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唷唷唷!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昨天那个被我吓得连封神台都不敢上的垃圾么!”

耳边忽然传来一个无比刺耳的声音。

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洛长安斜眼盯着云澈的后背,脸上带着深深的鄙夷和戏谑。

云澈没有理会,连脚步都没有刹那的停滞。

“哈哈哈哈,”后方,传来洛长安肆无忌惮的狂笑声:“昨天连封神台都不上,现在居然吓得连头不敢回,果然废物就是废物,哈哈哈哈哈……”

“啧啧,让你这样的废物进封神之战,简直连累我们这些真正的封神之子都跟着一起丢脸。”洛长安似乎很是享受这种凌虐弱者的快感,见云澈连一个字都不敢反驳,他心中更是快意,半眯起眼,以一个极为轻贱的手势指向云澈的后背:“嘿,废物,好好的听着,真正的男人,哪怕是死,也要战到底。只有最低贱的垃圾,才会像没骨头的狗一样投降,哈哈哈哈哈……”

云澈脚步忽然停止,然后缓缓的转过身来,目光终于转向洛长安,但依旧一片平淡。

“你是叫……洛长安吧?”

“哦?怎么?”看到云澈居然有胆子面向自己说话,洛长安眼睛一眯,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

“呵,”云澈的脸上没有露出洛长安想要看到的屈辱表情,反而微微笑了起来:“好好记住你刚才说的话……一个字都别忘!”

“……”洛长安愣了愣,随之像是被什么捅到了笑穴,疯狂的大笑起来,直笑的前仰后合:“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云澈再不看他一眼,也再不理会他的嘲讽,径自走向离开宙天界的方向。

如沐冰云、火如烈这般,虽是受邀而来的客人,但若是此刻出了宙天界,却不一定还能再进来。但封神之子却有着在玄神大会期间随时出入宙天界禁制的自由。

时间上,今日的封神之战已经开始,而身为封神之子之一的他,却已是踏出了宙天界禁制,循着记忆,找到了来时的那个特殊空间玄阵。

很幸运,通往吟雪界的玄阵刚好处在开启的时刻。

出了玄阵,眼前已是一片冰白的飘雪世界。云澈唤出沐冰云交给他的冰凰玄舟,以最快的速度飞向冰凰界。

“唉,师尊现在一定对我又生气又失望透顶……免不了会被她暴打一顿吧。”脚踏玄舟之上,云澈郁闷的自言自语着。他想好了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却完全没想好该怎么面对沐玄音。

违抗师命,强行把自己暴露在危险之下,还各种连累她一起被人耻笑……

呼……云澈长吁一口气。

此时回想,在距离茉莉只剩一步之遥的宙天界,他的确在心切之下,做了太多不该做,甚至不像是他能做出的事。

但,若是让他重新选择一次,他或许依然会如此。

回到冰凰界,进入宗门,云澈直赴冰凰圣域,一入圣域,他便重跪在地,愧声道:“师尊,弟子回来了。弟子自知犯下大错……请师尊降罚。”

回应他的,只有飞雪之音。

云澈一动不动,一直跪在那里近一个时辰,却始终没有得到沐玄音的任何回应。

“师尊?”云澈试探着再喊一声,依然无人回答。

难道,师尊不在这里?

以沐玄音的修为,他一回来,根本无需发出声音,她第一时间便会知晓。

“师尊!”

云澈起身,来到圣殿之中。圣殿空荡荡一片,毫无声息。中心永恒不凝的水池之中,飘荡着一朵似乎从未凋谢过的冰羽灵花,闪动着分外绮丽的光芒。

【跟大家讲个鬼故事:月……底……了……】


8xur4.dzhhyy.com  83g.dzhhyy.com  gmn.dzhhyy.com  mhl28.dzhhyy.com  n4ti.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tmgnwf.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