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间也没料到源纯带他们来的地方都是陌生人,他还以为是处人迹罕至的安全屋。

这孩子的隐藏与伪装学的不到位啊,忍校哪个老师教的?等回家了我得去找他谈谈话!

无时无刻不在忧心下一代教育的扉间认真想。

但二大爷就是二大爷,别管心里闪过多少想法,扉间面上始终保持着冷静与镇定,甚至还很有风度地朝黑西装们点了点头。

看看这冷厉的眼神、这自信的动作、这强大的BOSS气场……黑西装们条件反射地起立站直,低头鞠躬。

扉间:“……嗯。”这帮人脑子没事吧?还是说他们是小纯的手下?

扉间朝源纯投去询问的眼神。

源纯耸耸肩膀,表示自己不知情,就当他们抽风了吧。

太宰治捂着肚子笑出了声,他边笑边看向源纯,“是不是很无趣?全都蠢死了,教也教不会。”

黑西装们互相对视,眼神无辜且委屈。

唉,太宰先生又日常嫌弃我们笨了,也不知道哪个聪明人能被他看入眼。

广津柳浪叹了口气,挥挥手示意手下们赶紧滚出去别再犯蠢了。

他打量着扉间,礼貌地询问:“这位是……”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二大爷。”源纯摆出严肃的表情,试图向广津柳浪发出“敢对我二大爷不恭敬的人都会被我打死”这一可怕的暗示。

但广津柳浪根本没接收到源纯的脑电波,他满脑子想的都是“你认真的吗?”

“这是我妹妹。”源纯搂住樱的肩膀,威胁地眯起眼睛——敢欺负我妹妹的人都会被我打死——又一次的警告。

挺好的,就是最好别让BOSS看到。广津柳浪默默地想。

意料之中的,两人的脑电波还是没能成功对接。

“这是……”介绍到迪卢木多时源纯卡壳了。

“我是侍奉大小姐的仆从,”贴心小棉袄迪卢木多恭敬地朝源纯微微鞠躬,然后他看向广津柳浪,笑道,“区区姓名,不足挂齿。”

……你说是仆从就是仆从吧,但你觉得我会信吗?

广津柳浪的视线绕着迪卢木多打量一圈,重点在他的肩膀和腰间停留了几秒。

不是因为迪卢木多宽厚的臂膀和纤细的腰肢打动了他,而是因为看到了迪卢木多背在身后的双枪和挂在腰间的双剑与刀。

现在的迪卢木多俨然是个行走的武器架子。

太宰治打出最后一张牌,是个红中。

他又胡了,自摸对倒。

从其他人的桌前收走相应的筹码放进兜里后,太宰治单手按着桌面站起身,“走吧,BOSS想见你。”

源纯不疑有他,她点点头,说道:“是该去拜访一下,也算是有始有终。”

扉间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太宰治,目光深邃。

“但是只有你一个人,”太宰治补充道,“还是说你想让樱——”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e1eo.dzhhyy.com  ifl.dzhhyy.com  s2e.dzhhyy.com  y4q08.dzhhyy.com  0lim6.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