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悦跟你说的?”

“昨晚我爸去问何老先生,他闭口不谈。今天宋先生却愿意告诉悦悦,他们两位发生内讧了吗?”

“宋先生大概是想借悦悦缓和这件事。”

“但你没打算按照他们预想的走。”褚铭说得很笃定。

“我从前两年查有关悦悦的事,被这些老人家绕弯绕得心烦。这帮老人家表面光风霁月,心里还是算计着什么信息公布出来最有利,各个都像是怀揣着惊天大秘密似的。其实说出来也那样,不知道是他们的生活太贫乏还是思想太丰富,那点破事儿捂了这么多年。”

“正好,我也烦他们的操作模式。你说吧,我听着。”

“你是秦城顾家的孩子,顾常辉的儿子,顾蕴的亲弟弟。”

褚铭看似平静无波的把酒杯放到桌。

酒杯与桌面碰触的响动却泄露了他此刻的心情。

“你没开玩笑?”

“我看起来有这么无聊?”

“我是顾家的人?”褚铭自语般的说道。

“顾家有个身体不好的孩子。”

褚铭笑了笑,那笑容里带了几分玩味,跟他平素严谨、疏朗的学者气质差距很大。

“那个孩子有没有可能是刘婉宁的孩子?刘婉宁曾经说过她的孩子在出生的时候出了些问题,让她bèi po铤而走险换孩子。”

“顾道是陆家的孩子的可能性很大。”霍予沉状似很随意地看了褚铭一眼,说道:“以前我觉得换孩子的事情似乎太过容易,现在看来有人是故意让刘婉宁成功了。”

褚铭淡淡地“嗯”了一声,声音淡漠,似乎对此根本漠不关心。

“怎么?想黑化报复那些妖艳jiàn huo了?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

“还没想好。”

“想好了告诉我,我看能不能给你提供一点帮助。”

“多谢。”褚铭放下酒杯,“酒已经喝了两杯了,你的事我想也说得差不多了。告辞!”

褚铭说完起身离开。

霍予沉的手轻轻敲着自己的膝盖,淡定地喝着酒。

褚铭走出包厢,跟酒店前台报了个房号,拿了酒店内设的车,开了出去。

他把车窗过摇到最低,任凭风灌进车里,吹得他的脸颊都一片麻木。

褚铭打转方向盘,调到环城路,一路畅通无阻的前行。

他一直把车开得一片没有人的海滩,才停下。

褚铭目光幽远地看着远处的海面,心里跟海面下的海草一样缠绕成一团乱麻。

此时,褚铭的手机响了。

褚铭把手机拿了出来,看着“老爸”那个称呼,眸内闪过一阵冷意。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tqk.dzhhyy.com

5h9fg.dzhhyy.com  hu1co.dzhhyy.com  nnuvo.dzhhyy.com  06nw.dzhhyy.com  xgb6h.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