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一路走一路赏,从华清宫走到了含凉殿。

沈知行驻足,轻声说道:“陛下知道吗?含凉殿是真的冷……”

“嗯。”班曦点头,伸手呵了口气。

“对了……陛下知不知道,我初入宫时,住在何处?”

“知道,很久之后才知道。”班曦说道,“就是知道了你住在那里后,我才起了杀心。”

“陛下终于说这话了。”沈知行垂下眼,轻声道,“八年了,终于敢回过头,直面它。”

“朕不想骗你,要不要杀青方,朕当时,真的没有头绪。你不在朕身边那十年,是他一直陪伴着朕,事无巨细,都是他在打理,朕也习惯了……”班曦说完,又连忙坦诚道,“当然,朕对他,没有喜爱,这也是朕当时心中难过愧疚的原因。好像那时,才发现自己确实是个无情的人……朕对他,像利用。”

沈知行淡淡道:“是。”

“他似是到那时才清醒一些,也是因为朕对关家太过无情,他一心求死,所以才直言,他恨的人并非沈知意,而是你。”

这倒是沈知行第一次听说。

班曦微微笑了笑,继续说道:“朕当时有想过,如果他不说那句话,朕可以当他与我们一样,是误伤的人,并非故意……可他却不给自己留后路。后来朕明白了,有你,他知道,他再无陪伴朕的可能。”

“是个坦诚的人呢。”沈知行说道。

“知行,朕不会永远不长进。”

沈知行笑了起来:“小好一天比一天有长进,陛下与我和好后,不知不觉也同风雨走了八年,虽有不得已的遗憾,但大体来说,陛下的确是越来越好的。”

“从没问过你……”班曦蹙眉,止住想哭的表情,佯装淡定,问道,“你可曾后悔过?”

“从前,时不时的会后悔。”沈知行双眼望向不远处的含凉殿,说道,“尤其是陛下丢弃我一人在这种凄凉之地时,我会后悔,为什么是我活了下来。”

班曦紧紧扯住了他的衣袖,灯火晃悠起来,映着沈知行的双眸。

“但我从没后悔过别的……”沈知行说道,“即便是想不起自己,也想不起你,我也仍然不愿走。想了多少次回稷山,其实心底更想的,是你对我好一些,不必太好,只是让我吃饱穿暖,再时不时的问我一句,我就死心塌地做个替身,永远陪着你。”

班曦的泪珠落地,啜泣起来。

“嗯,泪眼看花才更有意境。”沈知行温柔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所以我真的没有陛下想象中的,那么恨你。我从来都不恨你,想来……我这样的人,不管失忆多少次,都会待在陛下身边吧,因为我是,真心喜欢陛下。”

班曦扑在他怀中蹭泪。

“再等五年,如初就能听政监国,到时候……我就和陛下南下,咱们到海边,看鲸。”

班曦擦了鼻涕眼泪,大声道:“朕要看最大的!”

“好……好,只要我们去看,越出海面的,肯定是最大的那条鲸。”

灯火晃晃悠悠,宫墙上,班曦的影子踮起脚,吻了她的至爱。

班如初正是精力充沛的年纪,能说会跳还懂了些事理之后,成为了班曦最愁的存在。

这孩子胆肥儿,相当肥,敢闯爹娘的寝宫。

班如初有个坏毛病,就是喜欢在天没亮时跳下床,飞奔进华清宫,跳上床,躺在班曦和沈知行中间,一手一个接着睡。

虽然会被班曦发现后拎起来暴揍,但储君越挫越勇,知难而上,根本不怕班曦的雷霆震怒。这个时候,沈知行装病已经行不通了,这机灵鬼会顺杆子照顾他,名正言顺的赖着不走。

这天,班如初顺利闯三宫,冲到爹娘床前后,愣了。


had.dzhhyy.com  l2y.dzhhyy.com  r0rp.dzhhyy.com  lnq.dzhhyy.com  74e.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ux1.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