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不知道怎么了,一见萧陟流了那么多血,心里就像被刀割了一样,还有一种没顶的恐惧感,好像曾经经历过这种场景似的,眼睁睁看着这个人在自己眼前慢慢死去。

萧陟因为失血有些头晕,倚着石头坐下,扎西扶着他吸氧气,撩着自己的藏袍替他挡雨。

阿爸他们把车推回公路,除了后车门直接被砸掉、车顶严重变形,还能继续开。

这时前方跑来一个人,嘴里用汉语和藏语喊着“救命!”

阿爸和仁增立刻跑去看,萧陟也要跟过去,被扎西摁住,颤抖着大吼:“你在流血!”

萧陟一把抓住他的手:“血已经止住了,相信我!”雨声很大,萧陟不得不抬高了声音,却依然沉稳镇定。他的目光明亮而坚定,穿过厚重的雨幕直看进扎西心里。

扎西眼里的热泪和冰冷的雨水混在一起,反握住萧陟的那只手,“我扶你过去!”

前方出事的是辆军车,被两块巨石压的整个变了形。刚才来求救的士兵满身是血,一看就是死里逃生。

地上躺着他的战友,是他从车里拽出来的,已经昏迷不醒。车里还有人被困住,阿爸他们在帮着搬石头,想把人弄出来。

萧陟在扎西的搀扶下奔过去,看那名昏迷的士兵已经做了简单的包扎,俯身听了下心跳和呼吸,然后给他做起心肺复苏。

他后背有伤,按压胸骨时一下一下扯到伤口,又开始流起血来,脸色迅速苍白起来。

扎西站在一旁,焦急地看着他们,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脱下藏袍给他们挡雨,冰冷的雨水把他浑身都打透,让他的脸也白的如纸一般。

这时昏迷的士兵倒吸了一口气,用力咳嗽起来,萧陟猛地松了口气,忙给自己喂了粒药。

下意识抬头看眼扎西,对方举着藏袍,自己却站在雨里,淋湿的头发沾在脸上,一双眼睛却又大又亮,灼灼地看着萧陟。

两人在暴雨中对视,扎西突然笑了一下,无声地动了动嘴,那是一句萧陟听不懂的话。只有用藏语,扎西才敢说给他听。

萧陟,我想亲你。

第142章 男人亲男人

阿爸和仁增那边把车里被困的另两人也救了出来, 所幸他们没有受重伤。

扎西扶着刚醒过来的军人坐起来,这个军人看起来还很年轻,满身满脸的血,伤得很重,却还虚弱地连声说谢谢, 用的藏语。

“你们遇上了泥石流?”萧陟问道。

年轻军人有些意外地看眼萧陟的打扮,扯出一个虚弱的笑容, “原来是汉族老乡,刚还以为是当地的老乡。”

他们的军车被彻底砸烂了, 前方的路也被滑落的泥石堵死, 他们被困在这里了。军人们说他们已经发出救援的消息, 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等待了。

仁增把面包车后面的货物取出来, 拿厚布盖好, 然后把最后一排座位放下来, 几人挤了进去避雨。

这些人里,刚才昏迷的那名年轻军人伤得最重, 其次就是萧陟。一名军人从他们车里拽出药箱,要给萧陟包扎上药,结果解开衣服一看,那么大的伤口竟然已经结了血痂, 不由大为纳罕, 然后帮他上了些消炎药。

扎西怕萧陟穿着湿衣服难受,帮他从行李里取了件干净藏装让他换上。

萧陟伤在背上,胳膊抬不起来, 扎西帮他套袖子。车里其他人商量的商量,擦头发的擦头发,上药的上药,拥挤吵闹,没人注意后座的他们俩。

扎西小心地帮萧陟穿衣服,两人之间安静地仿若世外桃源。

冰凉的指尖触到萧陟手臂结实温热的肌肉,扎西手上顿了一下。

萧陟以为扎西要害羞了,刚要出言调戏。谁知扎西在他小臂上轻轻抚摸着,从手肘到手指,沿着肌肉的脉络,缓慢而温柔。

扎西捧起他的手,抬头看着他的眼睛,轻声说:“这是双救人的手,佛祖会保佑你的。”神态极为虔诚。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nom9g.dzhhyy.com  nr0.dzhhyy.com  nj70y.dzhhyy.com  3ka.dzhhyy.com  mol.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