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墨血楼的总部还没有找到,这也是一个大毒瘤。

敌人在暗,自己在明。

“主子,王妃回来了。”沉声说道。

而君夜魇一听,缓缓道:“知道了。”

不多时,白傲雪便回到了房间,而君夜魇已然在房间等着她了。

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君夜魇,白傲雪淡淡道:“你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第237章:最残忍的是时光

() 这边向着皇宫而去的祁连歌,和祁慕鸢一路无语,其实心中此刻都明白,或许这次见面便是最后一次了。

以后便是天人相隔了。

“哥哥,他真的要死了吗?”祁慕鸢看着祁连歌,有些踌躇的问道。

祁连歌自然知道,祁慕鸢说的他是谁,心中一阵恍然。

犹记得,当年母妃还活着的时候,他总是每天一下朝,便赶过来看母妃,然后抱着自己就像一个,平常人家的父亲那般,没有一丝君主的威严。

犹记得他说:“连歌,以后你要保护好妹妹。”

“连歌,你是我和你母亲的骄傲。”

“连歌,你终究会长大,成为一个有担当的男子汉。”

可是,母妃逝世时他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哪怕是简单的哀悼都没有,更没有流下一滴泪,他心中如何能不恨他!

母妃逝世不久尸骨未寒,他便将如今的皇后册封。

这般做,他对得起逝去的母妃吗?!

自此,他便将他从小的榜样,他信仰的英雄舍弃。

因为他根本就不配!不配做一个好丈夫,更不配做一个好父亲!

从那时起,他便发誓此生都不会原谅他。就算他有迫不得已的苦衷,他也不会原谅这个,只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彻底舍弃,与他结发的妻子的男人,或者说是他的父亲。

如今,他真的油灯枯竭,真的要离开了,他心中还是有几分压抑,到底还是心中会难过啊。

尽管这些年来,他从来不待见他,从来不会喊他一声父亲,可是还是难过。

曾经他是一座高山,幼时的他仅仅是仰望,便觉得威严又高大。

更是他遮风挡雨的庇佑。

“哥哥。”祁慕鸢轻缓的喊声,打断了祁连歌曾经的回忆。

“嗯?怎么了?”祁连歌紧了紧拳头,不露痕迹的看了祁慕鸢一眼道。

“没什么。”祁慕鸢淡淡说道。

是啊,现在问这些已经没有意思了,母后的死一直是他们心中,最最不能提起的痛。

错了便是错了,如今多说已经无意了。


oqay.dzhhyy.com  9t3vo.dzhhyy.com  0behl.dzhhyy.com  y1155.dzhhyy.com  uvc.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txmkhj.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