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跟赵海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虽然其间没有太过于深入的交往过,但是几次酒喝下来,他们对赵海的印象还是不错的,现在赵海竟然要留下来,一个人独立的承担危险,他们真的很感动。

不过这些人并不知道,赵海不让他们留下来,还有另一层意思,就是不想让他们留下来妨碍他。

赵海到了必要的时候,可以直接进空间躲起来,但是要是有这引起家伙在,那他就不能进空间,而且有这些家伙在,赵海有一些手段也不能使用。

赵海不想让人知道他太多的秘密,这些人还没有熊力他们可信,熊力他们都不知道他多少的秘密,更不要说这些人了。

而赵海他们这里的动作,也被其它人看中眼中,他们发现赵海与马如龙商量了一会儿,马如龙跟根其它的领队走了,而赵海依然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那里,一看到这种情况,其它几界的人都十分的不解,不知道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其它几界的人可不认为马如龙他们就会这样的放弃赵海,虽然说这一次赵海把魔界和修真界都得罪了,但是他也为机阵界取得了最好的成绩,如果机阵界就这么放弃赵海的话,那机阵界的人心也就散了。

赵海却没有管那么多,依然平静的坐在机阵界选手席上,现左若大一人个选手席,就只有他一个人了,他到是也没有感觉到什么,只是在脑袋里不停的让彩儿她们报告其它几界的人都在干什么。

彩儿告诉赵海,修真界与魔界的人已经秘密的接触过了,准备对他动手了,赵海到是也没有感觉意外。

就在这时开始发奖了,不过去领奖的可不是赵海他们这些参赛的选手,而是各界派出的代表,机阵界当然就是马如龙去的。

这奖也很快就领完了,修真界不会在这一点上做假,而且这奖也很好领,那些矿脉和矿星,都是有产权证明的,这东西其实也没有什么用,只不过就是一张纸,代表着那个意思就得了,五年之后还得在交上来,以前这些东西都是修真界内部流传的,这是第一次有机阵界的其它几界的人领走。

马如龙领过奖后,马上就带着那几个领队离开了,直接就去了机阵界那几个看台上,那些机阵界的人还没有离开,正准备等完事之后,在去跟赵海喝上两杯,他们现在跟赵海也算是认识了,这一次赵海大胜,他们自然要去庆祝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马如龙来了,马如龙跟他们说了赵海的意思,并且也说了,让他们马上就走了,那些人一看赵海一个人坐在那里动也没动,心里也不由得一阵的感动。他们这些人也是各大家族的核心成员,都是精英,赵海为什么这么做,他们脑袋一转就想明白了,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们才会更加的感动。

不过他们中可没有人想过要留下来跟赵海同生死的,一来大家的交情不到,二来他们也知道自己的实力,留在这里也是拖赵海的后tui,还是早一点离开为好。

这些人也都同意了,众人马上就去了传送阵那里,直接传送回了机阵界,等修真界的那些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马如龙他们已经没影子了。

刚刚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赵海那里,对于马如龙他们并没有在意,他们以为马如龙怎么也不会放弃赵海的,领完了奖一定会来找赵海的,却没有想到马如龙他们领完了奖,竟然没有管赵海,转身就跑了,让他们想做出反应都来不及。

到现在修真界的那些人也知道了,自己被赵海给耍了,不过他们并没有太过于生气,因为机阵界的那些奖励,他们短时间内是不能打什么主意的,不然的话就会引起几界的不平,马如龙他们跟修真界可没有什么仇,放他们走也是可能的,只要赵海还在就行了,他们的主要目标就是赵海。

赵海并没有想那么多,他依然坐在那里,看着其它几界的人,现在精灵界,灵界和妖界的人,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就是魔界和修真界的人,也都离开了一部分,当然,还有很大一部分修真界和魔界的人留了下来。

其它几界的人也知道这里要发生什么,所以才会溜得那么快。等那些人都走了,修真界和魔界的人也就不用客气了,直接就把赵海所在的看台围了起来。

这里面领头的正是钟离戗和一个修真界的修士,这个修真界的修士,却正是之前跟赵海冲突的那个结丹期修士。

这个结丹期修士,正是将天雷的师傅,青松剑客,傅以山,这青松剑客傅以山,是一位木属xing的修士,本来木属xing的修士,是不太适合修练那种攻击力强的剑法的,他们一般都会选一些带有毒xing的木属xing物体做为自己的法器,面这样的东西往往不适合制成剑。

但是这个傅以山却是一个好运之人,他在一次探险的时候,在一个无人的星球的山球里,竟然发现了一株轻松,这棵轻松只有一米多高,一付营养不良的样子,但是傅以山却发现,在这青松的下面,有很多死去的妖兽尸骨,这些妖兽的尸骨都呈现出一种十分诡异的青绿sè,一看就是中毒了。

这引起了傅以山的好奇,他在仔细的研究了那棵松树之后发现,这棵松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变成了一棵毒松,通体都带有剧毒,而且坚比钢铁,绝对是用来制做法剑的上佳材料。

于是傅以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那棵毒松给弄了下来,找成打造成了一把青松毒剑,成为是他的本命兵器,自此得名青松剑客。!。

第二百零一章 凶残的攻击

傅以山恶毒的看着赵海,他真的是很恨赵海,不只是因为赵海杀了将天雷,将天雷只是他的弟子之一,而且现在还没有升级到真传弟子的水平,赵海杀了将天雷,他虽然有一些心痛,却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傅以山真正恨赵海的地方在于,赵海扫了他的面子,对于修真界的人来说,扫了面子那可是生死大仇,所以他现在恨不得吃了赵海的肉,喝了赵海的血。

而站在傅以山身边不远处的人,正是血海无连钟离钺,魔界和修真界终于要联合起来对付赵海。

赵海平静的坐在那里,看着这两伙人,好一会儿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傅以山一看赵海的样子,不由得冷哼一声道:“赵海,你死到临头竟然还笑得出来,本座到是真的有些佩服你了。”

赵海看着傅以山,笑着道:“我只是没有想到,一向都自认为自己是正义的修真界中人,竟然会跟魔界合作,我赵海的面子可真是够大的。”

钟离钺冷哼道:“赵海,你也不用在那里拖延时间,实话跟你说吧,机阵界的那些人是不会有危险的,他们也不敢在回来救你了,也不能在回来救你了,这里的传送阵已经关闭了,你已经被撤底的放弃了,就在这里等死吧!”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8s24.dzhhyy.com  6py.dzhhyy.com  urch.dzhhyy.com  dx4x.dzhhyy.com  825an.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