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让他不舒服,他有成千万种方式折腾你。

他不喜欢动物的毛和它们身的气味,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什么恶劣的环境都能忍,也不会有任何怨言。

除了家人之外,没人知道他有洁癖和不喜动物的毛、气味,只有这家伙没事拿这些来折腾他。

他在工作之外,也不想强迫自己忍受这种超过本性之外的东西。

身为军人,他更像一台精密的仪器,可以做到很多人类无法做到的事;退去军装后,他也乐于像个普通人那样有偏好、有喜好。

霍予非嘴角抽动了半晌之后,半宠溺半无奈地说道:“你太闹腾了。”

“我这是体恤你呢。”

霍予沉把吉普车停在院子里,大宅里的旺财已经和小宝小贝能愉快的玩耍了,一只大狗带着一猫一狗在院子里蹿下跳。

陆一语和霍宛撑着下巴在一边欣赏。

看到车子停下来,两人一起迎了过来。

莫殷雪跳下车,看到陆一语微微隆起的肚子,不知怎的真有种自己女儿怀孕之后又高兴又担忧的纠结感。

“爸妈、大哥大嫂,你们回来了。”陆一语笑着打招呼。

莫殷雪握住她的手,问道:“几个月了?孕吐反应严不严重?”

“我没有什么孕吐的症状,会较困。”

“那是少遭了不少罪。要是不舒服别忍着,没事踢霍小二几脚,你遭罪也不能把他给落下了。”

霍予沉正从后备箱搬东西下来,闻言说道:“莫女士,您可真会教。”

“难道你还想轻轻松松的当爹?没这么好的事儿。”

陆一语难得看到他无言以对的表情,轻轻笑了起来。

莫殷雪握着陆一语的手往屋里走去,还不时留意脚下,免得踩着什么东西滑倒。

战妃走过来捅了捅霍予沉,“哎呀,我吃醋了,我生了两个孩子我婆婆都没对我这么体贴过,果然只听新人笑、谁听旧人哭啊。”

“嫂子,你哭一个,我保证竖着耳朵听。”

“滚,我的眼泪这么宝贵,只能让我老公看到。”

“那我滚去要你老公过来听。”

战妃白了他一眼,英姿飒爽的进屋了。

霍予沉笑了笑,没把战妃刚才的话放在心里。

他嫂子是个什么性子的人他还是清楚的。

他嫂子家世不错,性子也好,常年处于际遇、心境都平和的状态,这样的人很乐于沟通、也容易接受生活出现的瓣人新事,不容易钻牛角尖。

因此,他刚才才在他嫂子面前说让他家莫女士多照顾、疼爱他媳妇儿的话。

要不是料定他嫂子不会钻牛角尖,他也不会这么大喇喇的说这些话。

试想一下,能把两个儿子都扔给小叔子和弟媳照顾的女人,那心能小到哪儿去?


qr6ru.dzhhyy.com  5prs.dzhhyy.com  8f70.dzhhyy.com  mkhnp.dzhhyy.com  g8xw.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ujpvnh.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