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萍水又笑:“是阿姨。”

“……”戚有些泄气,总觉得她把自己当小孩,声音提高,不满道:“萍水~”

“撒娇呢?”岑萍水别她一眼。

戚环住她的腰,凑近她的耳朵,咬着牙想说出点什么露骨的调情的话,还没来得及张嘴,岑萍水一把把她的脑袋往自己肩窝里带。

她一惊,什么都忘了,恍惚间带出一句:“半龙身……很好看。”本是没什么的话,说完,她仍旧是脸红了。

戚知道自己在想什么……那只龙,贴在岑萍水身上,不止是脖子,还有锁骨、胸口,绵延小腹,舔舐脊椎……从大腿钻出来。

她在想……岑萍水的身体。

戚一时很紧张……既怕岑萍水听懂了,又怕她没有听懂。

岑萍水却仿佛听了个什么随意的话,“哦”了一声,懒应:“什么半身龙?怎么可能只纹一半,当然纹全了。臂和肩上是只有龙尾的了。”

她顿了一下,忽然乍出瞬间的笑,压低了嗓音:

“要看……整只吗?”

要看整只吗……烟嗓轻佻,意有所指地描绘着什么,脖颈、锁骨、胸口……勾勒到腰线,小腹向内,环绕大腿……她暗着眼睛,神采带着若有若无的引诱。

……所谓香艳。

戚喉咙干渴,轰然抬头——已经被温软的吻吸引,眸光从惊异不敢置信……到慢慢迷离。

戚宝贝什么都好……就是没什么安全感……她以为“接受”这个答案,她在学校门口的时候,就表达地够清楚了。

岑萍水一心二用地想,戚还有什么疑惑的啊……一开始她就跟着自己,看了人来人往,十年都养在身边,早就盖上了“岑萍水所有”的印章了吧?

她漂流的人生之,唯一愿意抓住的,唯一的所有物,唯一愿意倾注宠爱的人,只要她想,宠爱的爱和爱情的爱有什么关系。

反正岑萍水又不在乎。

等多年以后,戚终于明白过来这一点,安全感慢慢长足,才能提出那个一度让她胆颤的问题:

岑萍水为何执着于当她的阿姨,一遍一遍偏要叫她宝贝女儿?第一次在那什么的时候哼出来……差点伤心死她。

让她差点以为岑萍水就是因为对女儿的迁就爱她,每次吓得不行。

岑萍水后来给缠得没法,说:“没什么啊,觉得兴……习惯而已。”

彼时戚还是会脸红,但仍旧脸红是一回事,行动是一回事,若有所思……

终于床上会哼哼唧唧叫阿姨了,可喜可贺。

第201章 风水轮流转

安风雨坐在病床边, 仔细描绘床上虚弱女孩的样子。

那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孩,长相精致漂亮,长发柔软。

但是她却苍白, 嘴唇干裂, 没有血色,连胸口起伏的程度都很小, 脸上的肉很少,稍微里凹,显露出骨相。

好在她并未露出痛苦的神色,否则真像是重病不久于人世的绝症患者。

安风雨从小就没出息,看不得别人生离死别,进一次重症住院部心里能难受好久, 现在也是越看心里越酸, 圆眼睛微微皱起,抿着嘴,不由轻轻握住她冰凉的, 低声问:“她是小酒吗?……她看上去很难受……”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o1f.dzhhyy.com  bpc8s.dzhhyy.com  yjw.dzhhyy.com  5493.dzhhyy.com  bmmx.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