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尊请听我说……咱们全部都中计了,此役中姓张的一个好东西没有。您和我同属开封府系,咱们被小人离间窝里斗的时候,其他地方的财富,恐怕被张子文和张叔夜此二贼全拿走了!”

宋昪杀猪似的叫了起来。

林摅脸色平静的道:“张叔夜自来就是个无法无天的官场二流子,他弟弟是专门咬人的副监察御史,且马上就会高升。张子文是宰相儿子,他爹张康国如日中天。本府治不了他们,还治不了你个没出身的掉毛鸡?于这么重要的现场私吞赃物,影响尤其恶劣,来啊,拿下!”

当即就按在地上绑了个结实!

卧槽宋县尉都被拿下了,厢军以及开封县差人全部色变,纷纷撇清的样子,急忙把口袋里的黄金拿出来放在地上,动都不敢动。

林摅心里暗暗高兴。虽然治不了宋昪的罪,最终还是会被蔡京放出来的,不过宋昪也不能在汴京当差了,至少这里的场面也控制住了。

林摅是认真的,张叔夜张子文他们一定也存在猫腻,但伤害取轻的,也真的治不了他们。那就柿子找软的捏,用宋昪来震慑也不赖。

想定,林摅摆手道:“哪怕一只毛笔也给本府贴上开封府封条,处理完现场前,封条出现一丝残破,守卫人员人头落地。都记住,这个案子死人不需要请示,本府不介意再死一些。事有轻重缓急,都要放明白些,不要在特殊事务上栽了特殊跟斗,这是没有地方可以讲理的,不信邪的尽管试试。”

在这里的头都不铁,没人敢抱有“试试就试试”的心思……

第119章 逗逼的大时代

张子文只做了仅仅三个时辰不到的平乱指挥官,一毛钱没见到就撤职滚蛋了。

伴随着几个攻坚战役大捷,张怀素,燕九,唐老六等一线黑名单全部就地正法,其余主要骨干也死的死抓的抓。

飞鸟尽,良弓藏。

因“虎头弓”威力太大,恐出新的幺蛾子,所以主要战役大捷后张康国亲自到场,没收了虎符,解除了儿子的指挥权。

接下来由戾气不重且经验丰富,具备政治司法资格的林摅全权处理汴京事务,并由府院方面的代表监督……

张怀素谋反案震动朝野!

现在已经三日过去,仍旧留有捧日军第九阵一个军、张叔夜的边军突击队,在汴京城内巡逻兼搜捕余孽。

中书门下,枢密院,开封府三方面共同认定了案件性质:谋反罪!

这意味着没有赦免,没有任何从轻情节,但凡能落实系张怀素团伙的一律判处死刑,只等秋后问斩。

很不巧现在就是秋后。

如果不处于这个时间节点,就相当于天然死缓,要到明年秋后才能执行。这期间会有很大的挪动余地,以现在的吏治环境来说就许多人都死不。当初那个燕九不就这样出去的?

开封府门庭若市,全是清一色的大红袍官员等着见林知府,绿色都很少见。

这是因为虎头文带队冲锋陷阵后,缴获了一部《百官见闻录》,成为了烫手的芋头,哪怕蔡京也没那么大脑壳接手。

林摅就成了接盘侠,责无旁贷接手了《百官见闻录》,那就是个核按钮,于是但凡认识张怀素的大红袍们就上街了,把开封府给堵死。

平头百姓围堵开封府就是死罪,至于大红袍们怎么算,关于这事大宋也没有协议去兼容,于是又蓝屏了。

和气些的,官位小些的,都带着礼金和帖子说“求见林知府”。粗暴又老资格的那些、在职或退休的老干部们则纷纷朝开封府扔东西,大骂“林摅小儿,只说敢不敢见老子们一面”!

就此开封府成为风口浪尖,真比被反贼围困还要兵荒马乱。

差人全部躲起来了,捧日军第九阵就算还在执勤,却也避开这个区域。

起初张叔夜还敢带着刘光世们靠近这边,想看看有没机会浑水摸鱼,但仅接近一次,就被他们带着家丁用棍子打。

不论刘光世部如何勇猛,不论富班头如何忠心耿耿,总之再也不敢来了,都请假去窑子里待着。唯独张叔夜仍以光杆司令的态势,滞留在附近试图碰瓷。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thzqwy.dzhhyy.com

60jh.dzhhyy.com  e03.dzhhyy.com  a8ord.dzhhyy.com  snw9.dzhhyy.com  wnmfp.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