,张鸣礼这句话本身又没有毛病。

当然,这句话也可以理解为一种暗示,暗示只要夏诗雨配合他们的工作,并且确实做出了足够的贡献,即便她的父亲做了错事,他们也可以既往不咎。毕竟犯罪行为,要被发现才能称为犯罪。但同样的,即便张鸣礼确实是这个意思,他的这句话本身也不足以成为夏诗雨拿捏他的把柄。

同时,如果夏诗雨直接按字面意思理解也完全没有问题,公事公办,合理合法。夏诗雨……夏诗雨很想问清楚张鸣礼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抬头看了看围在周围的人,知道张鸣礼不可能给她那种承诺。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夏诗雨只能自己去理解,并寄希望于自己没有猜错。

最重要的是,夏诗雨不敢去赌最坏的可能性。“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夏诗雨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而她这种生活的保障真是她父亲的财富,她不能失去这些。

夏诗雨眼珠子转了转,说道:“我告诉你们,但是我确实知道的不多。开学前六天,我打算去做一个短途旅行,去野外寻找一些植物。我对龙舌兰属的植物比较感兴趣,这个种属的植物是外来物种,但现在在山间野地里也生长了不少,我想要调查一下它们的野外生长情况。”

曹秋澜表情古怪,据他所知,国内野外生长有龙舌兰属植物的都是南方的省份,距离幽州市可一点都不近,夏诗雨管这叫短途旅行?不过曹秋澜也懒得纠正夏诗雨的说法,只静静地看着她的表演。包括张鸣礼,也不管她的东拉西扯,只是看着她,看她到底能说出什么花儿来。

夏诗雨被他们看得有点紧张,咽了口口水,继续说道:“我到了国内野生龙舌兰属植物,主要是剑麻生长最多的城市,找了一个当地的向导和我一起上山了。”

“我们在山上呆了四天时间,除了寻找龙舌兰属植物,我还拍摄其他一些植物,还有山上的美景。第四天晚上,我和向导在山上的一个河谷里露营,我最后的记忆是坐在河边看星星。”

“后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说的都是真的,如果你们不相信的话,可以去找那个向导,他可以证明我说的话。”夏诗雨说着还报出了自己去的地方的名字以及那个向导名字。

曹秋澜抬抬手,示意周文生他们让人去查证一下。他其实倒是并不怀疑夏诗雨说的这段话的真伪,毕竟这些如果说假话也未免太容易被拆穿了,夏诗雨没有这么傻。但他们也确实不能夏诗雨说什么就信什么,所以查证还是需要去查证一下的,就像之前柳俊年说的内容他们也是查证过的。

另外,即便夏诗雨所说的属实,他们也需要找到她所说的那个向导,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同时,曹秋澜也不相信夏诗雨说的就是全部的真相了,她必定隐瞒了一些东西。

张鸣礼挑眉说道:“所以夏小姐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南方回到幽州市的了?”

此时,张鸣礼的语气已经没有刚刚那么平和了。但夏诗雨也有自己的考虑,她硬着头皮点头,说道:“我确实不知道,我在山上失去意识之后,再醒来就是刚刚了。我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甚至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我失去意识的时候到底过了多久。”

张鸣礼笑了笑,没有继续就这个问题追问下去,转而说道:“看来夏小姐还是无法信任我们。既然夏小姐暂时不想谈现在的事情,那不如我们先来说说当年的事情吧?据我们查到的资料,夏小姐初二的时候,曾经因为校园暴力迫使一个女生在学校自杀?夏小姐还记得这件事情吗?”

夏诗雨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扭曲,这件事情可以说是她的忌讳,是她试图永远埋藏的过去,是她光鲜亮丽外表下的污点。这是一件她原本以为已经被遗忘的过去,夏国那么大,幽州市和她的家乡距离那么远,只要她不会去,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她曾经做过什么,是个什么样的人。

可惜有时候,世界也很小很小,人和人之间的缘分也或许是孽缘,就是这么奇妙。

正如柳俊年万万没想到上个大学就能遇到初中时候最讨厌的同学一样,夏诗雨也想不到初中的同班同学会成为大学的同班同学。然后,柳俊年也成为了她的眼中钉肉中刺。

柳俊年什么都不需要做,他的存在本身就在提醒夏诗雨自己不堪的过去。更别说,夏诗雨心里还隐隐在担心,柳俊年会把她过去的事情说出来,这样她在同学面前的完美人设就崩塌了。

现在换成张鸣礼一样,夏诗雨只要一想到,在场这么多人都知道她的过去,她身上完美的遮羞布被揭开,她仿佛赤身露体把自己最肮脏的一面摆在阳光底下任人参观,夏诗雨就觉得羞愤欲死。那一刻,感情压过了理智,夏诗雨愤恨地看着张鸣礼,表情可怕,好像要杀他灭口一样。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vw4q.dzhhyy.com  to1w.dzhhyy.com  fkwk.dzhhyy.com  dlmd.dzhhyy.com  kk3li.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