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赵海他们整理地图的时候,突的远处的天空只有一排黑点飞了过来,这一排黑点的数量可是不少,在天空只肆无忌惮的飞着,从这里黑点的飞行动作上来看,应该是人。

赵海也发现了那些黑点,他沉声道:“有人来了,人数还不少,呵呵,师兄,你说来的人会不会是重器宗的人?要是重器宗的人,那可就有意思了。”

衲理一愣,接着摇了摇头道:“不会那么巧吧?重器宗的那些家伙,能这么快就追上来?而且这数量是不是太多了点?重器宗的那些家伙,能一下就聚刘这么多人?我们有你的子毒法阵,这才聚起了这么点儿人,他们能一下聚齐这么多人吗?”

赵海沉声道:“一会儿看看就知道了,大家准备一下吧。”众人都应了一声,也都戒备了起来。

不一会儿那些黑点就离他们很近了,他们也可以看到那些黑点的样子了,还真的让赵海说对了,来的人正是重器宗的人,不过也不全是重器宗的人,还有其它一些宗门的人,从那些人的衣着打扮来看,他们应该是剑修,只是不知道是那个宗门的剑修。

第三百八十五章 强硬

那一行人也很快就看到了赵海他们,他们直往就往赵海他们这里飞了过来,不一会儿就到了赵海他们的上空,因为赵海他们都没有飞起来,所以他们这些人就那么站在天空中,居高临下的看着赵海他们。◆

一看到对方这个样子,赵海就知道今天的事情不能善了了,要知道对方用这样的动作,可是十分不礼貌的,要是对方真的要和解的话,是绝对不会排出这个样子来的。

衲理和衲君也看出了对方的来意不善,衲理站了出来,看着对方这一行人,对方足有二十多人,其中重器宗的人有十多个,剩下还有十个是剑修,他们的打扮都十分的普通,每个人的脚下都踩着一把长剑,这长剑也十分的普通,普通的三尺长剑,还真的看不出什么来。

不过衲理却看出了对方的身份,全冲着这些人合十一礼,接着低宣了一声佛号道:“阿弥陀佛,真没有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重器宗和善水剑宗的弟子,在下铁佛寺衲理有礼了。”

赵海他们也冲那些人合十一礼,低宣了一声佛号,算是打过招呼了。不过对方却没有向他们行礼的意思。

“哼,铁佛寺的和尚,你到是会装,你难道是第一次见到我们重器宗的人吗?难道我这位师弟你没有见过?”说话的是重器宗的一个修士,他长的极为雄壮,身高绝对是两米开外,一脸的横肉。而他指的那个人,身材也十分的强壮。身高在一米八以上。将近一米九。不过现在那人却是一脸的苍白,但是两眼却是怨毒的看着衲理,恨不得把衲理给生吃了。

衲理看了那个重器宗的人一眼,沉声道:“见过,当然见过,我怎么可能忘得了呢,我实在是不明白,我没有得罪他。为什么他在遇到我之后,二话不说,上来就攻击我,最后我们也是两败俱伤,怎么?各位,你们是给他来报仇的?”

“放屁,明明是你先动的手,想要抢我师兄的东西,现在反到说是我师弟先攻击的你,你还要不要脸。”那个重器宗的人一听衲理这么说。马上就破口大骂道。

衲理看着重器宗的那人,沉声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逛语,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我之前确实是遇到过贵宗的两个修士,第一次遇到的贵宗修士是那一位,我不记得了,因为我们双方只是远远了照了一次面,随后就各自离开了,我们没有任何的冲突的,第二次遇到的,就是贵宗的这位修士,当是我是看到了他,我本是想远远的躲开的,但是他却直直的往我飞了过来,我一看对是来找我的,就停了下来,本是想要与说上两句话,贵宗与我们铁佛寺,虽然没有什么交情,也没有任何的过节,大家都是刚刚进入到这秘境之中,都不容易,所以我就并不想跟他起冲突的,却没有想到,他冲到我的跟前,二话不说,上来就攻击,我被动应战,最后我打中了他胸口一拳,而他用流星锤击中了我的左臂,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说的,事情就是这样,我铁佛寺的弟子,有一说一,没有必要跟你们说谎,你想怎么样,就请划下道来,我铁佛寺接着就是。”

衲理一脸平静的看着重器宗的那些人,同时也看了一眼善水剑宗的人,善水剑宗的人只是一脸平静的看着衲理他们,并没有任何的表情。

重器宗领头的那人,看了衲理一眼,冷笑道:“你到是把自己给摘的干净,你要是没有招惹我师弟的话,他会无缘无故的攻击你吗?”

衲理看着那个重器宗的人,低宣了一声佛号,没有在说什么,他已经知道了,重器宗的那人,不管是因为什么,怕是一定会对他动手了,不过他不在意,对方想动手就动手好了。

重器宗的那人一看衲理没有说话,不由得冷笑道:“怎么?不说话了?心虚了?”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我们心虚什么?难道我师兄说的话还不够明白吗?我们不怕你们,不怕你们难道还用得着骗你们不成?心虚?哈哈哈,我铁佛寺从立寺到现在,还从来没有心虚过,师兄不出声,不是心虚,而是不屑回答,出家人不打逛语,事实说一遍就够了,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了,那都不是我们能控制的,现在想怎么样,就划下道来吧,我们接着就是了,铁佛寺弟子,还没有怕事儿的时候!”赵海看着重器宗的人,冷笑道。

重器宗的人一听赵海这么说脸色不由得一变,那个重器宗的弟子看着赵海,冷声道:“你是什么人?”

赵海微微一笑道:“铁佛寺核心弟子,静海,这位先生到现在还好像没有报出你的名字来呢,怎么?怕让人知道吗?”

“静海?没听说过,想知道我的名字也行,你只要能打败我,就可以知道我的名字了。”

“我正好相反,我对被我打败人的名字,一点儿也不感兴趣,这几位剑修是善水剑宗的吧?怎么?今天的事情,你们也想要翻上一脚?”虽然那几个善水剑宗的人,一直没有开口,但是却一直跟重器宗的那些人站在一起,摆明了是要支持他们,赵海自然也不会客气?

善水剑宗的人一听赵海这么说,都是一愣,他们还真的没有想到,赵海竟然直接就这么问,这好像也太直接了吧。

善水剑宗的一个修士看着赵海道:“我们只是从中调节,这件事情毕竟是铁佛寺理亏在先,我看只要铁佛寺能退一步,那这件事情还是很好解决的。”

“哈哈哈,是我们铁佛寺理亏在先,还是你们先入为主了?你刚刚难道没有听到我们说的吗?是他们先攻击我们的,他们才是理亏的一方,现在怎么就成了我们理亏了?难道你们就不是听一面之辞了吗?还有,你们善水剑宗,有什么资格来管我们铁佛寺的事情?你们上来就帮着重器宗说话,难道不是已经决定要帮着重器宗了吗?现在还出来当什么好人?费话也不用多说了,什么报仇,什么调解,都是糊弄人的,你们无非就是想要抢我们一把,无非就是找一个借口罢了,那还说那么多干什么,这里可是秘境,又不是外界,你还非得找一个借口才行,想要我们身上的东西,行,拿出本事来吧,只要把我们杀了,我们身上所有的东西,自然就全都是你们的,不然的话,那死的就是你们了。”

赵海这话一出口,重器宗和善水剑宗失脸色全都变了,他们还真的没有想到赵海竟然会如此的强横,也如此的直接,一时他们还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赵海看着他们的样子,沉声道:“怎么?难道你们不想动手?那你们来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哼,牙尖嘴利,你真的是铁佛寺的弟子吗?”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uonjep.dzhhyy.com

1csqj.dzhhyy.com  02ihc.dzhhyy.com  u9up.dzhhyy.com  jwrm8.dzhhyy.com  4c6.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