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点了点头,随后他看了肖云龙一眼道:“肖师兄,如果你相信我,我就跟审师兄提一下这件事情,不过你们那里也要做好准备,跟你们有关系的人,你们最好是提前保护起来,要是诸葛师兄想要报复你们的话,他很有可能会对那些人动手的。”

肖云龙想了想,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对,不过我这里你不用担心,我会安排好的,要是我们真的能投入到审师兄的门下,那也是好事儿,我现在也发现了,诸葛师兄不是一个成大事儿的人,以前上面有志师兄压着,他最多只是一个军师的角色,还看不出什么来,现在志师兄这一闭关,他的能力就显露了出来,他真的不是一个做大事儿的人。”

赵海笑着道:“行,不说他了,我回去之后,会问问审师兄的,要是审师兄同意的话,我会给你们消息,到时候你们要早做准备。”赵海还真的是没有把诸葛无情放在眼里,因为赵海早就看出来了,诸葛无情确实不是什么做大事儿的人。

肖云龙点了点头,接着他叹了口气道:“也不知道审师兄会不会相信我们,要是他认为我们是诸葛无情派到他那里的卧底,那就麻烦了,要是得不到审师兄的信任,我们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的。”

赵海沉声道:“先离开诸葛师兄在说吧,说实话,我现在都在替你们担心,你们要是在诸葛师兄的手下在干下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得罪了他,他到时候可不会对你们手软,就算是他不会明着把你们杀了,派给你们一些任务,然后暗中派人去杀你们,也是有可能的,不要告诉我,这样的事情他没有做过,我可是不会相信的。”

肖云龙一听赵海这么说,脸色不由得一变,他十分的清楚赵海这话的意思,甚至他还想到了更多,他跟诸葛无情的时候不短了,诸葛无情做过的事情,他全都知道,甚至他有几次还替诸葛无情出手,处理了几个背叛诸葛无情的人,用的方法就是赵海说的方法,给那个人派一个任务,然后在暗中派他们去把那人给杀了,这种事情他以前干过,现在想想,那些人是不是真的背叛了诸葛无情还真的不好说,因为当时也没有太过于明显的证剧。

一想到这里,肖云龙就点了点头,接着转头对朱明和猴家余道:“朱明,家余,你们两个一直跟着我,我们三个人的关系最好,你们这一次帮不帮着还跟着我,一起离开诸葛师兄,要是你们愿意的话,那自然是最好了,要是你人不愿意的话,那也请你们不要把今天这话传出去。”

朱明马上就不满意的道:“肖师兄,你这是什么话,我们当然跟着你了,你不把我们当兄弟了?”

猴家余也是一样,不满的道:“我们当然跟着肖师兄你了,这还用说吗?”

第六十四章 劫杀

赵海看了几人一眼,接着沉声道:“那好,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我回去之后,马上就去联系一下审师兄,看看审师兄怎么说,肖师兄你等我的消息好了。”赵海的话音刚一落,就听到一阵敲门声传来,随后一个声音传来道:“各位客官,小人来给各位送酒菜来了。”

朱方成马上就打开了门,但是这一打开门,朱方成的脸色就是一变,门外确实是站着一个伙计,这个伙计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人,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摆着酒菜,这没有什么,但是朱方成刚刚却在这个伙计的身后看到了一个人,而那个人才是让朱方成色变的原因。

不过那人现在已经走了,朱方成没有追出去,而是让那些伙计把酒菜送进了房间之后,他这才关上了门,随后脸色难看的看着肖云龙道:“肖师兄,我们被人盯上了,刚刚我看到有一个人跟在那几个伙计的身后,那人也认识,是一个新加入到诸葛师兄手下的人,他以为我不认识他,却不知道这些天我无聊的时间,都会坐在房顶上,观察无情居,那个人我早就见过,绝对不会错的。”

一听朱方成这么说,肖云龙的脸色就是一变,随后他冷哼了一声道:“好啊,真是好啊,我还真的没有想到,诸葛师兄竟然会如此的不信任我们,这就派人跟着我了,本来我对于离开他,心里还有一些内疚,现在却是一点儿也没有了。”

赵海却皱着眉头道:“肖师兄,现在你们的处理可能会十分的危险,我看我们还是小心一点儿为好,这样吧,我现在就走,去跟审师兄联系一下,你们实在不行就在这里住上几天,等我的消息,你们看如何?”

肖云龙一听赵海这么说,也点了点头道:“好吧,现在也只能这样了,赵海,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说完肖云龙站了起来,冲着赵海一抱拳,其它人也是一样,也全都冲着赵海一抱拳,赵海也站了起来,冲他们一抱拳,饭也不吃了,转身就走。

等赵海出一巨石客栈,正往坊市的传送阵那里赶去,却突的被人挡住了去路,赵海一愣,随后他看了挡着他的这几个人,这几个人全都穿着阴鬼宗的衣服,一个四个人,把他给围在了中间。

赵海的眉头不由得一皱,他冲着几人一抱拳道:“不知道几位拦着在下,所为何事儿?”赵海其实已经猜出来了,这几个人拦着他,可能就是为了阴九灵的事情,他杀了阴九灵,所以这些人就在这里拦着他。

阴九灵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阴九灵的哥哥,阴九魅,他可是阴鬼宗的正式弟子,而且听说已经快要成为真传弟子了,赵海和朱方成杀了他的弟弟,他当然要报复了,可能是因为他之前一直没有找到机会,现在赵海又来到了坊市这里,他当然就会派人来杀赵海了。

果然,阴鬼宗的四个人中,领头的一个人开口道:“你之前可是在孤岛坊市这里杀过一个阴鬼宗的人,名叫阴九灵的?”

赵海看着那人,开口道:“不错,我是在这里杀过一个人,那人也确实是叫了阴九灵的,怎么?你们是来为他报仇的?”赵海现在已经对这几个人下了毒,这几个人现在已经中了赵海的毒了,赵海当然不用怕他们。

不过赵海现在也不想让人知道那些人中了毒,他要是总用毒对付别人,其它人就会知道他的手段,就会防着他这一手,所以他准备让自己下在这几个人身上的毒,到了关系的时候在发作,他要做跟这几个人交手,让别人看不出他的虚实来。

一听赵海这么大方的就承认了,那几个阴鬼宗的人,到是有些不解,不过他们还是冲着赵海道:“好,你承认就好,那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说完几人手一动,全都拿出了他们的武器,他们的武器也全都是赵海见过的,哭丧棒,黑幡,骷髅法杖,甚至还有刮骨刀,这些武器全都是阴鬼宗的弟子喜欢用的武器。而赵海也是手一动,血红色的长刀出现在了他的手里,这长刀正是血杀宗外围弟子的制式武器。

那几个阴鬼宗的弟子一看到赵海手里的武器,不由得一愣,随后一人哈哈大笑道:“你一个血杀宗的外围弟子,实力还只有蕴法境,竟然也敢跟我们对战,哈哈哈哈,真是可笑的很,今天我就要让你知道知道,我阴鬼宗,不是什么人都能得罪的。”说完那个阴鬼宗的弟子,一舞手里的黑幡,直往赵海罩来。

他手里的黑幡与赵海见过的那种万鬼幡之类的法器是不一样的,万鬼幡其实一般也分为两种,一种是如大旗一样,这幡杆十分的长,足有两丈左右,除下面四尺左右为杆外,上面就是一成巨大的黑幡,这黑幡一展,遮天蔽日,万鬼呼啸,十分的可怕。

而另一种,也十分的高大,不过却只有一丈多高,下面四尺也为丁,而上面也是一面黑幡,但是这黑幡上面和下面却全都是稳定在这杆上的,这杆的上面和下面,都有一根横枝,用来固定黑幡之用,这种万鬼幡,也是法器,只要一用法诀摇动黑幡,幡里拘着的恶鬼,就会飞出来伤敌,跟第一种黑幡所不同的是,这种黑幡,是属于比较低级的一种,一般都是那些低等级的弟子用的。

而这个阴鬼宗弟子用的黑幡,却跟这两种黑幡都不一样,他的黑幡更像是第一种黑幡,只要幡杆的顶端有一根横枝,上面挂着一面黑幡,但是挂着的黑幡却是十分小的,长不过一米左右,上面画着一个鬼面,而他这黑幡的用法,也跟万鬼幡不一样,万鬼幡是一件法器,用来收拘恶鬼,然后用幡中恶鬼来伤敌的,但是这阴鬼宗弟子的黑幡,却是当成一件武器来用的,全长也不过一丈左右,用起来就像是一件奇门兵器一样。

现在这个阴鬼宗的弟子,正挥舞着黑幡,直往赵海攻来,这黑幡如长枪大戟一样,直往赵海击来,要知道这黑幡的重量,要虽要比一般的长枪大戟重多了,一看就知道是一件重武器,在加上那黑幡上的鬼脸在他舞动之时,就好像活了一样,奔人心魄。

赵海一看到对方这样的动手,不由得微微一笑,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这阴鬼宗里,竟然还有这样的炼体功法,这到真的是十分的了得。与此同时其它的几位也舞动着自己的武器,直往赵海攻来,他们用的竟然全都是近战之法,阴鬼宗拿手的赶尸驱鬼之术,竟然全都没有用,这真的是让赵海感到十分的意外。

其实赵海并不知道,阴鬼宗虽然是以赶尸驱鬼而闻名与世,但是他们门中,也是有近战之术的,而且近战的实力还十分的强悍,甚至在他们门中,还有专门的近战一堂,这一堂里的人,修练的全都是近战之术,他们的近战之术以炼体为主,而他们炼体的方法名为玄阴炼体诀,是一套十分强大的炼体之法,在血海境这里也是十分出名的。


3j2n.dzhhyy.com  9q413.dzhhyy.com  gjn.dzhhyy.com  gw2h.dzhhyy.com  lo5f3.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tlsc7.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