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星寒到底为什么要抓夏倾月

而且,由夜青盛的记忆可以确定,夜星寒的确是从未见过夏倾月!在半年之前,甚至从未提过“夏倾月”这个名字。

天威剑域长老?

云澈默然良久,一个名字,忽然闪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凌坤!!

“茉莉”云澈沉眉问道:“当初在苍风排位战,你告诉我夏倾月拥有冰雪琉璃心和九玄玲珑体时,曾说过她的冰雪琉璃心不应该在这个位面出现,所以无人可识。但九玄玲珑体,却有被人觉的可能”

“所以你认为那夜星寒要掳掠夏倾月,是因为她的九玄玲珑体?”茉莉不咸不淡的道。

“没错。”云澈点头道:“夜星寒是从一个天威剑域的长老那里知道了夏倾月的存在。而冰云仙宫基本常年与世隔绝,弟子极少离宫,与四大圣地更是毫无交集!不过,四大圣地中,却的确有一个人见过夏倾月而且也正是天威剑域的人!”

“那就是五年前在天剑山庄举行的苍风排位战上来自天威剑域的凌坤!”

“在这叫夜青盛的人的记忆里,关于这个凌坤的记忆,要多于天威剑域的任何一人。在天威剑域,只有踏入君玄之境,才有资格成为长老。但这凌坤的玄力只有霸玄境六级,却在天威剑域被任命为正式长老。原因是他虽玄力稍低,却足智多谋或者说无比狡诈,城府极深,在天威剑域担当着智囊的角色,极受剑主轩辕问天信任器重,天威剑域的众长老不但不因他的玄力低微却同为长老而蔑视他,反而都刻意的与之交好另外,他亦是天威剑域在外时间最多之人,见识无比广博。天威剑域因大事需有人出使时,大部分都是这个凌坤!”

夜青盛记忆中关于凌坤的信息,让云澈暗暗心惊。他和凌坤有两次交集一次在天剑山庄,一次在神凰帝国。在天剑山庄时,凌坤曾主动当众对他话,邀请他加入天威剑域。当时,云澈玄力低微,更是毫无背景,毫无名气,凌坤却是做出了这种另所有人震惊和不解的举动。云澈此时想来,那何尝不彰显着凌坤眼力毒辣无比。

而在神凰帝国的七国排位战,皇极圣域到场的是地位极高的古苍真人,日月神宫是少主夜星寒亲至,至尊海殿到场的是让凤横空、夜星寒都忌惮三分的姬千柔,唯有天威剑域,派了凌坤这样一个“低等长老”此时想来,那不是天威剑域对太古玄舟没兴趣,而是凌坤有着足够匹配的能力。

气质内敛、目光毒辣、极深城府、见闻广博那么也很有可能知道你“九玄玲珑体”的存在。茉莉说过,“九玄玲珑体”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无视法则而夏倾月在和凌云交手时,面对凌云的剑灵分身,以地玄境的玄力,施展了王玄境才能施展的冰云领域在场的凌坤,自然完整的目睹!

如果是他现了夏倾月的“九玄玲珑体”,那么一切,就很好解释了。

茉莉淡淡的道:“九玄玲珑体可是极好的练功炉鼎,若真是那凌坤现了夏倾月的九玄玲珑体,为何不取了自己享用,或者交给天威剑域的人,反而要透露给日月神宫的人?”

“很简单。”云澈低低的道:“九玄玲珑体万年难遇,他若是自己用了,被觉后,必遭天威剑域高层的不满甚至愤怒!而若是交给天威剑域的绝顶强者,那也不过是下属对上属该有的孝敬,顶多是得到些奖赏。但交给夜星寒,则全然不同!”

“夜星寒修炼着一种双修邪功,这一点知道四大圣地存在的人几乎人尽皆知。他每年都会暗中掳掠大量女子作为练功炉鼎。而若闻九玄玲珑体,必定会欣喜若狂,不惜代价!所以凌坤没有对夏倾月下手,也没有告知天威剑域,而是告知了夜星寒夜星寒之所以半年前才知晓,应该是凌坤当初只告诉了他九玄玲珑体的存在,却没有告诉夜星寒拥有九玄玲珑体的人是谁,并提出了一个极高的筹码。直到半年前,夜星寒才终于凑齐了筹码,并从凌坤那里得到了倾月的名字和所在!”

云澈一边说着,眉头也越皱越紧,因为他越是向这个方向想,便越是觉得可能。

“凌坤”云澈低低的念了一声这个名字,并在心海中打上了危险的印记。

另外,从夜青盛的记忆中,云澈还得到了一个让他意外的信息凤凰神宗的凤神居然没死,并在三年前太古玄舟消失后再度现身,释放遮天威压震慑四圣地的人,还惩戒了夜星寒。

怎么回事?凤雪児亲口说过凤神早已消逝。凤凰神宗的大长老凤非烟也是因为凤神的消逝而勾结夜星寒

难道其中还有什么隐情?

但无论如何,就算凤神真的还在世,神凰帝国对苍风国的践踏也必须让他们十倍偿还!!

“日月神宫为什么会是日月神宫。”慕容千雪的脸色有些泛白,她愤怒、不解、还有无法压制的恐慌那可是日月神宫,是天玄大6四圣地第一,整个天玄大6最最巅峰的存在,不要说面对,单单是听到它的名字,都会感觉到一股沉重无比的威压:“我们和日月神宫无冤无仇,甚至连最简单的接触都没有过,它们为什么要对我们下毒手!?”

“日月神宫怎么会是这样”楚月璃目光茫然若雾。不仅仅是冰云仙宫这是一个足以让天玄大6几乎所有势力绝望的名字。

“日月神宫的目的,暂时还比较模糊,但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云澈面对众女,平静的道:“两位宫主都因这场劫难而逝,你们现在对日月神宫必定恨之入骨,而日月神宫派来的这些人,也都死在我手上目的未达到,反而折损,日月神宫也绝不会就此罢休。事到如今,我们冰云仙宫想要在日月神宫的阴影下存在下去,唯有两条路可走。”

“请宫主明示。”听着云澈的话,每一个人的目光都变得凝重而认真。

“第一条路,撤离冰极雪域。”云澈缓缓的道:“那十二个人全部死在这里,以夜星寒的脾性,必定暴怒,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更多日月神宫的人到来,让冰云仙宫陷入更大的险境。所以,这个地方已不适合停留。”

离开冰极雪域

看着视线中无边无际的冰雪,看着熟悉的冰花雪瑚,她们都目光颤荡,久久无言。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ta4.dzhhyy.com  v6x6.dzhhyy.com  do8jk.dzhhyy.com  jlg.dzhhyy.com  8m6b.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