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户外,倒是比院子好很多,从门口到主路的道路都做了硬化。

凌家人终于摆脱了出门踩稀泥的历史。

“我才刚起来嘛。”老四很委屈的道。

凌二道,“你不刷牙,在那发呆干嘛。”

给老五洗干净腿脚以后,随意的找了件衣服给她套上了,原本认为小孩子没有形象意识,结果他刚给穿上,老五又自己脱了。

凌二要继续给她穿,她就要哭。

“把那件新买的粉色的给她。”还是大姐比较了解老五。

凌二调侃道,“喜新厌旧啊。”

来到市里以后,全家人都买了新衣服,大姐本来是不同意的,但是凌二一句,穿的破让人瞧不起后,全家都焕然一新。

他自己在浦江没少买衣服,但是还是接连买了两件,不过全是短裤衬衫。

大姐道,“你都知道穿新的,她又不傻,怎么不知道了?”

中午的时候,天气放晴,他看到了潘宥诚,不过这次板车里不再是萝卜缨子,而是网兜装的青苹果。

他问,“生意怎么样?”

潘宥诚指着高高的稻包道,“沿着县道那边走的,全是拿稻换的,没有几个是现钱,就来市里转转。”

凌二笑着道,“你这苹果嘎嘎小,还这么涩,在市里肯定不好销。”

他就没见过一个苹果是超过他拳头大小的。

潘宥诚道,“到天黑能卖完就行,市里也不是都是条件好的,有图便宜的。”

凌二突然灵机一动,指着家里的院子道,“你会瓦工活是吧,我想在院子里铺砖,这活你说多少钱,我包给你做。”

他自己倒是能做,关键是他马上要去浦江,可没时间做这些。

找别人吧,大姐一个姑娘,领几个孩子,让乱七八糟的人出入他家,他真不放心。

他倒是可以找他爷爷他们,不过从乡下过来太折腾了,而且,他爷爷不识得几个字,出来也是睁眼瞎,哪里找车,哪里拉砖都摸不清楚。

倒不如包给熟门熟路的潘宥诚,他和潘宥诚也就见过几面,但是直觉告诉他,潘宥诚值得信任。

“行。”潘宥诚答应的很爽快。

俩人商量了下价格,便谈妥了。

第二天送红砖和碎石的拖拉机的拖拉机停在门口的时候,倒是把大姐吓了一跳,凌二都没和她商量一下。

不过,既然钱已经付了,她想阻拦也阻拦不了了。

凌二此刻正坐在往浦江的火车上,同行的还是王刚、凌龙他们几个人。

每个人都有点迫不及待,毕竟在家里待的日子有点长了,要是在浦江,他们每天至少有几千块钱的收入呢。

凌二笑着道,“如果我没算错,国库券的价格肯定跌破百元关了,能有96块钱就算不错了。”

“那不能吧?”王刚有点不相信,他们从省城买进的国库券价格是95元,如果真的如凌二所说,那么根本没多少赚头。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2il.dzhhyy.com  o3un.dzhhyy.com  g0k.dzhhyy.com  arlx.dzhhyy.com  wob.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