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一路把车开出了殷城,却谁都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一直开到凌晨一点,才在榕城停了下来。

冯韵之在车子停后才睁开眼,看到车窗外的酒店大门,着实愣了一下。

她茫然了好几秒,才问道“我们是到我家这边了吗?”

还没等霍洛回答,她又接着说道“原来在殷城随便挑一条人少的路就能到我家啊。”

霍洛忍不住上手捏了捏她那看起来手感很好的脸,“先上楼休息一下。”

冯韵之以手掩唇,打了个小小的哈欠,“我家在这家酒店有特定的房间,终身免费。我去找他们拿房卡。”

“我这是抱到土豪大腿了吗?”霍洛挑眉笑问。

“不不不,我家比起霍家还差得很远,只是小打小闹。如果去别的地方,我一定会让你破费。来我家这边,我要尽地主之谊。”

“嗯。”霍洛下车为她打开车门,说道“不怕你家人知道你跟一个男人过来吗?”

“他们要是好奇会直接来问我的。”

“明白了。你们的家庭关系也很好。”

冯韵之含笑点头,“我爷爷很欣赏你们的教养后代的方式,有心把我们家也培养成这样。不过,我们家还是没有你们家做得好。我和我哥哥的感情很好,跟其他堂兄弟姐妹的关系只能说是一般,大家的攀比心太重要了。就像我,毕业之后最该走的路是回家,跟我哥哥一起打理公司。不过,我还不想这么做。我哥哥有能力把家里的产业打理得很好,我的能力不差,但跟他相比还差一大截。”

“我要是回家,对他的不少工作都有影响。不少伯伯叔叔他们明面上不说什么,私底下都说我蠢。可我没有必要跟我哥哥争啊。我和我哥哥一起长大,他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我只有他一个哥哥,他也只有我一个妹妹。我们在彼此的生命里都是别人没有办法替代,不会因为钱、权而破坏的。”

霍洛认真听她的话,“你说的对。你们在彼此的生命里都没人能替代,都是彼此的唯一。”

“我爸不怎么经商,把我爷爷分给他的那份产业打理得很一般。我哥哥接手之后才好一点,现在我们家的财富已经是当时的好几倍了。我哥哥除去之前的那些财富,身价也有十位数了。现在家里的亲戚就祈祷着他无后,我嫂子只生了个女儿。”

“你哥在意吗?”

“他根本不把这些事当成一回事,儿子、女儿在他眼里都是一样的。我嫂子压力很大,她容易被人的言论影响。”

“如果她想做这方面的手术,我可以帮忙联系相关的人。”

冯韵之“我先替我哥哥和嫂子谢谢你。回头我跟他们说一声,看看他们的想法。”

冯韵之在前台出示了相关证明,拿了两张房卡。

前台工作人员见他们进了电梯后,便拨了一个号码,说道“冯总,大小姐回来了,带着一个外形很俊朗的男人来酒店住。”

冯岷之“男人?韵之带男人住酒店?”

“是的。拿了两张房卡。”

“好的。你安排人密切关注他们。”

冯岷之一头雾水地放下手机,仍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韵之这是想做什么。

回家也不打声招呼,还带了个男人回来。

这是要直接跟他摊牌吗?

可昨天晚上他们才刚通过电话,没听她提起过。

冯岷之凝眉思考了一会儿,决定给阿欢打个电话。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v0kn.dzhhyy.com

aj56q.dzhhyy.com  p9p0.dzhhyy.com  7pt.dzhhyy.com  gu23.dzhhyy.com  v16w.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